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府的中央宴会大厅之中,此刻正是一派歌舞升平,灯红酒绿的美好景象。
    听到顾苍的询问,玉瑱当下也举着杯子笑道:“苍兄,你可是没提前告知我还有诗词鉴赏的文会环节啊。”
    “哦?难道玉瑱兄也醉心诗词,想要一展手段?那是我疏忽了,我先向玉瑱兄告罪。”
    顾苍赶忙就要辑礼道歉,玉瑱自己反倒被吓了一跳,赶紧扶起了对方,无奈道:“苍兄就别折煞我了,世人都知我鲛族是爱诗但不会写诗,我平日里更是看也懒得看,写诗要注意的文体,平仄音律我是一窍不通,哪里敢在你苍公子的面前献丑。”
    顾苍站直了身子,没有理会玉瑱,反而又笑着向芙音说道:“在宫中大殿未曾细看,今日再见可真是惊艳啊,我之前常听玉瑱提起你这位妹妹,说你乃是沧海界第一美人,原以为是玉瑱兄故意夸大其词,没想到却是没有夸大分毫,光你这一双眼睛,便占尽了沧海界九分的仙气啊。”
    听到这位在鲛族中都有偌大名声的大人物竟然如此称赞自己,就是一向不喜多言的芙音都忍不住捂着嘴巴轻笑了起来。
    “苍公子抬爱了,倒是芙音常听二哥和三哥提起您,都是交口称赞,您的诗集我也拜读过,在族中的时候也一直有想过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没曾想竟是如此的风趣幽默。”
    顾苍大笑着摆手:“哎,就别用‘您’这个称谓了,弄得我多老了似的,我这年纪与芙音妹妹却是差不多的,若是不嫌弃,叫我一声哥哥便可。”
    芙音马上道:“那不知哥哥可否为妹妹作一首诗,也好让妹妹回了鲛族之后可以好好向倾慕公子的姐姐们炫耀一番。”
    顾苍一听,竟然没有回绝,反而是道:“这有何难?只不过此处没有文房四宝,不如随我来书房吧。”
    “妹妹听闻哥哥的书法亦是一绝,所以早已带来了族中的宝物。”芙音轻轻地挥了挥手,一道迷蒙的水流闪过,她的手中突然出现了一页淡蓝色的纸和一只墨绿色的笔来。
    “这纸乃是用鲸皮所制,又施加了我鲛族的魔法,就是放置于水中也可保千年不坏,而这笔更是不凡,笔管乃是由海中老龟的背壳所雕,笔尖的毫毛乃是采自龙族的须毛,软硬可由下笔者的力度所自动调整,而且无需墨水,便可绘写。”
    玉瑱在旁边开口为顾苍解释了起来。
    别说是旁边一直不说话的顾玄,就是顾苍自己都很惊讶这纸笔的来历。
    “既然如此,那我可要好好地写一首诗送给芙音妹妹了,不然岂不是浪费了如此珍贵的纸笔。”
    顾苍毫不犹豫地接过笔来,然后把鲸皮纸直接铺在了旁边的桌案上,眼看着顾苍竟然要作诗,原本得到了消息,原本还喧闹无比的人群都立马安静了下来,然后一个个的按耐不住好奇心,都渐渐地围了过来,每个人都屏息凝神,不敢发出一点点噪音,生怕打搅了顾苍。
    然而顾苍这边却只是思考了一瞬,便马上下笔,他的笔法用的是一种十分秀气的小篆,字体优美,混若天成,带着一股秀气的潇洒。
    先是六个字——《清平调 赠芙音》。
    紧接着,整个四句诗二十七个字一跃而就,顾苍写完最后一笔后,轻轻地把笔倒放在了一旁的桌案上,而旁边的玉瑱赶忙拿起了鲛皮纸,开始高声念诵。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栏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四句诗念完,所有人都沉浸在了诗中所描绘的意境之中,竟然久久无人出声。
    半晌,人群之中才爆发出热烈的叫好声,这些平日里一个个自命清高的文人墨客这时候就好像是市井里那些爱看街边表演的糙汉子一样大力地拍着手,摇头晃脑的,状若疯癫,都是极尽自己的赞美之词,大声地点评着。
    “好诗,好诗啊,以云比衣,以花比容,未见真人,只余仙气,如此构思,可真是精妙!”
    “是啊,在冬言春,目光跨越四季,苍公子真乃奇才也!”
    “群玉山头,月下的瑶台,我似乎看到了仙境,这该是多美的女子啊!”
    “自然是白玉京里的仙子了!”
    “好一个清平调啊!”
    “是好一个苍公子!”
    众人一边高声分析着一边赞美,就是芙音本人看到这诗也十分高兴,试问哪个女孩会不喜欢别人夸她美呢?况且还是以如此高雅别致的手法来夸,此情此景,甚至还会留在史书上,而她的美丽也会与这诗一起流传下去,让后人遐想,称颂,试问她怎能不开心?
    “半息成诗,实在是让人不知道该如何说了。”玉瑱笑道,“就是中庭那些大家见了你,估计都会自惭形秽啊。”
    顾苍连连摆手:“不敢当不敢当啊,本来说好了今日不写诗的,只是看到了芙音妹妹,兴致所到而已,我还有事,五弟,你代我陪好三位贵客。”
    听到顾苍的话,顾玄这时候才终于反应了过来,赶紧答应了一声。
    “玉瑱兄,北褚兄,芙音。”
    眼看顾苍着终于走远,三皇子顾黎一行人这时候却凑了上来,甚至还有刚到的老四也直接走了过来,打起了招呼。
    “上次喝的如何?”顾川看着北褚,调笑道。
    三人前几日才刚在顾黎的府邸里参加完一场小型的宴会,北褚一时兴起,最后直接喝高了,顾川这时候提出来,显然是在显示与对方的亲近。
    北褚摸了摸下巴,有些不服气地说道:“还未尽兴,我看太子府的酒十分不错,不如我们俩继续?”
    说着便直接强拉着顾川离开了。
    而顾黎只是蔑视地看了眼顾玄,便直接开口道:“五弟,我与鲛族的贵使还有事相商,你就不便留在这里听了吧。”
    这是直接下了逐客令,只是不同往日那般的直接出言羞辱,想来也是怕坏了在芙音面前的形象,当然,顾黎也确实从未把顾玄放在眼中,他心中的对手,唯有顾苍一人罢了。
    然而令他想不到的是,顾玄这边却是一反常态地开口回击道:“二哥的宴会,我要待哪里似乎不由三哥管辖吧。”
    “让你滚你就滚!听不懂人话么?”
    老四顾海自从上次在宴会上被顾玄给恐吓过之后,自觉丢了面子,所以一直怀恨在心,此刻终于逮住了机会,便直接呵骂了起来。
    这边玉瑱也不想莫名其妙地陷入凉国各皇子的内部纷争之中,赶紧开口解围道:“玄公子,我等确实还有要事与黎公子商讨,还请玄公子先回避一下吧。”
    顾海觉得是自己得到了这些鲛族人的支持,当下便得意洋洋地喝骂道:“听见没有,赶紧滚开。”
    顾玄皱了皱眉,刚想开口,旁边的芙音却轻声道:“三哥,你就与黎公子他们一起吧,我听闻玄公子在诗词上也颇有造诣,正想请教一二呢。”
    顾玄有些惊讶地扭过头来,看着眼前这位主动相邀的仙子,心脏突然不争气地加速跳动了起来。
    “这。。。。。。”玉瑱有些不解,但是对上芙音的眼神之后,他还是没有多言,而是转身拦在了芙音和顾玄的前面,对顾黎道,“那三位,我们走吧。”
    许怀英知道自己这位表哥对芙音的想法,当下顿时就有些不爽,马上开口道:“玉瑱兄,让芙音妹妹与他单独待一起,合适吗?”
    玉瑱这时候却有些不高兴了,沉声道:“芙音想要与玄公子聊聊天而已,更何况这里是苍公子的府邸,想来也没人敢乱来吧,有何不合适?”
    “可。。。。。。”
    许怀英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旁边的顾黎给打断:“好了,怀英,不要再说了,今天既然是赏雪文会,不如玉瑱兄与我们一起去庭院里赏雪?”
    “甚好!”
    玉瑱当下点头答应。
    灵感来源于陈凯歌导演的《妖猫传》,怕你们骂我抄袭,特意指出。

章节目录

沧海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苏公子南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公子南伽并收藏沧海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