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事情的发展,也的确跟顾玄先前所预料的一模一样,在海妖族夜袭,船员损失惨重的情况下,底下人手吃紧,上头只会把更加繁重的任务一并交给他,尤其是打扫奴隶们所待的底舱这种又脏又累,人人避之不及的苦活,更是一股脑地被推给了顾玄,由此一来,就算那些偶尔心思活泛的奴隶们想举报换取自由,也没地方去。
    而顾玄也因此,得到了更多的时间和亚当两人单独相处。
    “亚当,你当时,是把什么东西灌输到了我的身体里么?”
    偌大的底舱中,装满了面黄肌瘦,双目无神的人族奴隶的牢笼林立,已经将底舱给清洁完毕,有了一些短暂休息时间的顾玄,抓紧机会,一屁股坐在了亚当的牢笼前,用东大陆语直截了当地问道。
    亚当此时虽然还是肉眼可见的虚弱,但因为他身上的镣铐现在都只是简单地戴着,装装样子罢了,其实并未彻底扣住,再加上有了顾玄的帮助,现在一日三餐无忧,虽然依旧在底舱待着不见天日,但情况已经好了许多。
    “是的,那是我们力量的源泉。”亚当背靠着壁笼,面朝顾玄,毫不避讳地侃侃而谈道,“我们地族习惯性将其称之为大地母亲的恩赐,而灵族人则将其称之为自然之神的慷慨,但我认为,无论怎么描述,但这其实就是同一种东西,一种在你们西大陆没有的东西。”
    稍微顿了顿,他才接着又道:“我称它为‘以太’,它虽然看不见,也摸不着,但却真实地存在于除西大陆以外的各个地方,并且因为所处的环境不同,它还具有截然不同的特质,以至于不同特质的以太只能被特定的种族所利用,譬如在大海上,我们地族的魔法就是无效的,而到了陆地上,这些海中异族们的魔法也会因此而大打折扣。”
    顾玄在听到这些神乎其神,在他以往十九年对世界的认知中从未出现过的东西时,饶是他这种心智的存在,也不由得吃了一惊,很是讶然地重复道:“以太?”
    亚当面带微笑地轻轻地点了点头,随即又有些腼腆地解释道:“这都是我对于它的思考和命名,但实际上,这是否正确,其实连我自己也不清楚,但我的朋友,阿宝,我愿意将我对它了解的全部都分享给你。”
    不得不说,顾玄能够在这种地方遇到亚当,绝对是一件非常走运的事,因为在整个沧海界,都很少有人会去花费时间思考和研究这些东西,他们只是理所应当地使用着自己的天赋而已,而愿意分享自己研究的,那更是少数中的少数了,至于愿意对一个外人无私分享的,在整个沧海界,或许也只有他一人而已。
    顾玄自然不想浪费这种宝贵的可以获取知识的机会,赶紧又道:“据我所知,在我们西大陆,有一个叫做万法禁绝的规则,就好像有一个巨大的罩子,从上面扣住了整个西大陆,所以任何种族一旦到了我们西大陆,个体都不会比我们人族强上太多,甚至。。。。。。”
    顾玄这时候稍稍地犹豫了一下,可最后还是看着亚当,沉声说道:“甚至我知道,曾有龙族被屠灭在了西大陆。”
    亚当对此没有丝毫的惊讶,反而点了点头,很是认同地道:“的确,我曾经有过一段在西大陆流亡的日子,对这个也有一些研究,这个没来由的规则,其实倒不如说是一种更强大的,甚至可以称之为神迹的魔法,或许是神的手笔,也或许在人族的历史上,曾经有过一个或者很多极其强大的人,他们共同创造了这个规则,再换句话说。。。。。。”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顾玄便忍不住兴奋地接口道:“换句话说,我们人族,可能并不是天生便无法利用,嗯‘以太’的,对吧?”
    亚当再度点了点头,帮着顾玄分析道:“是的,但这一切都只是猜测而已,因为对于我们而言,利用以太就是一种独特的天赋,是根植于血脉之中的记忆,所以其实我们也没有太多东西可以教给你们人族,况且每一个种族的人,其实都不会愿意对外人共享事关一个种族最根源的秘密,所以哪怕乾坤商会已经作为媒介,搭建了东西大陆之间的联通的桥梁,甚至有了双边的奴隶贸易,每年都会有地族人和灵族人被卖到西大陆,但据我所知,我仍旧没有听说有任何一个人族成功地掌握了利用以太的方法,甚至于根本无法感受到它的存在。”
    一看顾玄那种努力求知的样子,亚当便猜测到对方应该是成功地感受到了以太的存在,但任何一个个体都不能代表全部,更何况顾玄就算感受到了,也应当跟自己有关,其他人族,可没有这种好运。
    顾玄听得一下子就沉默了,因为他清楚,哪怕亚当是人族和地族的混血,但亚当从未称自己为人族,而是一直以“我们地族”自称,也就是说,亚当更愿意做一个地族人,那对于彼此而言,对方都是实际意义上的“外人”,那亚当哪怕心胸再宽广,再如何信任他这个朋友,可他真的愿意对自己无私地共享这些秘密吗,毕竟顾玄知道,对于亚当而言,最重要的,应该是他的族人们,他又怎么可能不为自己的族人们考虑呢?
    却没想到,亚当看出了顾玄心中的顾虑,当即主动道:“我的朋友,请放心,我愿意将我所知道的,所有关于以太的东西都说给你听,刚才我只是在分析人族为何一直没能感受到以太的存在,但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它的存在,便有资格去了解,在我看来,以太应当是属于沧海界每一个生灵的,它的确是一切伟大存在对我们的恩赐。”
    亚当的表现,再度出乎了顾玄的意料,毕竟任何一个种族突然变得强大,都是其他所有外族共同的灾难,资源有限,亚当完全没有必要帮助他一个人族去掌握这种特殊的力量。
    顾玄抿了抿嘴,然后直接道:“亚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再隐瞒了,的确,自从你当时将以太灌输到我的身体里之后,我感觉身边的世界变得完全不一样了,应该说,直到现在,我感觉中的,这依然是一个跟以往截然不同的世界,说不出来的一种感觉,但总之,它变得更加清晰和美好了。”
    “当时我走到了甲板上,突然就感觉到一种特别的力量充斥了我的全身,我不知道该如何使用,我只感觉自己似乎变得更加强壮了,所以就用拳脚来发泄,之后我仅仅只用了一拳,便成功地打飞一个先前力量强过我的海妖族战士,可没过多久,那种特别的力量,嗯,应该就是以太的存在就突然消失了,我感觉很累,非常累,几乎站不起来的那种疲倦。。。。。。”
    亚当闻言,眉头微蹙,一边思考,一边插嘴道:“据我所知,不同属性的以太,确实是会互相排斥和同化的,所以我们地族的魔法完全无法在大海这种地方使用,因为大地和海洋是对立的存在,而且以太固然对身体有一定的强化作用,但不多,它本质上只是魔法的构件而已,如果在大地上,我一挥手,便可以造就一整块土墙,这是用我身体里的以太跟周围的以太形成共鸣所完成,但在这里,并没有跟我身体里的以太相同属性的以太,所以我无法完成。”
    “我无法用以太去治疗我身上的伤,我也不能不吃东西,因为以太既不能替代食物,也不能替代药物,它只是一种特殊的力量而已。”
    “所以。”亚当抬起头,看向顾玄,眼中冒出灼热的光芒,似乎是看到了非常新奇的事物,接着问道,“我灌注在你身体里的以太,只是为了驱逐海妖所携带的以太,你身体的伤,还是存在的,对吗?”
    顾玄一听,一把拉开了胸口的衣服,就见在他赤裸的胸膛上,果然还有八个刚刚才结痂的伤痕,那是被海妖的利爪所抓开的伤,在海妖之毒被清除之后,靠着他自身的强健体魄,这种伤势愈合的很快,当然,疤痕还是不可避免地留下了。
    “果然,我的以太只能驱逐海妖族所携带的,可以让人发狂的那种以太,但利爪抓开的伤痕,依旧存在。”亚当说罢,突然将话锋一转,又道,“可是,在做完了这些事情之后,我灌注在你身体里的以太不应该被留下,而是会被你身体所自然地驱逐,毕竟你不是地族,但你非但没有,相反,你还成功地利用了它,并且不是通过最普遍的与周围世界的以太产生共鸣的方法,但我此刻依旧不能确定,到底它是真正被用来强化了你的身体,还是你只是单纯用野蛮的方法将它打了出去,出于排斥的原理,所以你将海妖族给轻易地打飞了,从某种方面来说,其实你利用以太的方式,可能跟海妖族更加相似。”
    以太这个词,来源于印度的以太体,我认为它和修道之人说的炁,武夫说的真气,修仙小说里面说的灵气,西方说的能量,其实都是同一种东西,也就是构建万物的本源,具体的东西,在下一本书会讲到。

章节目录

沧海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苏公子南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公子南伽并收藏沧海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