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49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49

    林成念的脖子主动亲他,还不时扭腰摆胯地讨好林成忆鸡巴的抽送,这两个人都是他的,他全身心奉献自己,更何况他们....似乎血脉相连?

    他唔唔地推开了林大,可下边儿又被狠狠撞了几下,大口地调整了呼吸却还是被操得说出来的话都细细碎碎的:“你们.....我弟弟?”

    林成忆驾着他的腿把他更拉向自己,啪啪啪地撞着他屁股大腿,甩着汗说:“对,你弟弟在操你,爽不爽?你屁股真大。”

    樊季不问了,他已经顾不上了,林成忆一发威他就怂,大鸡巴高频率地在他屁眼里飞速进出,带出一股一股的润滑液,淫水儿一样打湿了林二的体毛。林成念玩儿着他乳头,把小小粒儿夹在手指间碾着,脸就凑得近近地盯着,他一个激动挺胸就会吧奶头送进林大嘴里。

    林二之前伤成那操行就跟装的一样,这会儿生猛得不像活人,他抱着樊季屁股又捏又拍,加上他鸡巴强而有力的抽插,那根东西好像能操到他直肠里的每一个痒处一样。

    “忆忆.....好舒服,啊.......小逼崽子.....”樊季给操舒服了,他张着嘴不断地哼哼着,给林大的火儿都哼出来了。

    林成念腾一下跪起来,握着自己鸡巴拍着樊季的脸颊和嘴:“樊主任,想不要让专属的鸡巴操你屁股?”

    樊季着迷地看着林成念那根纹着“樊”字的鸡巴,他不敢去想林大干这事儿的时候是有多他妈疼,如果这都不是爱,那他觉得自己就不配去拥有这个傻小子,他撸着林大的鸡巴说想。

    林成念用龟头戳着樊季的嘴,轻轻问他:“老子是谁?”

    “念念....”

    林大惩罚性地用龟头捅他嘴里:“老子是你什么人?”

    樊季小心地舔着,不让自己咬着他,老老实实地回答:“你说....说什么是什么。啊.....”他对付着上头的崽子,忽视了下边儿正卖力气那个。

    林成忆腰挺出一个漂亮的弧度,把自己深深扎进樊季身体里顶上他直肠深处的敏感点,捧着他屁股重重地磨,一丝一毫都不离开。

    樊季高潮了,他前列腺液往下流,直肠疯狂扭动,裹得林成忆大口大口不顾脸地喘着,这屁股太好操,让他死床上他都乐意。他开始不遗余力地狠狠往深处操,顾不得樊季浪出水儿似的叫唤,马眼一开射在直肠里,鸡巴还不忘了哆嗦两下。

    蛋就是cpy,没新鲜的,不影响剧情,写蛋就他妈纯为了防盗! 昨天宝宝的战哥那边儿更新又被原封不动抽走了,幸好蛋是不会被盗的。

    ☆、11、他现在有房子、有事业、有小崽子们(蛋:剧情)

    金屋藏娇、纵欲宣淫,樊季终于他妈受不了了。

    他这会儿被迫穿上真丝长衣长褂儿,对襟儿的衣服还不让系扣、下头真空的,没有内裤。林成念跟他穿的一样款式正卧在软塌上搂着他嘴对嘴的喂酒,女儿红。

    “唔......”樊季被喂了一口又一口,琥珀色的液体从嘴角往下淌。林大少爷的嘴唇清甜、黄酒馥郁芬芳,他有时候挺理解那些在温柔乡里不务正业的君主的,是他妈挺带劲的。可当林大的手又伸进他裤子摸他屁眼的时候一切变得不那么美好了。

    他一把攥着林成念的手腕子,咬牙切齿骂他:“别他妈摸了,天天操操操的,也他妈不嫌累得慌。”

    林成念好不要脸,微笑着等他骂完接着摸,嘴上还说:“老子辛勤耕耘的都没嫌累,你就躺着两条腿一劈开还好意思喊累。”

    樊季觉得这句话画面感特别强,就红了脸。

    林成忆正跟地下坐俯卧撑,做了好几百个脸不变色心不跳的,他光着膀子穿着短裤走到榻前边儿说:“剩下的在你身上做。”

    冬天的午后,屋子里暖意融融的,还熏着香,软榻上春意无边。

    林成忆劈着腿坐在榻边儿,身上坐着樊季,樊季身上松松垮垮地挂着上衣,塌着腰给站在他跟前儿的林成念口交。

    从林二的角度看,樊季因为身体往下压,大白屁股分得开开的,他的大鸡巴就在屁眼里进进出出,润滑剂把相连的地儿打得湿湿的。林成忆觉得真的很神奇,这平时闭得紧紧的、一根手指头捅进去都费劲的小洞口,这会儿给他鸡巴全能吃进去。

    他抓紧樊季两瓣屁股揉着,揉捏间小屁眼收缩得更厉害,青凤嘴里衔着海棠,因为图案纹得地,衣服怎么也不能全盖住,这会儿像活了一样,又诱惑又让他想杀人。

    杀了赵云岭,简直笑话。

    万幸这个人还能回来,一切就这么着吧。

    林成忆推着、压着樊季的屁股,让他主动吃着自己的大鸡巴,他屁股和大腿上的嫩肉满满当当地覆坐在自己身上,肉感十足,直肠紧紧包裹着大鸡巴,快意地摩擦着。

    啪、啪、啪,一声接一声,不快却特别凿实,屁股每往后坐一下,就把大鸡巴吞得深深的、身子每往前倾一下,又被林成念的鸡巴顶进深喉。

    樊季上边那张嘴包着林大的鸡巴,滋滋啧啧地吞吐;下边儿那张小嘴儿张得大大的,让林二的大鸡巴捅得连褶儿都没有了,可怜兮兮地滋着淫水,好像再使点儿劲就能给操裂了一样。

    樊季嘴里塞着大鸡巴不能出什么声儿,屋里就是插穴声儿和两个被伺候爽了的男人的粗喘,听在他耳朵里特别性感。

    给林成念嘬出来的时候,樊季本能地浑身绷劲儿,屁眼收缩,给林成忆夹得直闭眼,他索性停下来,看着他哥一下一下挺着胯,把精液全喂那老骚货吃下去。

    林成念鸡巴一从樊季嘴里抽出来,林成忆就开始狠操,他拉直了樊季的身子,两只手掐着他腰给人固定在自己鸡巴上,挺着屁股往上顶的同时狠狠往下压屁股,操了一阵林二猛地一插给樊季插出一声浪叫。

    他拥着樊季站起来,掉个儿让他胳膊撑在榻上,自始至终鸡巴没离开屁眼。林成忆自己站直了、施展开了,手按着樊季屁股开始抽插,扭着胯提着公狗腰,鸡巴一下下进得更深,龟头按摩着肠壁,带出樊季一声声呻吟。

    “老公大不大粗不粗?”林成忆一般开始放黄腔就是要射了,他胯骨和蛋啪啪啪地可劲儿拍打樊季的屁股和大腿,足够多的润滑剂让操屁眼的声儿变得特别淫靡。

    樊季死死撑着自己和林二那头壮牛的重量,被他操得一下下往前耸:“....粗,你...你快射吧,受不了了。”

    林成念已经套上裤子了,弯腰亲樊季的脸颊,声音带着勾儿:“哥,这就受不了啦?”

    樊季听得浑身都酥了,又感觉到林二鸡巴涨大了动作僵硬了,他低吼着:“去你妈的,赶紧给我撸两下。”

    林成念操了一声坐榻上,乖乖地用他们家樊主任最喜欢的小白手给他撸管儿。

    “啊.....啊........”

    “哦......”

    俩人同时绷紧了身子呻吟,同时射了。

    林成忆赖

    分卷阅读149

    分卷阅读149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