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73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73

    俩人的乳头透过薄薄的跨栏背心摩擦着,一起肿胀。林正单手解开自己裤子,快速地贴近樊永诚正吐着前列腺液的鸡巴蹭。

    樊永诚睁大了眼,抗拒地躲开,却顶着树无所遁形,或者说,他其实欲迎还羞。

    林正眯着眼笑,嘴唇去擦樊永诚脸颊;“樊哥,爽是不是?说出来,都是男人,只是撸一下。”

    樊永诚点头,诚实得不行。

    林正用龟头去蹭他柱身:“想不想摸摸大鸡巴?”

    樊永诚摇头,他不想。

    林正不高兴了,大手握着两根一起来:“不想?不想鸡巴硬成这样?嗯?”

    樊永诚猛地掐起林正包在内裤里的屁股蛋儿,疯了似的挺动鸡巴在林正手里摩擦:“想操你屁股,想操你。”

    满脑子都是白屁股,满眼都是林正睁圆了的水润润的眼睛,樊永诚狠狠掐着揉着林正的屁股,激射了出来,射了林正背心儿上和脖子上、下巴上都是。

    林正狠狠撸了两下也草草地射了。

    樊永诚的手还黏在林正屁股上不下来,他仰头靠着树大口地喘气。

    林正心里突突地跳,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他一把扣起樊永诚的的头按在自己怀里:“以后老这么玩儿好不好?真他妈爽。”

    樊永诚没说话,他知道自己不该这样,不能这样,可他不舍得拒绝。

    接下来的日子里,俩人谁也没捅破谁想操谁这层窗户纸,默默地做着手淫的工作,直到有一天,樊永诚忍不住想去亲林正挺立的乳头时,他好像当头被敲了一棒子,怒吼着松开林正的鸡巴,也从他手里撤出自己的。

    一声不响地,樊永诚系好裤子走了。

    林正抖着手掏出藏了好久的卷烟,咬出一点儿烟草嚼在嘴里,眼神深邃可怕。

    打那儿以后樊永诚又开始躲林正,却有意无意地隔开林正和彭康年。彭康年实在受不了了才约了他俩摊牌,书呆子扶着平光镜:“咳...那个...其实同性恋是性取向之一,是人类多元化发展的一种具体体现,西方社会很坦然面对的。”

    樊永诚如遭雷劈,林正表情恹恹的。

    彭康年就差说祖宗你们饶了我吧,他又扶眼睛,跟英勇就义似的:“我辅修过心理学和军事谈判,樊啊,我跟小正啥没有啊,你别老胡思乱想了,他喜欢你啊,你瞎啊看不出来?你是瞎,你自己也喜欢他你也没看出来。”

    这孙子一开了话匣子就没完没了,林正倒是爱听,樊永诚摔门走了。

    他就是怕自己是真的喜欢上林正。

    一次重要行动,樊永诚总算明白为什么林正就连特种部队都是想来就来了。

    林老将军一身戎装,啪一个标准的军礼放下后就开始做动员,国际雇佣兵带了我国一颗坠落的重要卫星上了船,关系国家重要机密,要求兰州军区特种大队拼死抢回来,只许成功,不能失败,不惜一切代价。

    最后,林将军喊着林正出列。

    林正出列立正站好,目光坚定喊着到。

    林将军说:“林正是我的儿子,他代表我,跟你们一起上战场!”

    樊永诚睁大了眼睛,心里冰凉。

    任务并不顺利,好容易最后快收尾了,林正的失误让战鹰a组陷入被动,樊永诚给他们剩下6个人推进身后的舱门就直接冲过去想送死。

    林正疯了似的砸着舱门,一声一声叫着樊哥,眼睁睁看着樊永诚被暴打一顿以后拖走,一地的血迹。

    彭康年第一次强势,连打带踹地给林正整清醒了,6个哀兵散发着修罗一样地气息去杀人,抱着樊永诚还活着的希望去找他。

    找到樊永诚的时候林正泄了气一样瘫在地上,他还活着,浑身是血,急促地喘着,诡异地是身边拴着一条狗。

    彭康年下意识去推没有的眼镜:“小正,快...快给他捆起来,叫支援送走。”

    林正看着樊永诚和彭康年,似乎明白了,他拿着他亲爱的79式狙击步枪的后座给彭康年磕得后退一大步,紧接着锁上门,不顾外边彭康年的抗议,隔着三层玻璃和彭康年对口型:我来。

    樊永诚显然不光被揍个半死,还被注射了一种肯定极为强力的春药,眼睛已经红透了,扒到鸡巴下边的裤子上满是精液,可鸡巴还是涨得快爆了,他最后的意识让他坚持着不去操边儿上那条狗。

    林正一把扯下自己装备,一件件脱着好几层衣服,走过去问樊永诚:“樊哥,你这样不行,让我操你。”

    樊永诚眼神已经涣散,可还是摇头,打成猪头的脸淌着血水和汗水。

    林正凶狠又偏执地盯着他,目光里透出一股狂热:“樊哥,逼没有,屁眼有一个,你操吗?”

    樊永诚怒吼着弹起来,在震耳欲聋的狗叫声里把林正死死楔在墙上。

    编的编的编的编的

    狗血狗血狗血狗血

    不喷不喷不喷不喷

    留言吧宝贝儿们,爸爸这篇我希望看见你们的想法

    ☆、五、樊永诚x林正(第一次打炮,心疼慎点)

    樊永诚隔着厚厚的迷彩裤就疯狂地、毫无目的性地在林正身上乱顶,他鸡巴已经快给裤子都顶破了,嗓子里发出野兽一样地低吼。

    林正心都要疼死了,他飞速地亲了一口那龟裂的薄唇,他们的第一个吻。

    他蹲下身,拿开樊永诚的手,那手不得要领地撕扯着自己裤子,却连解开裤袋和裤裆上扣子的觉悟都没有。林正抖着手三下两下解开他裤子,放那大到让人冒冷汗鸡巴出来,那玩意儿出来的时候弹到他手上,滚烫滚烫的。

    林正眼里是痴迷和亢奋,张嘴吮住硕大的龟头,另一只手去背囊里翻安全套,这都是平时必备的,为了生存不是打炮儿。

    樊永诚按着林正的头往自己鸡巴上压,把龟头顶进他嗓子眼里,在林正的干呕中迅速地射出来。

    鸡巴根本没软下去,他像个困兽一样不知所措。

    林正含着他的鸡巴把嘴里的精液吞下去,一点儿都没犹豫地接着给他口交,手上并没闲着,迅速给自己食指套好一只套儿,然后捅进自己紧涩的屁眼。

    林正从来没想过他有一天会自己捅自己屁眼儿,更没想过会让别的男人把鸡巴插进自己身体里。可如果那人是樊永诚,他什么都乐意去做。

    樊永诚极度疯狂且敏感,朦朦胧胧中看着林正一边儿给自己口交一边儿捅自己后边儿,他那本来不怎么清醒的脑子好像轰一下炸开了,他嘴里说着不,却更疯狂地顶胯,操得林正被堵得严严实实地干呕,口水顺着樊永诚浓黑的阴毛往下淌。

    林正忍着,他在等,等他自己括约肌放松下来,好能让樊永诚彻彻底底地解脱。

    刚能送进去三根手指,林正迅速吐出鸡巴,大鸡巴被口水和精液泡得肿胀而水亮,散发着腾腾的杀气。林正亲了亲它,咬开自己包里的安全套,小心翼翼去给他套上,站起来面对着墙趴好,他嗓子被顶了半天,说话声音沙哑:“樊哥,操我。”

    樊永诚飞快地压上去,粗暴地掰开林正白白的屁股,露出那微微

    分卷阅读173

    分卷阅读173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