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并不算特别宽敞的茅草屋内,就只闻一个人在迅速进食的声音,男人吃的是又快又急,但哪怕是这种情况下,他不管是吃东西的姿势,还是拿筷子夹菜的姿势,仍旧显得非常优雅,一口菜混着饭入了嘴里,会很讲究地嚼动很多次,直到它们成了碎屑肉糜之后,才会一口咽下,整个过程虽然进行的非常急促,他却不会跟粗鲁的山野村夫一样,张开嘴巴,大口咀嚼,发出让人恶心的声音,反而如同急行军一样,速度虽快,但纪律依然严明,队伍依旧整齐,吃的快那是因为身体太过空虚,急需一些食物进补,但优雅,却是他与生俱来的天赋和习惯。
    作为这个家真正的主人,老头儿又拿起了那杆老烟枪,一个人蹲坐在门口吞云吐雾,偶尔才会一脸憋屈地回头朝着屋里望去,不是他这么快就信任了这名被他们爷孙俩所搭救的陌生人,只是一看人家那身腱子肉,哪怕伤势还未痊愈,但真要打起来,他们这一老一少还真没办法,所以只能放任他一个人在屋里进食。
    “怎么会恢复得这么快?”
    缭绕的烟雾里,老爷子的脸上带着一丝丝的惊讶,心道,看那一身的腱子肉,因为常年习武健身的原因,**的恢复能力强过普通人些许其实并不奇怪,但是之前遇到他的时候受了那么重的伤,这才过了多久,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能自己爬下床吃饭了?
    把他瞒着边境哨卡里的守卫,用驴车将其拉回家又细加检查了一次之后,老头差点就想直接将其丢了,原因无他,委实是这人身上的伤势太重了,简直是难以言说。
    不光是四肢,就连脊背和肚子等十分脆弱的地方,也到处都是被短匕所割出的伤口,而且大都泛着一层绿光,流着黑水,腥臭难闻,显然是中了剧毒,更严重的,还要属七处箭伤,肩膀上中的那一箭都算是好的了,只是刺入了骨缝之中卡住,只要剖开肌肉,将其取出之后洗净上药,再好好养上几个月,兴许连个后遗症都不会有,但还有另外六箭,全部射入了身体里面,有的甚至伤到了脏器,这麻烦可就大了,最可怕的,还是他左眼上中的那一箭,基本上算是废了整只左眼,甚至深入颅骨,触目惊心,光是看一眼都让人心生寒意。
    可以这么说,若不是自己这乖孙女儿不知道抽了什么风,一再向他哀求,他只怕早就将其丢下山崖了事,怎么可能还会浪费珍贵的草药进行医治,一般的人,伤势能有他一半重那就可以直接准备后事了,却没想到,清理好全部的伤口,再上药之后,这才过了短短两天,他竟然就能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甚至还能自己下床开始进食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难道是自己之前看走眼了,用的药里,有药效特别厉害,年份特别高的那一种?
    不然为何自己这医师都累的还没缓过来,这小子倒是缓过来了。
    那也算是这小子走了狗屎运吧,连自己这几十年行医的水平,都没看出深浅的药,不小心用在了他身上,最后没有导致病情恶化,反倒有了奇效,也算是他的造化了。
    少女没理会自己爷爷的好心劝告,仍然一个人走到了旁边,面带笑意地看着那边正在埋头猛吃的男子,没有丝毫的害羞亦或是踌躇,少女满脸活泼之色地直接开口道:“嗯,你好,我叫韩如英,是个很好的名字吧,这是我爷爷取的呢。”
    旁边的少女一脸骄傲之色,男人却连头都没抬,端着饭碗,又倒入慢慢一碗的鱼汤,小口小口地往肚子里吞咽,碗不大,很快便见底了,终于有了饱腹感,男人这才放下饭碗,抬头笑道。
    “这是古人的诗句啊,彼其之子,美如英,不过如英两个字呢,可是用来形容男人的。”
    房门口,一直在偷听两人谈话的老头儿被一口烟给呛到了,强行压着没出声,最后一抖楞,差点从马扎上摔了下来,老人心道,老子辛辛苦苦翻了不少书才找来的好名字,就被你小子这么评价?
    “哎?”少女自己都怔住了,脸微微一红,然后又满脸希冀的样子看着对方道,“这句诗可真好听呢,是写在哪本书上的,你懂的这么多,能给我讲讲吗?”
    “我。。。。。。”
    男人整个人都愣住了,似乎遇到了一个无法破解的难题,很久都没有说话。
    少女等了一会儿,发现他只是垂着头,满脸迷茫的样子,刚想上前去问他是不是觉得不太舒服,毕竟人家大病初愈嘛,有一点反应,也是正常的。
    正在这时,男子突然双手死死地抱住脑袋,力气之大,就连手背上的青筋都露了出来,很多缠着纱布的地方,甚至已经开始渗血。
    他嘴里发出无意识的,饱含痛苦的呜咽声,整个人一下子倒在地上,好似被冻到了似的,瑟瑟发抖,乃至都蜷缩了起来,看起来好像街角的野猫,凄楚,可怜。
    眼看对方的手差点就抓下了头上包裹着伤口的纱布,少女一惊,下意识地上前想要阻拦对方,却被一股沛然不敌的大力给轻易地甩开,整个人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如英!”
    门口的老人发出了一声惊呼。
    “你受了伤,还没痊愈呢,不能乱动。”
    少女不顾自己的安危,还想上前阻拦对方。
    男人突然站起身来,猛地掀翻了面前的桌椅,满脸痛苦扭曲之色,朝着对面被吓呆的少女大声地嘶吼着:“啊!我是谁!我是谁啊!啊!啊!啊!”
    老头子眼见情况不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突然就发疯了,但还是赶紧冲了过来,拦在了少女的前方,沉声道:“如英,咱们先退出去!”
    然而就在这时,被刺激到了的男子突然一把抓起了落在地上的筷子,一个箭步就跨了过来,一把将筷子抵在了老人脖颈的斜下方,满脸狰狞地大声质问道:“说!你们是谁!”
    老头子被其吓了一大跳,浑身颤颤巍巍的,根本就说不出话来,反倒是旁边的少女终于回过神来,神色激动地大喊道:“你快放开我爷爷!”
    她此刻终于有了后悔之心,她就不该因为一时的心软而去顶撞爷爷,爷爷说的是对的,有的人就不该去救!
    她现在就只剩下爷爷一个亲人了,要是因为自己一时的错误而害死了他,那她还怎么活得下去?
    少女伸出手,抓着男人坚实的臂膀,满脸泪水地哭喊道:“求求你,放开我爷爷,求求你!”
    她能怎么做呢?也只有求他了。
    却未曾想,她这一哭,反倒是惊醒了还在疯癫状态的男人,他突然松开了握在手里的筷子,整个人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跌跌撞撞地朝着后面倒去,直到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然后神色迷茫地开始左右环视整个屋子,越看,却越是茫然。
    半晌,他才终于回过神来,这个时候,他的情绪已经稳定许多了,就连声音也多了几丝稳重:“我,我这是在哪儿?”
    早被他吓得抱在一起,缩在墙角的爷孙两人眼看男人都看了过来,只能壮着胆子回答道:“这里是祁连山里!”
    “祁连山?”男人死命地捂着脑袋,神色痛苦地趴在了地上,然后突然开始狠狠地用手锤砸地面,他的力气极大,哪怕身子还十分虚弱,可原本凝实的地面竟然也被他几拳就砸出了一个坑洼,吓得那边的爷孙俩是更加的害怕。
    这也不知道是倒了什么霉了,好心救人,却没曾想,招惹到这么一个煞星。
    又过了很久,男人这才晃了晃脑袋,艰难地撑着地面站了起来,唯一的独眼里,带着一丝希冀,朝着对面问道:“那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爷孙俩彼此对视了一眼,直到现在他们才能确定,这人好像是真的失忆了。
    也对,左眼那一箭扎的那么深,伤到了脑子并不奇怪,也怪不得他刚才突然发了疯,人要是一觉醒来突然发现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甚至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谁都会疯掉的。
    最后还是少女韩如英代替爷爷开口道:“我们不知道你是谁,是几天前,我和我爷爷去燕南山里采药的时候,在一条河里发现了浑身是伤的你,当时看你还有呼吸,一时心善,将你带回来医治而已。”
    男子闻言,痛苦地捂着脑袋,努力地想要寻着对方的话去回忆,却怎么都回忆不起来,只觉得随便想一想事情,脑子都痛得要裂开了一样,当下不敢再多想了,先慢慢地撑着墙坐了下来,然后看着对面被自己打翻的桌椅发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终于反应了过来,一脸歉意地道:“啊,抱歉,抱歉!”
    说着,就想站起来向那边缩着的爷孙俩道歉,直吓得后者赶紧后退,拼命地想要远离他。
    男人顿时无奈道:“我,我虽然不记得我是谁了,但我觉得我真的不会是坏人,请你们相信我!”
    爷孙俩默契地看向了地上,被其一把掀翻的桌椅碗筷,还有汤汤水水。
    只可惜了一条好鱼。
    男人跟着看了过去,脸上顿时浮现了一丝羞赧的神色,连连摆手道:“这,这,我,我,我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说着,就开始起身去收拾地上的一片狼藉。
    少女到底还是心善,眼看对方眼神真挚,潜意识被其所打动,就又准备去帮他,却不想被旁边的爷爷一把给拉住。
    老人沉声道:“请你离开!既然你身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就你离开,不要再打扰我们爷孙俩了。”
    男人闻言一愣,呆在原地,一手还抓着盛放鱼汤的小木盆,低着头,确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一看局面又稳定下来了,少女的那股子同情心就又涌了上来。
    “爷爷,您看他那样子,哪儿是伤好的样子呀!您怎么能这么快赶他走呢!”
    老头这一次却破天荒的没有再跟孙女儿妥协,反倒是沉声道:“请你离开!如果你真的是一个好人的话,就请你离开!”
    男人只能默默地放下手里的东西,只是将座椅扶正,轻轻地点了点头。
    “老人家您说的是,承蒙两位的救命之恩,不敢再叨扰,如有机会,定将报答。”
    说着,便直接朝着门口走去。

章节目录

沧海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苏公子南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公子南伽并收藏沧海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