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师精血……”韩凌天眼神略显滚烫的望着那一滴火红色液体,其中蕴含的磅礴能量,精纯的让他头皮都有些微微发麻。
    他如何不知,一滴圣师精血的珍贵程度。
    据说若能将其吸收,哪怕一名从未修炼的人,都能一步跨入太初境,而且根基十分扎实。
    当然最重要的在于,圣师精血蕴含着诸多神妙,一旦吸收,对于未来的修炼将会有极大的裨益。
    “后生,你觉得老夫的礼物如何?”
    老者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韩凌天抹了抹并不存在的口水,将大拇指竖直:“前辈大气。”
    紧接着,他顿了顿,继续开口:“就一滴吗?”
    “你当大白菜呢,论斤给的?”
    老者脸庞顿时一黑,气呼呼的哼了一声:“老夫哪怕全盛时期,损失一滴精血,都得很久才能够恢复,如今在历经百年时间,能够留下一滴都不错了。”
    韩凌天讪讪一咧嘴:“开个玩笑,前辈不要生气。”
    “准备好吧,你现在就将圣师精血吸收,至少此地有我在,暂时算得上安全。”
    老者屈指一弹,火红色液体顿时暴射而出,等到韩凌天面前时,直接膨胀开来,化作一团粘稠的雾气。
    韩凌天盘膝而坐施展功法,浑身毛孔舒展开,一股惊人的吸力自体内爆发而出。
    霎时间,一声轰鸣自他体内爆发而出,如同一座喷涌的火山。
    炙热的火红色雾气,犹如岩浆一般,疯狂冲刷着的他的四肢百骸。
    在其丹田内,幽紫色晶核飞快转动,发出嘶嘶呼啸,贪婪吸收着突然出现的精纯能量。
    粘稠的火红色雾气,充斥在韩凌天身体每个角落,并且渐渐潜入血肉、骨骼中,让其散发出一种奇特光彩。
    在此同时,韩凌天体内散发出来的劲力波动,也在节节攀升……显然,现在韩凌天体内的每一个部位,都在发生着脱胎换骨般的变化。
    外面。
    见韩凌天与老者久久没有撤去屏障,众人不禁面面相觑,尤其徐婉俞,眉宇间已经涌现出一丝丝焦灼。
    “他们两个不会喝太多,在里面睡着了吧?”
    尚文鸳一脸的古怪。
    “我那酒的度数也不高啊。”
    孙旭摩挲着下巴,目光时不时看向青铜大门所在,毕竟在那里,有着古月商会三支队伍此行任务所需。
    可老者半天没有动静,他们也不太好妄动,只能干耗着。
    “你们说会不会出事了?
    !”
    徐婉俞脸色不太好看。
    “看里面没什么大波动,应该不能。”
    孙旭摇了摇头,继续开口:“等吧,可能两人聊得比较投缘。”
    众人只好将寻宝的事情暂且搁置下来,一个个找好位置开始休整。
    三天后,屏障内。
    韩凌天静静盘坐,周身澎湃劲力涌动,席卷的风声呼啸,将紫衣吹的猎猎作响。
    突然,他身子猛的一颤,周身劲力化作光柱冲天而上,无为境五重的威势散发,比先前不知强悍了多少倍。
    韩凌天紧闭的双眼骤然睁开,肌肉微微一动,立马有着像爆豆一般低沉声音从中炸响。
    距离真正的炼体大圆满,也只差上一线!此次在圣师精血的帮助下,他可谓一步登天。
    韩凌天探查完劲力与肉身,不禁捏了捏拳头,脸庞上的惊喜掩饰不住。
    他没料到,圣师精血竟带来如此大的变化,若按照原本的计划,无论肉身或者劲力,要到现在的地步,再有机缘的帮助下,至少也需要三、四个月才行。
    毕竟,他本就刚刚晋升没多久。
    而且最重要的在于,虽然此次跳级很多,却并没有让韩凌天的根基发生任何动摇,反而使其变得无比牢固。
    显然,圣师精血的妙用,常人难以理解。
    “老夫赠予你的机缘如何?”
    当他沉浸在惊喜中时,一旁有着笑声传来。
    韩凌天抬头,正见老者笑眯眯的脸庞,他施了一礼,声音恭敬:“多谢前辈。”
    “与其说谢,不如你再帮老夫找个关门弟子,毕竟,天火谷的传承不能断。”
    老者摆了摆手。
    韩凌天看出,他眼中光彩黯淡了许多,显然失去了长剑镇压,以及给予了那滴精血以后,老者已经快要油尽灯枯。
    “后生,老夫早就该死了,或许能够撑到现在,乃天数安排,只为了等个有缘人,如今一切妥当,也该离开了。”
    老者神色淡然,洒脱的笑了笑,视生死于无物。
    韩凌天抿了抿嘴唇没有多说什么,好半响,才突然开口:“你觉得让她继承天火谷传承如何?”
    说话间,他的目光看向屏障外,正面带紧张,来回踱步的徐婉俞。
    “若说修为,她并非场内最高,如论天赋,她同样也不如那个披发持剑的人一样出彩,但,其韧性却让老夫有些刮目相看。”
    老者打量了一番,眼中神色变幻几次,最后突然一亮。
    “最重要的一点在于……”说话间,老者一脸惊奇拿出袖里正散发着光亮的小石头,喃喃开口:“她得到了苍蓝结晶的认可!”
    “徐姐可真好命呢,此行她才是最大赢家吧。”
    韩凌天闻言,突然有些无奈。
    一旦被苍蓝结晶认可,就相当于掌控了一个准地宝。
    但他碰见四颗,却没一个属于自己,着实让人有些不大好受。
    当然,韩凌天倒不反对老者将苍蓝结晶交给徐婉俞,毕竟两人关系本就不错,而且他哪怕拿到也才四颗,距离凑齐依旧差不少,那种宝物虽好,但不得到认可,就和破石头一样。
    等真到了要用的时候,借一下也不难。
    屏障散开,无数火红色粉末飘扬而出,原本坐在地上休整的孙旭等人,不知不觉陷入昏睡当中。
    圣师手段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接受传承事关重大,知晓的人少些,可以很好的保护徐婉俞。
    不然,若有谁暗中觊觎,终究算个麻烦。
    如此蠢事,作为活了不知多久,狡猾如狐的老者自然不会去犯。
    对于周围发生的变化,徐婉俞并未发觉。
    她的目光一直放在屏障上,当见到韩凌天没事的时候,眼中的紧张才悄悄散去。
    “徐姐,你来。”
    韩凌天笑容满面的招了招手。
    “什么事?”
    徐婉俞忙跑上去,一脸好奇的看向他们。
    尤其老者望来的眼神,就如同大灰狼看小绵羊一样,令她有些惴惴不安。
    “放轻松,找你来当然有好事。”
    韩凌天让开位置,露出身后垂手而立的老者。
    “小丫头,老夫赠你一份天火谷的传承,要不要?”
    老者笑容柔和,放缓语气,尽可能表现的十分友善,生怕自己先前那副鬼样子吓到徐婉俞,在给留下什么阴影。
    “天火谷的传承?
    给我?”
    徐婉俞顿时瞪大桃花美目,一脸的难以置信。
    原本在她看来,自己空气一样的小人物,若有什么机缘在眼前,能喝到汤汤水水都算不错,可现在,却有着一张大馅饼直接糊到脸上,让她一时间都以为出现了什么幻听。
    “当然,要不要?”
    老者一点点诱导:“老夫身为天火谷老祖,实力登堂入室,修炼的功法,为六品的九离弄炎决,所知顶级武学无数,手持准地宝,在青铜门后,有着为了继承者准备的各种资源,小丫头,你如果点头,全部归你。”
    “六品功法……顶级武学……准地宝……”徐婉俞被惊得一阵目瞪口呆。
    老者口中的东西,她平生未见,每一个的名头都大的吓人。
    “可我毕竟已经有了宗门,他们待我很好,如今改拜他人为师,于礼不妥。”
    然而,徐婉俞最终却顶住天大的利诱,摇了摇头。
    韩凌天和老者相互对视一眼,都在此刻愣住。
    循规蹈矩的人很多,但如此死板的却屈指可数。
    老者忙给韩凌天一个眼神,希望能帮着劝劝。
    “咳咳……”韩凌天凑到徐婉俞身旁,一脸认真:“徐姐你看,前辈并没有让你离开缥缈宗,他只要一个传承者而已,天火谷的名头,你喜欢就留着,不喜欢直接扔掉,都没什么。”
    “打个比方,就像我们上学一样,难不成因为有了语文老师教,我们就不需要数学老师了吗?”
    “修炼路上,老师不可能只有一个,毕竟,当他实在教不了你什么的时候,自然要另谋他路,算不得背叛。”
    接下来的十分钟里,韩凌天说了很多,直到有些口干舌燥,才停下来喘喘气。
    见他如此卖力气的解释,徐婉俞不禁回头看了看尚文鸳等人,见她们没什么反应,眼中浮现出一抹犹豫与挣扎。
    “一名圣师的传承代表着什么,你我也并非第一天修炼,自然都明白,现在的机缘如果错失,你未来的境界,最多也就无为境巅峰,水晶球中的画面你也亲眼看到,若再有那种绝世强者露面,在其面前,你形如草芥,除了认命等死以外,别无他法。”
    韩凌天说完,再次缓缓吐出几个字:“你修炼到底为了什么,自己抉择吧。”
    他的话说完,徐婉俞陷入沉默,在维持了一分钟以后,她突然抬头看向老者,毅然点了点头:“前辈,我接受!”

章节目录

都市最强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暮色星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色星光并收藏都市最强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