和尚跟在顾益的身后追赶,却在某个时刻异变突生。
    嗡!
    忽然之间院落里光芒大作,数十道灵符一同被触发,变故太过突然,而且缚灵符数量有十几道之多,只在瞬间便将他的手脚缠住,黄色的灵气汇聚成线,他越动便收的越紧。
    顾益则是拉着知花跟荡了个秋千一样,跳上去又落下来。
    “可恶!你诈我!”
    “谁诈你了,都告诉你这儿有缚灵符阵了,怎么样,踩着蘑菇的感觉如何?”
    知花也是个看戏的,不禁赞道:“还是公子聪明!”
    本来已经准备溜走的白脸小生一见妖怪赢了,腿脚麻利的过来跪下,“大人!此人叫马源!近一年一直在小苑山附近游荡,性好色、好酒、好肉,不过因为光头平常人大多不知其恶习!”
    顾益:“……”
    这墙头草,要不了二级风就能把他吹出个马赛大回旋。
    “废什么话,找绳子来。”
    “好嘞!您等好!”
    “哎呀呀!气煞我马爷!想我立心修为竟着了尔等的道,一个小人,一个诡诈,一个妖怪,有能耐你放开我。”
    “我放开你?”顾益忍不住想笑,“你是掉头发的时候,也掉了智商吗?”
    “啊!”他好像又被激怒了,“不准你再说我头发!”
    “喔,好吧,但我真的好奇,你到底怎么秃的?”
    顾益将他在椅子上来了个五花大绑,手掌摸着那滑溜溜的脑袋,不高兴了就拍一下。
    “那个小白脸,说你好酒、好肉、好色,此事可是真的?”
    胖秃子倒似乎有几分硬气,落于人手嘴还不软,傲娇如故,“是又如何?!人各有所好,你管天管地,还管我喝酒吃肉逛窑子?”
    嘿嘿嘿。
    “哎,马爷,说真的,似你这般人物肯定很熟悉庐阳城吃喝玩乐的地方了吧?”
    “当然!马爷我就是从庐阳来的,庐阳之繁华岂是你们这些县城之人所能想象的!”
    顾益明白了,“好吧,我不管你,而且我还要看着你喝酒吃肉逛窑子。”
    马源:“你神经病吧?!”
    顾益搬了一张凳子坐在他身前,双手抱在胸前思考着该怎么制这个家伙。
    “有话快说,要想对我马爷做点什么尽管招呼着,了不起就是一死!可你没有修为却跟狐狸精混在一起,怕是将来也没有好下场!”
    “毕竟是人妖殊途,不如你放了我,我灭了妖,领了钱,咱俩去城里最好的酒楼点一桌最好的酒菜岂不快哉?”
    啪!
    顾益站起来拍了一下那大脑袋。
    “做什么美梦呢,吃货的脑子里是不是只有吃?”
    “你!”马源真的怒了,“你要么就杀我,要么就放我,可不准打我的头!否则待我脱了身,我一定也把你剃光头!”
    顾益忍不住笑起来,这家伙倒也有趣,如此暴怒还以为会说什么杀人之类的呢。
    “公子要如何处置他?”
    “哼!”马源气的别过头去,一副英勇赴死的派头。
    “我……想好了。”
    胖和尚虽偏着头,但小眼珠子还是慢慢移了过来,他自然在意的。
    “首先我得制住他,叫他听我的。”
    “呜哈哈哈!”马源大笑一声,“马爷我宁死不辱,我乃立心修仙者,庐阳修仙院所出,怎会听命于你这个普通人?!真是痴心妄想!”
    对于这种有欲望的人,控制起来最容易不过了。
    顾益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色的小药瓶,“知花,我告诉过你妖兽立心时最大的障碍乃情欲,可你知道因为这个过程过于困难,有些人为了修行会自废功能么?虽后患无穷,但暂时可免痛苦。”
    知花不解,“公子何意?”
    “所谓一刀斩尽是非根,既然发情太过痛苦,不如就人为避免这个灾难……”
    撇了一眼胖秃子,他盯着顾益手中的小黑瓶咽了一口唾沫,印堂有些泛青,脸皮崩的很紧。
    “别慌,用药比用刀好,不疼的。”
    知花兴奋了,小拳紧握,张大着嘴巴叫唤,“还有这种好事?快快快,给他吃下,瞧瞧会发生什么!”
    马源:可恶的小狐狸精!
    “好,你用灵气控制他,叫他嘴张而不闭。”
    胖秃子终于绷不住了,“别别别,小兄弟,我刚刚就是脾气大了些,咱不至于到这个地步,我……我这以后还想疼好妹妹呢,您千万别这样做,再说就算我吃了,也不能保证我一直听你的是不是?”
    “能叫死鸭子嘴软,想来是真戳到了痛处。”他一下把手里的药丸扔进嘴巴里,“只是平常的小灵丸而已。”
    知花又忍不住笑了,笑的马源更加生气,“狡诈的小子!你可敢报上姓名?!”
    顾益也不与他开玩笑了,右手捏了个指形,嗡嗡嗡的灵气开始由四周向此处汇聚,“小依依那家伙也是无聊,竟然教了我这个……马爷是吧,接下来我会用封灵符暂时封了你的肾路经穴,以后你若是听我的,我心里满意便为你解开,若是不听我的,你可能得和你的好妹妹说再见了。”
    马源睁大了眼睛,每一帧的画面都似乎在说着‘不’。
    顾益却还是砰砰砰的在他的小腹处勾画了一道小巧精美的灵符,过程是有些疼的,但这个家伙算是汉子一下也不喊,倒是让顾益……不得不下手再重一些,不然还以为没到位呢。
    最终这秃子是疼得胀红了脸,忍不住咳嗽几声。
    “这样便行了?”知花眼睛放光,羡慕到蹦脚,“公子,那我也要!”
    “你们……都是变态吧!”马源闭着双眼,对他来说今天真是邪了门,你听听这都说的什么话。
    马源低头看了看那已经没入身体的灵符,“你这小子奸诈的很,以为会几道灵符就想唬住我?我才不信有此种灵符。”
    “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顾益师从一个怪物,他这一手写就灵符的本事就是跟小依依学的,既然真的施了,那便没有被人轻易解开的道理。
    ……
    ……
    翌日。
    天空放晴,找不见一片云彩,暖暖的微风吹过这个院落,东北角的那一刻槐树随风而扭。少年人坐在院子里中央的石凳上,提笔凝心会写。
    这画面本是宁静祥和却忽然被‘砰’的一下推门声破坏。
    顾益嘴角勾起,“试过了么?行不行?”
    马爷三步并两步冲到他的面前,拔剑以指,“我这人讲道理,你解开我身上的灵符,我便不伤你,你打不过我的!”
    “你拿剑指着我,然后说跟我讲道理?”
    少年人没有理会这般大呼小叫,只是下笔勾转间稍稍用力,登时间院落中沉寂的灵气忽然便的活跃,笔锋微微闪烁着光芒。
    马爷不禁凝目震惊:厉害!天下间竟有人写的出此等漂亮绝妙的灵符!
    “灵符并非功法,也不是阵法,只是绘出特殊的纹路与天地产生共鸣,马爷可知蜜蜂的窝都是极为规则的正六边形么?天地万物皆有灵,笔锋一落惊鬼神,灵符也挺有意思不是么?”
    顾益抬了笔,鼓动不安的灵气忽然归于寂静。
    这秃子正被美妙的事物吸引,忽然听住叫他忍不住‘诶’了一声,“你……别停啊……”
    诶什么诶,就是不让你看。
    “灵符不难,即便不是真正的修行者也有学的条件,不过每一道灵符都是创造者的私产,不会轻易示人。写法不同效果便不同,我的缚灵符……便是不能给你看的。”
    不久前他还提醒过灿莲,他写的伤灵符比较好,所产生的效果自然也不是其他写法所能比的。
    马爷切了一声,“看看又怎么了,一个大老爷们那么小气,就这么一会儿我还能偷学了不成?”
    “难说,我当时就是看一眼便记住的。”
    “吹牛。”
    的确,看一眼便学会这是理论上的可能,马秃子不信也有他的道理,顾益也无意与他争论,只是问道:“咱们之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我有个忙叫你帮,帮好了我便替你解开灵符。”
    秃子绕着这石桌绕了几圈,摸着下巴观察顾益,“你究竟是何人?为何这么神秘?似乎很懂修仙却无修为,莫不是是脱境者?再者我见过灵符,却没见过有人在自身没有修为的情况下只用笔锋便调动天地灵气,还冒着危险与一个小妖在一起,怎么看你都不太正常。”
    “想了解我的话,就帮我的忙,你会有很多时间分析我。”
    “你的灵符跟谁学的?”
    “你以后得习惯不要像这样问我太多问题。”
    大约是过了数息,这秃子有了些计较,他一屁股坐在石桌上,“我本来很生气,准备以武逼你为我解符,不过我也不是手段狠厉的人,不如这符我自己来解如何?至于帮忙,马爷是仗义的人,举手之劳定没问题!”
    “你自己解?”顾益还真不是瞧不起他,等他慢慢研究出怎么解大概也快要‘绝经’了。
    马秃子嘿嘿笑,“当然是你教我怎么写,我学会了,自己不就解开了吗。”
    原来如此,难怪这家伙脾气这么好呢。
    “可以啊,跟我耍小聪明,想学我的缚灵符?”
    却是个识货之人,见了顾益的笔法登时便心动了。
    虽然之前骗了他几次,但今天所说的都是真的,许多修行者都可以创造出自己的灵符,甚至有些基本的写法大家都懂,比如基本的伤灵符,只不过用处没那么大而已。
    只有一些厉害的人物精心创造出的那些才叫人赞叹不已,这便是独孤九剑和普通剑法的区别。
    可也因为珍贵,精妙的灵符是不会轻易外传。
    马爷扔了剑,开始不要脸来了,“你看以我的资质,学这道缚灵符要多久?”
    “我什么时候说要教你了?”
    秃子开始没脸没皮起来,“不急不急,你先说,什么忙?”
    嘴上这样讲,而心理想的则是:等学会了灵符我自己解开,就不帮你找人能拿我怎么办?。
    顾益心中也有了计较,“我这个忙也简单,你和我一起去庐阳,然后帮我到那些三教九流的地方寻一个人。”
    “寻人?就这么简单?”
    “emm……”顾益眼咕噜一转想起来前几天那四个刀客,虽然四个人都留下了,但难保不会再派人过来,这样一来寻人反而是次要,得先顺利走到庐阳才行,不过他还是点点头,“对的,就是这么简单,没有危险!”
    “好!那我帮你!”
    马爷哈哈大笑。
    顾益也嘿嘿一笑。
    正此时,知花忽然从外面跑了进来,“公子!公子!远处有大片乌云,天快黑了!”
    小萝莉的脸上充满了惊恐,一颗汗珠从她细嫩的鼻尖滑落。
    “乌云?在哪儿?”
    躲在这四周都是山的县城里,不借高处便看不到远方,顾益顺着知花指的北方一跃而上房顶,霎时间果然是成片的乌云迅速在天空中扩散开,无闪电、无风雨,但似乎含着一些不可轻视的威势扑面而来!
    “这是……”立在高处的少年微微皱了皱眉。
    知花浑身战栗,说话打结,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本能有些颤栗。
    马爷做了个一个眉毛高一个眉毛低的嘲弄表情,“乌云忽而蔽日,这是要下大雨了啊?”
    “sb。”

章节目录

益在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幻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幻羽并收藏益在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