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冬心中当然无比震惊!
    他确实一动都不能动了,手脚就好像冻僵了一样,怎么都不听使唤。
    而他也清楚地看到,疯老头只是在自己胸口随便点了两下,自己就成了现在这个尴尬的鬼样子。他可不是傻子,知道这是“点穴”的功夫,自己在电视剧里曾经看到过的。
    《武林外传》里面,不是就有“葵花点穴手”吗?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世上真的有人会“点穴”!
    疯老头不是骗子,他是一位货真价实的高手。
    这门功夫如果让自己学会了,还怕什么大力哥啊?
    到时候一点大力哥的穴道,不是想怎么收拾他,就怎么收拾他?
    疯老头还盘腿坐在地上,“吧唧吧唧”地吃着烤鸡,而且吃得十分干净,一根骨头都要嗦好半天。
    陈冬好不容易才平复下来震撼的心,试了一下嘴巴能动,原来只是四肢受限,立刻开口叫道:“师父……”
    疯老头不搭理陈冬,仍旧啃着烤鸡,眼看快吃完了。
    陈冬又叫了一声:“师父……”
    “谁是你师父啦!”疯老头将最后一根骨头狠狠砸向陈冬胸口,“你不说我是个骗子,要把一百块钱要回去吗?”
    “师父,我跟您开玩笑的,您怎么会是骗子,一百块钱是我孝敬您老人家的,哪有再往回要的道理啊?”
    “呸,什么孝敬,我都说了,那是拜师费、拜师费!真以为我邋遢道人在乎那一百块钱啊,不过是我‘邋遢门’的师门规矩而已,多少人想孝敬我,我还不肯收呐!”
    疯老头一边说,一边起身来到陈冬身前。
    “是是是,师父高风亮节,怎么可能把一百块钱放在眼里……”
    话没说完,疯老头伸出手来,从陈冬口袋里抽出一百块钱。
    “之前是拜师费,从现在开始才是孝敬我的!”疯老头毫不客气地揣进自己口袋。
    “师父!”陈冬欲哭无泪:“您可饶了徒弟吧,这是我的生活费啊……”
    “嚷嚷什么?没听过一句话吗,千金散尽还复来!”
    “可您散得是我的金!”
    “咱师徒俩还分什么彼此?”疯老头说着,又从怀中拽出菜刀,甩手一飞,就听“飕”的一声,接着“咔”的一声,菜刀已经没入数米外的树干中。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尽显高手风范。
    陈冬还没来得及恭维,就听疯老头嘟囔着说:“带这玩意儿去学校,你是想坐牢呢还是想坐牢呢?”
    陈冬一时有些默然。
    其实陈冬不是没有想过后果,如果真搞个血肉横飞的局面出来,开除学籍都是轻的,怕是要被抓起来了,就包括他那个比谁都横的老爹,其实也是“号里”的常客了。
    可他没有办法,不想被人欺负,就只能这么干了。
    “这不是找不到师父您了吗?”陈冬满脸堆笑:“师父要早点来,我哪需要这玩意儿啊!”
    既然想从疯老头的身上学本事,“好听话”肯定是少不了的。
    疯老头叹着气说:“我也想早点来找你啊,但没办法,你们学校的保安不让我进,看到我就往外撵,一点辙都没有!”
    学校之前开过大会,将疯老头定为骗子,所以保安才这么撵。
    但陈冬还是很疑惑:“以师父您的本事,还怕几个保安?!”
    “这说的叫什么话!”疯老头认真地说:“我是什么人,他们是什么人,怎么能和他们一般见识!真要动手的话,我不成了欺负人家?这种无耻的事我可做不出来!再说了,这是人家的工作,我也不能为难人家是吧。包括你也是一样啊,将来学成本事,可以行侠仗义,也可以除暴安良,就是不能欺负普通人,而且不能无故炫技,否则的话犹如此枝!”
    “咔嚓”一声,疯老头突然一掌将旁边一截胳膊粗的树枝劈成两半。
    “记住,这是我邋遢门的规矩!”疯老头目光如刀。
    与此同时,路边不断有形形色色的汽车呼啸而过。
    “江湖”这两个字,再加上疯老头略带古风的言辞,出现在这个世界还真是有点违和啊。
    放到以前,陈冬肯定会嗤之以鼻,什么行侠仗义、除暴安良,这都什么年代了,哪还有什么好人啊?
    但是现在,陈冬却情不自禁地被疯老头所感染,一颗心也忍不住激荡起来,点头道:“是!”
    “很好!”疯老头绕着陈冬转了几圈,继续说道:“我收徒弟,不止要看资质,还要看人品的。在你们学校,我至少看中七八个人,收取了拜师费后,故意几天没有出现,结果只有你没去告发我!陈冬,我没有看错人,这么多人里,你的资质不仅是最强的,人品也是最好的!”
    陈冬心中一阵无语,因为他不是没告发疯老头,而是觉得这事太丢人了,实在不好意思跟老师提……
    当然,事已至此,陈冬肯定不会多说废话,而且要永远藏在自己肚子里了。
    “必须的啊师父!”陈冬立刻大拍马屁:“我早知道您老人家不是一般人了,能够拜您为师,也是我一生的荣耀……”
    “那你刚才干嘛要钱?”
    “这个……”陈冬眼珠一转,笑着说道:“我是觉得一百块钱远远不够表示我的心意,所以想要回来,重新准备一份厚礼给师父您……”
    父亲一喝酒就六亲不认、逮谁揍谁,陈冬要不是从小就学会随机应变,怕是都活不到现在。
    疯老头哈哈一笑:“行了,你那点小聪明对付一下别人还行,跟我就别使了,你把我当骗子也很正常,毕竟我好几天没出现,但你没有去告发我,已经很不错了!”
    说着,疯老头便在陈冬胸前连点两下。
    陈冬瞬间觉得气血顺畅,浑身上下又能动了。
    高手,绝对的高手,电视里才能出现的高手!
    陈冬活动了下四肢,便“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声说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接着又“砰砰砰”地磕头。
    好不容易碰到一个货真价实的高手,陈冬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哈哈哈,好徒儿,快起来吧……”疯老头伸手去搀陈冬。
    “师父,您教我功夫啊,学校有人欺负我!”
    “我知道,我都看在眼里……你放心吧,有师父在,不会再让你受欺负的!”
    陈冬使劲点头。
    已经见识过疯老头神奇的功夫,陈冬相信自己只要随便学上两招,对付那些家伙肯定不是问题。
    能用实力击败对方,谁愿意用菜刀去拼命啊!
    疯老头清了清嗓子,才继续说:“陈冬,我再问你一次,真的决定拜我为师了吧,这条路可不是那么好走的,一旦踏上绝无可能回头,甚至要付出超越常人十倍,甚至百倍的辛苦和努力!”
    “是的,师父!”陈冬斩钉截铁。
    陈冬心想,再辛苦,能比自己小时候还辛苦吗,守着那样的一个酒鬼父亲,从小到大什么苦没吃过!
    “很好……”疯老头面色变得严肃起来,认认真真地说:“那我重新介绍一下自己,也让你对师门有个大概了解。师父我呢,今天七十二岁,本名叫胡建业,不过知道这名字的人不多,江湖上的朋友都叫我邋遢道人,因为我创建的门派,叫做邋遢门……”
    陈冬看看疯老头的穿着、扮相,心想这名字倒是挺贴切的。
    就听疯老头接着说:“凡入我邋遢门者,必须邋里邋遢,不许洗澡,不许穿新衣服,裤子破了也不许补……就像师父这样!”
    疯老头一边说,一边还转了个圈,似乎对自己的造型很满意。
    陈冬立刻瞪大了眼:“为什么啊?!”
    让自己打扮成疯老头这样子,陈冬绝对、绝对接受不了!
    疯老头低声道:“这个世界有多凶险,不是你能想象到的!江湖上门派众多,正与邪势不两立,高手更是如同过江之鲫、数不胜数,咱们行走江湖,一切低调为主,万不可引起他人注意,否则势必引来杀身之祸!像为师这样打扮才最安全,这也是我几十年来总结出的一点生存经验。”
    陈冬听得一愣一愣、半信半疑,心想真有那么多高手吗,为什么以前从来没听说过?
    听到最后,陈冬立刻说道:“师父,那我就不必了。您想想看,我是个学生啊,每天都在学校,穿校服才是最低调的,像您这么打扮反而引人瞩目!”
    疯老头想了一向,点点头说:“是这么个理儿……那你先不用遵守邋遢门的规矩了,但将来行走江湖时,必须邋里邋遢!”
    陈冬心想,自己才上高中,将来还上大学,没准还要考研、考硕、考博,行走江湖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就不想了,便点头答应了,又说:“师父,您这么厉害,咱们邋遢门一定门徒众多吧?”
    疯老头摇摇头:“这些年来,我四处奔走,有资质的虽然不少,人品也过关的却没几个。所以几十年来,我只收了三个徒弟,你就是第三个,你上面还有两个师兄,一个叫宋卫国,一个叫纪胜文,都比你年纪大。”
    “我这两个师兄在哪?”
    “他们都出师了,四处行侠仗义,以后有机会再见面。好了,废话不多说,为师现在开始传你功夫!”

章节目录

天下第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抚琴的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抚琴的人并收藏天下第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