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园外的密林中。
    玉京儿很是认真地在断树干上,摆好了一截小木桩,随后他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于是乎,二人便开始‘儿童不宜’地一起解着裤腰带,就等二狗子发号施令开始了。
    可就在此时,玉京儿突然听见身后响起了‘咕噜咕噜’的声音!
    见此,他顿时震惊地回头,只见‘洛羽’这臭不要脸的,竟然在大口大口地仰头喝水!
    “你又耍阴...!”玉京儿已是怒不可遏!
    满满一葫芦酒水没一会儿功夫,便被二狗子喝了个一滴不剩。
    “嗝~!”二狗子流着哈喇子打了个满足的饱嗝儿,贱笑道:“嘿嘿~又没定规矩不能喝酒水?”
    玉京儿神色阴晴不定,上下扫射着‘洛羽’。恐怕自己这次又失算了,他深知自己‘胯下的功力’,绝非‘洛羽’那巨无霸的对手。
    “哎呦~!”玉京儿眼珠一转,忽然捂住自己的下丹田,看似痛苦不已:“不好~最近火气大,下面有些不便,你我改日再玩。”
    说着,不等二狗子惊讶片刻...玉京儿已闪电般地提起裤子,瞬间化作无尽电弧,来了个消散八方。
    “喂~肾虚...可要好好补啊~!”二狗子还不忘仰天大声嚷嚷...是生怕别人听不见。
    而玉京儿的声音则远远传来,大放狠话:“洛羽你个无耻小人,你等着!待本少主养精蓄锐再来玩你...哦不~是一起玩...!”
    见此这语言组织能力,比自己还差的玉京儿终于走了。二狗子深深地吐了气,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呼~二爷我为了这一身彪悍的腱子肉,总算骗过了这小杀才...不辱使命啊~!主子若知道,定会夸赞二爷我‘鸡’智无双...嘿~”
    此刻的五行洞天内,洛羽正喷嚏不断!
    他揉了揉痒痒的鼻头,皱眉不解的呢喃着:“我这是怎么了?怎么总觉得心神不宁?”
    他左思右想无果之后,便又通过五行洞天,查看了一番桃花山谷。
    见一切如常,并无异样,他便自嘲一笑:“嗨~许是想多了...还是继续修炼吧。”
    抛开杂念,洛羽再次闭目修炼了起来...。
    可他却不知此刻的后山药园外,‘自己’已独领风骚的完成了顶风尿三丈的惊世壮举!
    此事一旦传将出去,估计某人又要扬名山海了。到那时洛羽就是跳进泪孤海,以泪洗面也洗不清了。恐怕唯一能做的就是一怒之下,直接把二狗子给先阉后炖了吧...!
    ...
    十日后,五行洞天内。
    铭文缓缓律动,灵气熠熠流淌的流光平台,正悬浮于虚空无极之上。
    书方仪与许恒轩正面向灵池,沉心修炼...
    转眼外界十日,五行洞天内却已过去了百日!
    本该炼气七层的许恒轩,已在数日前,冲破了境界壁垒,迈入了剑意修的流光期。此刻流光之境一层的许恒轩,正在稳固修为。如今的他完全可以凭借剑意神通的强大,击败一切无垢中期之下!就算遇到无垢四、五层的修士,他也能保持不败之势!
    缓缓睁开了双目,许恒轩知道,今天是他与师弟百日出关的日子。感受着身旁波动的气流,他看向了此刻正闭目依旧的师弟书方仪。
    只见书师弟周身气浪翻滚,显然是又要突破了!
    见此,许恒轩感叹苦笑:“这小子...百日光景已至炼气八层,这要再突破下去,就该到炼气九层了...真不愧是五灵根啊!”
    显然,书方仪的修炼速度已经远远超出了许恒轩的想象!
    其实他们能如此之快的突破,也是正常。因为洛羽不仅为他们每人准备了一颗上好的破镜丹,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这五行洞天内修炼的缘故。
    在五行洞天中修炼,功效十倍于外界,且灵气充足源源不断。即便连续突破,亦可保证丹田气海供给。唯一要注意的便是,在每次突破之后要暂时停下修炼稳固修为,以防境界不稳滋生心魔。
    若非如此,估计二人还能再提升些。
    此刻的二人,可和过去苦哈哈地趴在地上找丹药的洛羽大不相同。
    如今的他们是要丹药有丹药,还有五行洞天这等神仙福地,若再不能超过当年洛羽的速度,估计洛羽这做师尊的,都要恨铁不成钢地甩手给他们两巴掌!
    果然,不久后书方仪周身那狂躁的气旋先是忽然一滞,随之在一声若有若无的轰鸣声中,气旋便瞬间收入其体内!
    与此同时,还连带着不少灵池中的精纯灵力,蜂拥而起,涌入其体内。
    缓缓睁开了双眼,书方仪双目清澈如朗星一般。
    他欣喜地感受了下身体,只觉自己耳聪目明,顿时欢喜地看向身旁正显露笑容的许恒轩:“大师兄,我竟然炼气九层了!”
    可当他看向许恒轩不久后,便惊奇道:“师兄,你...!我怎么看不出你的境界?”
    许恒轩微笑略显得意地拍了拍自己结实的胸脯:“师兄我啊~已经入流光境了哦。”
    “哇~流光!”书方仪激动道:“快说说,流光境是什么感觉......?”
    而就在此时,不等二人说完。
    呼~一阵劲风骤起,已宣泄向四面八方!
    二人是连忙稳住身型,震惊地看向了灵池上方。
    只见灵池之上,那悬浮的古朴石台当中,师尊正神色平和的盘坐着。那一头亮丽的乌发与衣襟,正在随着四溢的剑气罡风猎猎激荡。
    嘶...!
    灵池中的精纯灵气,更是化作丝丝灵液升腾而起,如蚕丝飞起优美的抛物线一般,纷纷没入其体内!
    二人一见此景,那震惊的表情,瞬间便已化作欣喜的笑容。
    显然,师尊这是要突破了!
    他们猜得不错,此刻的洛羽正处于突破至剑心六层的最后阶段。那下丹田处,储存灵力的两道剑形气海,正在贪婪的吸收着灵池中的灵力。
    这巨大的吸力,已绞动成罡飞旋四方如龙卷一般。
    此时的书方仪与许恒轩见势不妙,哪还敢停留片刻?二人早已手脚并用落荒而逃,双双躲在了流光平台的边缘,抓紧了那闪烁银光的金灵碑!
    虽说此情此景太过震撼人心,让人难免心悸。但他们彼此却咯咯直笑,正心有余悸地看着漩涡中的洛羽。
    而此刻的洛羽,早已沉心识海摒弃一切杂念。
    识海灵台中,四方玄奇如流光之环,坐下阴阳二色流转,剑心凝神而升华...。
    书方仪与许恒轩,只见得此刻古井无波的师尊,正闭目开口而言:“盖物生有象,象从数出,数繁滋长,由心而生。心念所达,剑意不易而变易,振觉生生之象...”
    此深奥之言一出,犹如道音嗡鸣般回荡于五行洞天之内。
    许恒轩与书方仪一时间,只觉师尊之语晦涩难懂。可即便如此,他们依旧不断思索其意。
    而就在此时,洛羽话音戛然而止,四方空间仿佛霎那间停滞了!
    嗡~
    忽然一道气浪翻滚成环,自洛羽四周扩散而出!竟于刹那间化作无尽剑气,席卷八方!
    嗖...!!!
    眼见着这无尽剑气,已经如杂乱四射的剑状残影,即将贯刺而来,二人已是惊骇莫名!
    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无尽剑气虽然锐意四射,但却仿佛有了生命意识一般,纷纷自他们身旁绕过!
    见此,二人已心中大定,不约而同地呼出了口郁气。
    显然,师尊此刻灵台应该依旧清明,虽然这灵气所化的剑气看似狂乱,但却对他们‘秋毫无犯’。如此定是师尊在突破之余,分心所控之故。
    不错,此刻的洛羽虽然进入了突破的最后关键阶段,但他灵台却依旧清明无比,又岂能让自己突破而产生的剑气伤到座下弟子呢?
    锵~
    似是一声高亢的剑鸣声自洛羽的体内响起!
    这是其体内丹田之中,两道剑星飞纵旋转到极致,所发出的剑啸声。
    此声一出,仿佛可穿九霄!
    霎那间,四周迸射的剑气,已‘嗖嗖’呼啸倒卷而回!
    与此同时,许恒轩与书方仪只见的自己的师尊竟然双目陡然睁开。那无尽剑气已瞬间于上空交织而成一把丈许巨剑光影!
    洛羽那古井无波的神色下,一双星目顿时一凝,双眉如剑。他盘坐依旧,只并指单臂擎天而喝:“剑意流光!”
    一声断喝,惊掣八方虚空。
    那本该冲天而立的巨剑,竟然瞬间震颤兵解,一连分散而出九十九柄四尺剑光,环绕在侧!
    洛羽右手挥动之处,九十九道剑光如影随形飞纵穿梭,尖锐的呼啸声不绝于耳,响彻五行洞天内。
    见得眼前一幕,许恒轩与书方仪早已欣喜地拜道:“恭喜师尊(老师),突破剑心六层,剑意流光登峰圆满。”
    哈哈哈~
    洛羽随手洒脱地挥散了剑光,笑看向二人:“百日不过进一层,且九十九道剑光也是勉强施展,不足道哉。”
    说着他探视向了许恒轩,欣慰点头:“恒轩,不错!你如今迈入了流光境,在外历练为师也放心了。”
    许恒轩持礼甚恭,喜形于色,感激道:“皆是师尊赐下机缘,弟子才能一日千里。”
    洛羽点头而笑,心情极好。
    许恒轩能在百日一跃至流光境,自然是五行洞天与丹药辅助的结果。但同时,也有其心性坚韧,资质卓越的缘故。
    将目光投向了书方仪,洛羽顿时惊讶道:“书儿!你竟然突破至炼气九层了?”
    书方仪腼腆地挠着后脑勺:“呵呵~书儿也没想到会这么快...”
    望着咯咯直笑的这位二弟子,洛羽心生感叹,‘书儿能在百日内从炼气一层,一跃至炼气九层。可证当年萧宗主为何能千载飞升啊!五灵根,得其修门,犹如寒鸦涅槃化凤重生...。只是当年萧宗主阵道造诣亦是不俗,但书儿在阵道天赋上,却显得有些稀松平庸...。’
    不过,他也知这世间事,难求尽善尽美。自己的二弟子虽然在阵道方面,连一阶入门都算不上,但好在是五灵根,有五行开天经辅助,未来成就可期啊!
    自己本以为书儿能在百日内进入炼气七层,已是不易。却不曾想,这小子直接跨入了炼气九层。如此神速,与自己双生体的修炼速度也不相上下了,让人着实嘘唏不已。
    当然,洛羽也明白,书方仪乃五灵根,在拥有五行开天经与五行洞天的情况下,估计修炼速度在这山海没有人能出其右。假以时日,此子定不可限量。
    不过,欲速则不达。自己虽然视书方仪为五行宗后继传人,但他尚且年少,仍需打磨心性,不可操之过急。
    想到这,洛羽便看向了二人:“汝等需牢记,修为不可急于一时。当重修心境,以术辅之,戒骄戒躁。”
    “弟子遵师尊(老师)教诲!”二人恭敬行礼。
    洛羽点头,看向了许恒轩:“百日已过,恒轩,你此去青丘南麓历练,为师不会再提供你任何帮助。一切所需当自求之,不入流光中期,不可归还。”
    许恒轩闻之,自信而笑:“师尊放心,弟子绝不叫您失望。”
    “嗯,去吧。”说着,洛羽便展臂一挥,许恒轩已被传出了五行洞天。
    随即,他看向了书方仪,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书儿,你师兄性格坚韧却不擅变通之道。而你自幼早慧,与之截然不同。可知这其中原因?”
    书方仪沉思了片刻,便抬起了头,试言道:“大师兄过去常于军旅之中,历经生死考验,且出生将门,所以养成了坚韧不拔的性格。而书儿素日安自幼生在巫马氏,却见得父亲离去、母亲疾苦,世态炎凉于眼前,生活所迫徘徊在侧,书儿不得不长大。所以,弟子以为,上行下效之间,环境亦可造就心性。”
    “聪慧~”洛羽欣慰点头:“那为师让你在荷塘小筑中读书、修炼,你可明白其中之意?”
    “弟子明白。”书方仪说道:“静读于幽谷之中,乃为明理修心,所以书儿应该重修心境,而后修炼方可水到渠成。”
    洛羽不禁感叹,此子果然聪慧至极。

章节目录

浑天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子南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子南申并收藏浑天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