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66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66

    现在吃香的喝辣的。

    现在朱砂痣受大委屈了,就在怀里哭呢。

    他已经顾不上林成忆做了什么反应、那俩男的嘴里说了些什么,他就知道田清明除了想挨操没别的危险了,他就知道他脸都是麻的,一秒钟都不想在这儿呆着。

    樊季转身往外走,被林二一把拉住,叫了一声哥。

    樊季嗓子一咽、眼眶一热,耳朵里除了那声哥就是田清明凄惨苦楚的哭声儿,那些似乎被现在的甜蜜掩盖住的不堪呼啦一下被扯下遮羞布。

    他其实从来没忘了林成忆嘴里喊着田清明仨字儿给他操裂操流血这么残忍的事儿;同样也忘不了田清明亲口说的、林成念偷偷在枕头底下藏他照片这么浪漫的事儿。

    欲盖弥彰的,揭开了伤疤就是血淋淋清晰的皮肉。

    樊季失控地挣开林二的手,明显反应过激了,说出来的话却极力地想显出平静和无所谓:“这儿你一个人就行,我带她看病。”他五感都模糊着,找了这么一个傻逼的理由想离开,还没等林成忆说话就终于吼出来:“我他妈想自己待会儿。”

    后来樊季回了魂儿才反应过来,韩梦梦没跟他去医院,上了一辆别摸我就走了,可能是打的滴滴专车吧樊季想;林成忆确实没有追出来,可也是,朱砂痣中了招儿,挺简单的打一炮儿就能好,林队长怕是助人为乐顺带再续前缘了。

    别看樊季养了五个男人,却经常进怪圈。在的时候都缠着他,但也经常有现在这样的时候,各忙各的、都不在京。

    林大和郑阳带着医疗队去前几天刚地震的灾区支持救援了;齐扬和云野去了以色列购买、对接武器交接;林成忆那傻逼也忙,毕竟公演已经开始了,他得随着演出队伍天南海北的跑。

    又或者他其实根本就想不起来自己了。

    没电话、没信息、没见着人。

    精心策划准备的大型舞蹈演出,大气磅礴、刚柔相济,用舞蹈歌颂军魂、放飞军旅舞者的梦想、记载中国军人的神采。

    樊季原本带着乱七八糟的心思坐下边儿的,他还特意捯饬了一下,头发抓了抓、眼镜擦了擦、穿了个薄款的长袖高定白衬衫,非常修身的版型,下摆收进藏蓝色的长裤里。这原本是男人最普通常见的打扮,实际上非常挑身材气质,有人穿上精英、有人穿上土气、有人穿上像暴发户、有人穿上显得像怀了好几个月的孕妇,樊老师穿上就一个字:骚。

    虽然他也不知道林二上不上台、俩人能不能互相看见,可潜意识里就是要给自己打扮成大帅逼,让那搂着田清明的傻逼看看,老子没你照样儿该吃吃该喝喝该英俊英俊。

    渐渐地他就看进去了,他一理科蛮子还没有多少艺术细菌都被演员的肢体动作感染了,竟然认认真真地一直看着、不知不觉也被感染了。

    他看见韩梦梦独自站在舞台上,聚焦着所有人的目光,她动作那么舒展优美、整个人散发出自信和骄傲来,林成忆身边儿是不是应该站着这样的人呢?

    神圣的战争跳完以后音乐没停,一阵高过一阵的掌声里,演职人员上台,他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在一张张漂亮脸蛋儿里尤其突出的俊脸和身姿,林成忆一袭军装、头发利落整齐,挺拔地在台上站着跟着鼓掌。

    樊季原本跟着激动飞扬的心情这时候怅然若失,不管在别人眼里他有多牛逼又或者多下贱,他心甘情愿跟他们在一起,陪着他们成长、鉴证他们凌空展翅。

    能陪多久?他一直逃避去想,因为心里没有底。

    他们沐浴在阳光下,说是天之骄子一点儿都不为过;他呢?以最不堪的出场方式被推进他们的生活,纠缠不清,畸形的情感和相处方式根本不可能暴露在光明里。

    就好比现在,林成忆在光鲜的舞台上接受万众瞩目和钦羡;自己只能坐在黑黢黢的台下,抬着头仰望他。

    群情激昂的时候他偷偷溜走,也他妈不知道自己这是躲什么呢。

    时间挺晚的了,又因为有大型活动,学校里边儿几乎没人。樊季走出礼堂没多远就被尾随了。林二开着一辆国产大越野亦步亦趋地跟着他,终于在一个学校里的十字路口位置一脚油门一打轮儿车横在樊季前边儿。

    林成忆跳下车,一把拽住转身儿想绕过他车的樊季,叫了声哥。

    樊季没想到刚才还站在舞台上的人这会儿就拦在自己跟前儿,他甚至找不出发火儿的借口了,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说:“演出很好,恭喜。”

    林成忆突然一把抱住他:“有事儿回家说,我想你,我跟田清明没关系,我他妈知道你脑子里在想什么。”他抱的非常紧,紧到樊季都觉得憋得慌:“我还是军人,我得完成任务,演出完了,咱们把话说开。”

    俩人抱了会儿,直到樊季恍然想起来这还是在公共场所,而且那边儿的演出快散了,他赶紧拍拍林成忆后背:“上车吧,别在这儿。”

    事实证明跟林成忆这种人无论是吵架还是冷战,只要再分有点儿血性的人都得输。他太沉得住气了,也许是行动派不爱放嘴炮儿,他永远能逼你先开口,绝逼能把人憋出内伤。

    一个拥抱原本让樊季的心渐渐放回了肚子里,可这逼就安安静静地开车,刚才说得好好的把话说开,这会儿又没声儿了。

    樊季有好多想问的,问那个韩梦梦是不是对他有意思?问他那天上没上田清明、旧情复燃了没有?问这么多天了,他怎么能沉得住气就不搭理自己?最想问的是,他们这种畸形不稳定的关系,能不能维持下去。

    千千万万的话堵在嗓子眼儿说不出来,心里就更憋闷。

    林成忆竟然先说话了:“我右手兜儿里军官证拿出来,里边儿有张照片。”

    樊季疑惑地掏出那红色的小本儿,塑封皮里确实有照片,他抽出来。

    那是他穿着白大褂,微微笑着看着手里抱着的小小婴儿。

    拼起来的,明显被撕过。

    照片不算特别清晰、甚至有点儿模糊,樊季有点儿晕,他想不起来这是什么时候照的,更不记得这孩子是谁。

    “这是我战友的儿子,你剖出来的,他媳妇儿胎盘前置产后大出血,你救的,还得罪了钱主任,想起来了吗?”林成忆稳稳地开着车,右手握着樊季的手。

    樊季有印象了,他那会儿刚到337,还不是很能分清楚来看病的是大脑袋、普通官兵还是老百姓。

    他记得那天他是被约出去了一台剖宫产的手术,没有任何特别的,就是月份差不多了,产妇想让孩子跟自己一天生日,又怕疼不愿意自己生。

    作为医生,他并不支持这么做,但是科室主任发话了,又不是什么严重违纪的事儿,他也无可厚非。

    突然有特殊情况了,一个黑黑的强壮男人突然挺没礼貌地闯进他办公室,说他媳妇儿开指到6指怎么也不动了,待产室不让剖,媳妇儿疼得死去活来的,而且还是不足月。

    “樊主任,我媳妇儿一直都是在您这给看的,您去看看

    分卷阅读166

    分卷阅读166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