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是靠着诈死来降低对方的警惕心,再故意放出诱饵,引诱对方上当,落入自己的圈套,最后再带兵围剿,整个过程看似是一个环环相扣,精心准备的计划,但实际上,他们所动用的人手,都是仓促集结起来的,因为各部人马彼此之间离得不算近,时间上来不及逐个通知让他们赶来,再加上若是最后闹的动静实在太大,敌人也难免会察觉到一些端倪,导致计划最终功亏一篑,所以呼延实这次带领的人并不多,无非就是原本第五军的残余人马再加上从第四军临时赶来的人罢了。
    之后为了能够追上骑马一路逃窜的曹焱,步兵都被无奈地丢在了原地,此刻还未来得及跟上,所以跟着呼延实跑过来的骑兵,也不过就是寥寥数千罢了,而且为了围杀曹焱,变得完全不成队列,碰上一直在养精蓄锐,全速冲锋而至的黄沙县精骑,实在是很难组织起有效的反抗。
    更何况,靖龙也不是寻常人,非营长之职,却能获此殊荣,被额外赐名的骁骑卫,这么多年了,也不过就是他一人罢了,可见他的勇猛,实在不是一般人可以媲美的,武力高超,自然是凿阵首选。
    可怜卫国一代名将呼延实,官拜大将军,亲自带兵到了已经沦陷落入己方之手的燕州地界,最后竟然被人给追得一路逃离,那样子宛如丧家之犬,哪儿还有什么大将军的威严。
    杀退了敌人之后,靖龙只是吩咐队伍里的翻译告知其他人稍微追杀一阵即可,等会儿还有一场恶战在等待,自己却是翻身下马,一套覆盖了全身大部分区域的黑铁重甲,随着他的动作而哗啦作响,刚才便是这狰狞可怖的黑甲人,手持大刀,毫不费力地一举冲散了敌人整个队伍,一刀斩下,常常是连人带马一并斩为两段,沐浴着一层血淋淋的内脏再继续冲向下一个目标,仿佛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傀儡,在那些已经被吓破了胆的卫国骑兵眼中,此人才是真正九幽大罗刹,刚才那个宁死不屈,傲骨天成的男人,固然值得尊敬,可在这一位的面前,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靖龙随意地放下了手中由冯鐵昇为其量身打造的斩马大刀,伸出右手,覆在自己的面上,轻轻一推,便将那层只露出一双饱含杀气最为威慑的眼睛的面甲给抬了上去,底下却是露出了一张略显疲累的脸来,显然,刚才那一战,对他而言,也不是什么特别轻松的事。
    却见他突然浑身一抖,然后下意识地将右手藏在了身后,只不过周围的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个小动作罢了,当然,就算是注意到了,也不会多想。
    却见就在他的面前,曹焱正躺在由两个罗刹族战士合力抬着的担架上,后者听到动静,努力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脸上突然露出了一种劫后余生,大难不死之后,重新拥抱生命的,那种由衷的笑容。
    “靖龙将军,原来是您啊。”
    可转瞬间,满身是伤,精神和肉体双双都已经到达了极限的他,脸上又浮现了一丝疑惑的表情。
    他的声音很是虚弱,但仍然足够有力,一句非常连贯,决不至于磕磕巴巴。
    “奇怪,您为何会出现在此?”
    靖龙神色保持不变,语气十分自然地回答道:“陆先生知道那呼延实不好惹,担心你这边人手不够,恐生变数,故而特意遣我过来驰援。”
    曹焱闻言,下巴贴着胸口,把一对眼皮子往下轻轻一搭,看向自己那沾满了粘稠的血液,到处都是狰狞伤口,现在已经几乎失去了知觉的身躯,无奈苦笑了起来。
    原来,自己还是需要支援的啊。
    靖龙也随之看向了对方,顿时也注意到了曹焱的惨状,眉头一皱,沉默了几息后,突然开口问道:“死不了吧?”
    他说话简单直接,是因为他心里担心的事非常简单,这小子可别最后还是死了,不然自己这么辛苦跑来一趟,结果交代好的任务却没完成,那回去岂不是辜负了先生和王爷的信任么?
    而曹焱对军中人这种直来直去的风格倒是颇为接受,若是真有人在他旁边细声细气,一直问个不停,他反而烦躁。
    他抬眼看向自己头顶的天空,发现依然是那般的澄澈如洗,蓝得简直让人迷醉,丝毫没有被下方的惨烈战况所影响,几息之后,便匆匆地收回了视线,在担架上稍稍扭头,看向对方,努力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道:“死不了的,靖龙将军放心罢。”
    说完这句话后,两人便一齐陷入了无话可说的沉默之中。
    半晌,还是曹焱自己主动开口请求道:“不知在下能否再拜托靖龙将军您两件事?”
    靖龙语气丝毫未变,只是平静地道:“你说。”
    曹焱的嘴角慢慢地垮了下来,这个坚强的男人,这个孤身面对敌人,亦绝不投降,绝不放弃的男人,脸上头一次浮现出了一抹极其苦涩的笑容,用一种极可怜的,乞求的语气说道:“可否将我抬至那边,我想最后再看一眼小火和她。”
    靖龙听完这个请求之后,一开始心中还有些疑惑,但转念一想,便明白了过来,对方说的“小火”,那必然就是那匹脚上生了如烈焰一般红色毛发的神异战马,自己救下他的时候,他身边那匹一直与之形影不离的战马不见了踪影,想必肯定是惨死沙场了,至于“他”或者是“她”么,嘿,总不至于最后还想再看一眼的,是那些五大三粗的罗刹族汉子吧,那必然就是那个混血女人了。
    也是,两人一起,朝夕相处了这么些时日,又是战场上的同袍,彼此生了情愫,又不是什么特别的事,两种感情,靖龙都十分理解,甚至作为一个军人,一个男人,他十分认同对方的执念。
    想到这,他便直截了当地开口道:“简单,你来指路,我带你去找便是,不是什么难事。”
    反正现在再想去追呼延实也追不上,要扩大战果也不急于这一时,况且来的时候,先生可是特意对靖龙嘱托过的,其他的事情可以全都不管,反正必须得让这个姓曹的小子活下来,而且还得顺他的意,总之,就是各种好处都要给足对方,不怕他不还,最好是让他用一辈子来还。
    就这样,两个罗刹族士兵抬着担架,靖龙骑在马上代为陪同,然后曹焱再以眼神和话语指路,过了一会儿,已经虚弱至极,就差直接闭眼的曹焱,终于是被抬到了那具流尽了鲜血而死的马尸旁边,真正到了地方,他却连看也不忍心再看它一眼。
    哪怕是钢铁铸就的汉子,也有自己柔情的一面,心中亦有一块净土,可却不能随意地表露出来,哪怕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只是强撑着,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闭着眼说道:“希望将军能够代我将他好生安葬,也不枉他此生一路追随于我了。”
    对于这个要求,自然不无不可,反而靖龙自己也是十分认可和支持的,他轻轻地点了点头,道:“理当如此。”
    说完,靖龙自己又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要不然,还是别去找她了吧。”
    细细一想,一人面对敌人千军万马,能是什么下场?
    不是被乱刀砍做肉糜,就是被群马踏为齑粉了,先前过去,能找到全尸都困难,又何必再多去看那一眼,徒增伤感呢?
    人死如灯灭,战场之上的人,尤其应该看开一些,因为哪怕打得再顺利,伤亡也都是在所难免的,若是一直纠结于过去,那只能是辜负了牺牲者们的托付,而且自己也不能走得长远。
    曹焱闭着眼,两行清泪却是随之涓涓流出,他有些哽咽地说道:“无论如何,还是希望能见她一面。”
    靖龙摇了摇头,叹息道:“唉,随你的愿吧,只是要等一会儿了。”
    曹焱这样的军事天才,当然知道对方的意思,因为呼延实等人被这样冲散之后,那几千即将过来,亦或是还在原地等待的步兵,还需要他们解决呢,这可是一块肥肉,不吃白不吃,只是要见到伊华沙,那确实要等一会儿了。
    另外一边,呼延实带了百余人,一路北上逃窜,准备前往第三军所在的地方,倒不是他不想再带更多的人一起走,事实上,靖龙等人虽然也没怎么追击,但队伍一旦被冲散了,人心惶惶,六神无主的情况下,哪怕是他,也无法指挥太多人跟自己一起走,不然指挥大家一起结阵反击不是更好么,做不到罢了,故而只能是等下到了安全的地方,再慢慢来收拾残部。
    呼延实骑在马上,心中那是百感交集,什么味道都有。
    你说,好好的事,怎么就成了这样?
    自己若是不起爱才之心,哪怕被对方打个措手不及,也不至于伤亡如此之多,别的不说,那些还在赶来的步兵,路上若是遇到了这批骑兵,那还不是待宰的羔羊么?
    燕州草原辽阔,极其适合骑兵游猎拉扯,这里就是独属于骑兵的战场,步兵在这里,除非是合围,不然都是陪衬罢了。
    一念至此,他转头看去,不见敌人追击的队伍,赶紧勒马停下。
    不好意思,有急事耽搁了,明天两更,先睡了。

章节目录

沧海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苏公子南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公子南伽并收藏沧海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