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38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38

    阳两眼通红,手上更使劲儿,给樊季的脸掐得更红,两根鸡巴有节奏地同进同出,直肠里过度拥挤,次次都碾压前列腺。

    樊季反手去够齐扬,只能摸到他还甩着的腰侧:“扬扬....救我.....别....”

    齐扬充耳不闻,拉起他的手攥着,胯下动作却更狠,啪啪啪....睾丸拍着屁股:“说话啊?你他妈是不是跟谁都这么骚?”

    直肠里的前列腺、神经丛、敏感点不停被撞击、摩擦,脖子被不轻不重地掐着、喉结的滚动都困难起来,屁股被撞得生疼、纹身被抠得火辣辣地疼、樊季无措地仰起脸,瓷白的前胸半挺着开始抽搐,带动着乳头颤巍巍地挺立,被郑阳一口咬住拉扯:“说!不然老子要了你的命!”

    “啊啊......你们!都他妈是你们,唔........”一声浪叫,樊季抖着鸡巴射了精。

    似乎已经足够了,打小玩儿大的俩人这会儿也没心思再纠结,鸡巴被节奏性收缩的直肠裹上了天,他们半默契半叫板似的在樊季刚高潮的直肠里翻江倒海似的抽插着,不再废话,只剩下啪啪啪地拍打声和肉欲的粗喘。

    樊季像大海里的小破船荡来荡去的,谁的吻落在他身上都懒得去知道了,他半死不活地趴在郑阳身上,高潮过后前边儿的空虚和屁眼儿的收缩还一阵一阵刺激着他,他无意识地轻轻哼着,像小野猫挠着两位公子的心。

    郑阳和齐扬几乎同时挺屁股往更深处插去,他们想挤进深处射精,精液全部射上敏感点,让精液挤满肠道,被自己的鸡巴死死堵在身体里,别想流出来....

    樊季被操得差点儿弹起来, 被齐扬霸道地一扣住肩膀往后掰向自己,身体被拉成一个漂亮的反弓弧度,齐扬的胳膊从他腋下穿过,扣紧他的身体挨近自己,他埋头在已经吻痕斑驳不堪入目的颈间,再次粗暴地留下自己的痕迹。

    “操....操你们妈...”樊季没了郑阳这肉垫子,胸口瞬间冰冰凉,腹肌和腰肌都崩得紧紧的。

    两根狰狞粗硬的大鸡巴在原本狭小的屁眼里进进出出,美好的身体做着最原始最下流的律动,他们想把给自己整得都不像自己的这个老骚货送上天,送上性爱的巅峰,让他永远永远都离不开他们。

    樊季鸡巴又硬了,才刚刚抬头的小宝贝儿就被郑阳攥了满手。

    郑阳也是断续地低吼着:“你..你他妈就会欺负老子!”他一边儿说一边儿狠狠地操他,重重地撸着他,肆意宣泄着这么长时间自己的憋屈和患得患失。

    樊季俯视着自己身下的强健身躯,每一处肌肉都散发出迷人的阳刚气息,俊脸是即将射精前的微微痛苦的表情。而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硬邦邦的肌肉撞击着他,性感的喘息敲击着鼓膜,汗滴在他肩头。

    樊季一直承认自己是个以貌取人的low货,光是看着和想着这夹着自己操的两张漂亮年轻又一副老子天下没谁了的脸蛋他就硬得不行,他就想挨操。

    “扬扬、阳子.......啊.......”绵长的呻吟带起了哭腔,又一波高潮席卷了。

    “妈了个逼别他妈叫了......”。郑阳捏着樊季的乳头狂吼着,丝毫不在意幕天席地,他骨子里的恶劣因子蹭蹭地往外窜,他听不得这老骚货这么淫荡地叫着自己名字,生怕自己玩儿坏了自己心爱的这个人。

    两个人的嘴和手完全不停在樊季敏感烫人的身上点火,鸡巴更是疯狂耸动,克制着克制着却在樊季的哭喊声释放出最真实的自我,竞赛似的在柔软温暖的直肠里操着、干着。

    “啊.........你们丫兔崽子。”一声高亢的呻吟和软绵绵没杀伤力的咒骂,樊季软了的鸡巴喷了尿,热乎乎地浇了郑阳一身,把粉红色的真实面料的软塌浇了个透,直肠更是强有力地收缩挤压大鸡巴。

    “还他妈夹!”齐扬眯着眼睛调整呼吸,郑阳没射他也不能射!

    郑阳别尿了一身,说不恼火绝逼是假的,他猛地坐直了离开湿乎乎的垫子重重咬上樊季的脖子,尖牙故意顶着他大动脉的位置:“骚货,骚宝贝儿,敢在你老公身上尿尿?”

    樊季虽然还在高潮里,可脑子没空,对于尿了郑阳一身这事儿又有点儿不好意思又透着亢奋,复杂的情绪反倒让他彻底放开了,他搂起郑阳的脖子,也不受他咬脖子的威胁,故意夹紧了屁眼:“听你的啊,小傻逼.....”

    郑阳闷闷地吼着,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他在樊季直肠里射满了精液,同时甚至能感到跟自己正在喷精的鸡巴挨着的另外那根也紧绷着开始释放。

    樊季哭着搂着郑阳,被两个男人拥在中间,肌肤寸寸紧贴,他们比赛似的轻啄、安抚着怀里的人,浓浓的眷恋原本不该被他们这种身份的人拥有,被拿住了、被欺负了、被分享了,却已经放不开手了。

    把心尖儿上的人操软操哭操服,何等的快意!

    收拾战场其实就是收拾樊季,那俩完全不在乎自己光着还是穿着,却心照不宣地把樊季包得严严实实的。

    郑阳跳进池子里洗,还特别不爽地问一句:“操,这里边儿是不有你精子啊扬扬?”

    齐扬搂着樊季特别骄傲和嘚瑟:“对啊,浓度还挺高。”

    郑阳操了一声,赶紧洗吧洗吧就上来了。

    樊季看着他俩,一人就一条裤子,松松垮垮地挂在腰胯上,上半身都是精光的,上边儿或多或少都是自己留下的吻痕咬痕和指甲印,感到深深地无力,他竟然觉得画面特别美好。

    郑阳一把拉住樊季,一脸认真和如临大敌:“樊主任,你见了林大林二,还会对我这么好吗?”

    樊季心突然疼了一下,他是个普普通通的人,他有偏爱、同时还有难以割舍,他觉得自己自私又卑鄙,可如果可以,他愿意这样活下去。

    他拽着郑阳的头发拉进自己,轻轻亲了一口:“小傻逼,自信点儿。”

    人生最大的勇敢之一,就是经历欺骗和伤害之后,还能保持信任和喜爱爱的能力。他喜欢他们,或许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而现在还在继续。

    三个人挨着靠着往停车场走的路上看见一大片修剪齐整的草皮上趴着一辆纯黑的法拉利,俩男人坐在车顶上,穿着鞋的脚就那么放肆地踩在车顶或者机器盖子上。

    樊季本能地反感这种行为,这土鳖一样造型的车随便划个道子都是他挣不来的钱,就让他们这么糟践。

    黑灯瞎火的,在云上这样的地儿,这样的败家子儿他选择无视。

    “叔叔!”

    樊季停了,他知道这声叔叔的叫他呢,也听出来那是萧参!

    萧参、云上、法拉利、另一个男人....他越想越心颤,冲着法拉利的方向走过去。

    萧参已经从车顶下来了,一迈腿儿的事儿。

    樊季一把拉过他拦在身后护着,瞪着还在车顶上踩着机器盖子的男人,或者说叫男孩儿,一身一看就知道贵的衣服

    分卷阅读138

    分卷阅读138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