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一直隐隐不安的吴珩,最终还是起身离开了屋子,一路快步走到了端木朔风的小院子前,一路上的下人都看得十分惊讶,盖因这位先生,一直都是一副风度翩翩的名士样子,走路亦是慢悠悠的,两步间距,绝对一样长,这般匆忙的样子,却是未曾见过。
    他来得急,正巧在院子大门口遇到了前来汇报公务的尉迟惇。
    对于这位在端木朔风的面前把架子摆得极低,但实际上是个异常心高气傲的尉迟家中人,吴珩没有多想,便主动打起了招呼。
    “尉迟将军!”
    尉迟家本就是开国大将尉迟林的直系后代,祖宗有开国之功,世代蒙受皇恩,家族势力极大,历朝历代的大司徒都没人敢对他们不敬,算是卫国之中十分超然的存在,现在家族女子又是当朝皇后,这尉迟惇按照辈分来说,更是端木朔风的亲舅舅,是尉迟家的直系,而非旁家,端木朔风可以对他呼来喝去,但外人谁敢?
    人情世故方面,属于“人精”的吴珩当然知道该怎么处理,无非是对人说人话,对鬼说鬼话而已,当下就主动向其见礼,这边的尉迟惇一见,脸色顿时也缓和了几分,对于这个不知道哪儿来的吴先生如此受自己侄子赏识,乃至于手掌大权,甚至得到可以不告而入端木朔风书房的殊荣,他们这些从京城便跟来的老人其实本来就有些不忿,但现在人家把姿态摆得低低的,倒是让他的虚荣心十分得到满足。
    伸手不打笑面人,面子是互相给的,尉迟惇也不是蠢人,人家姿态摆这么低,自己没必要给脸色。
    尉迟惇赶紧也抱拳回应道:“吴先生!”
    吴珩把手一伸,十分客气地道:“尉迟将军也是来找公子的吧,不若就一起进去吧。”
    尉迟惇咧嘴一笑,点头道:“先生相邀,惇自当遵从,请!”
    吴珩亦是回以微笑道:“将军客气了。”
    两人一起并行走到了书房门口,端木朔风在里面一见,赶紧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看都没看尉迟惇一眼,直接朝着吴珩关切问道。
    “先生又来了,可是又有急事么?”
    刚才吴珩来便是献计的,没想到这才刚走了没多久,竟然又跑了过来,端木朔风自然非常疑惑,到底什么事不能一次说完么,还是又有大事发生了。
    吴珩却不愿喧宾夺主,看了旁边一眼,先道:“只是一些小事罢了,尉迟将军的事情,定然更为紧急,还是让尉迟将军先说吧。”
    端木朔风闻言,更是非常狐疑地看了对方一眼,但还是朝着尉迟惇摆手道:“说吧说吧,又是什么事情?”
    尉迟惇虽然不忿对方一来便问着吴珩不问自己,但熟知端木朔风脾气的他,还是不敢怠慢,赶紧上前道:“大公子,是关于城防的事情,祁连军那边有些意见。”
    两人走到一边,聊了半天关于城防的事情,中途吴珩一直在旁边垂手而立,静静地听着,也没有插嘴,他清楚人性,现在自己哪怕只是张嘴提提建议,也难免被尉迟惇给嫉恨上,还不如等下尉迟惇走了,他再单独提出来好了。
    眼看时候差不多了,尉迟惇也已经汇报完,行礼离开了,吴珩这才走上前去,表明来意道:“公子,我刚才出门的时候,在府中遇到一位生人,看跟在小姐的身边,也未多问,但近日城防之事不可怠慢,我怕节外生枝,故而特来询问,公子可知道他是谁么?”
    端木朔风抬起头瞥了他一眼,打趣道:“先生为何对他如此有兴趣?不过是个无名小卒罢了。”
    吴珩顿时有些尴尬地解释道:“只是有些好奇罢了,大公子也知道最近是关键时候。。。。。。”
    端木朔风搓着手上刚才沾染到的墨迹,很是随意地道:“前些日子,南漓不是被那两个侍女给蛊惑,偷偷地跑出去了嘛,当时救下南漓的,就是那小子,早上南漓在城中撞到他了,据说是被贼寇给袭击失忆了,被山中的百姓所救,南漓就带他来了府上暂住,怎么,先生难道就是为了此人而来?”
    说着,端木朔风还咧开嘴道:“这小子嘛,武功的确不错,连厚胤都不是起对手,而且胜在气度不凡,我猜定然是大门派的子弟出身,正准备招揽呢,这以后军中的探子斥候,都由这些武艺高强的江湖人来做,才算是物尽其用嘛。”
    吴珩深深皱起眉头,并没有说出自己看到的所谓龙气一事,只是道:“既然公子对其有招揽之心,我理当为公子解忧,公子说他被山中百姓所救?却不知道这救他之人在哪儿?我以为,当以此为突破口。”
    端木朔风看了他一眼,开口道:“那对爷孙俩被我安排在了南面的院子里,先生有这个心,我自是十分高兴,便让下人带先生去试试吧。”
    吴珩闻言,赶紧揖礼道:“份内的事情罢了。”
    说着,便起身告辞,跟着招来的下人一起离开了。
    端木朔风手持文书,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皱眉道:“就为了这个事情特别跑一趟?”
    另外一边,端木南漓带着心急如焚的顾玄也求到了谢厚胤这边。
    谢厚胤先带人收拾出了顾玄要居住的房间之后,便一直在属于自己的屋中默默休息,他现在乃是大小姐的专职陪护,基本上每天都住在了府上,已经很久没有返回军营了。
    “要出城?”
    谢厚胤坐在屋中,为对面二人摆上茶水后,十分疑惑地问道。
    端木南漓在一旁为其解释道:“唐公子现在已经回忆起了自己的身份,故而想要离开祁连城。”
    谢厚胤看了眼对面坐着的顾玄,更为疑惑:“这种事大小姐直接找公子即可,找我作甚?”
    端木南漓赶紧道:“哥哥他公务繁忙你也是知道的,何必为这点小事情再去烦扰他?”
    谢厚胤朝着顾玄沉声道:“不告而别,总是不太好吧。”
    眼看对方的脸上已经有了怀疑的神色,知道这一关不好过,顾玄赶紧解释道:“哎,我如何看不出大公子的招揽之意,只是在下实在有急事要处理,这件事事关重大,耽搁不得,但大公子的好意,我又盛情难却,只怕见了面,就走不了了。”
    当下,他便又把对端木南漓的那套说辞说了一遍,不过谢厚胤毕竟不是端木南漓这种不谙世事,会轻易相信他人的小姑娘,脸上仍然还是一副浓浓的怀疑之色。
    “大公子是明事理的人,唐公子只要把事情说清楚了,我想大公子是绝对愿意让唐公子离开的,更何况现在全城戒严,放人出去,实在有些困难。”
    端木南漓解释道:“就是知道放人出去很难,我们才会求到你身上呀,厚胤哥哥,你就当帮南漓一个忙,可以吗?”
    她这么一撒娇,就是自己的脸都红了起来,又何况一个从未近女色的年轻人。
    谢厚胤也被激得微微撇过脸去,只是嘴上仍是不放松:“这件事我真做不了主,南漓小姐还是亲自去找大公子商量吧。”
    端木南漓有些被气到了,刚才她还信誓旦旦地给顾玄保证一定可以让他离开,甚至都放下身段撒起娇来,现在却还是不成,只觉得十分丢面子,就想要拿这谢厚胤发脾气。
    顾玄拦住了她,轻声安慰道:“我来吧。”
    说着,就朝着谢厚胤伸手道:“谢兄,我们出去一谈吧。”
    谢厚胤双手抱胸,抬起头,平静地回应道:“跟你谈什么?”
    还是端木南漓非常识趣,马上便朝着顾玄道:“那我出去等你。”
    说着,便直接起身离开了房中。
    又过了半晌,顾玄才从房中走出来,端木南漓马上迎了上来,关切地问道。
    “怎么样?”
    顾玄朝着她自信一笑:“解决了,他答应送我出城了。”
    “哎?”
    端木南漓惊讶地看着对方,但是眼看后面走出来,神色有些不自然的谢厚胤,这才算是相信了,顿时就朝着前面的‘唐公子’投去了崇拜的目光。
    要知道,谢厚胤可是出了名的按规矩办事,不同人情的性子,到底是说了什么才会让他坏规矩?

章节目录

沧海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苏公子南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公子南伽并收藏沧海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