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36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36

    不了,粗暴地对待樊季上下两张嘴,那都是他的,必须吃他的鸡巴回应他的亲吻。

    “骚叔叔,你的小屁眼儿又紧回去了,又被老子干浪了吧?”说着他抽出大半截鸡巴再狠狠地一顶,直冲前列腺。

    樊季立马儿高潮,鸡巴抖了抖又射了一池子,直肠痉挛,榨出齐扬满满一管儿精,全交代给他屁股了。

    俩人抱在一起享受着高潮的余味,就着这一池子天然的地热掏着屁眼里的精液,樊季坐在水里的石台上,齐扬侧着挂在樊季身上被公主抱,勾着人脖子眼睛一转,一脸的坏:“你知道我第一次看见谁在这儿打炮儿吗?”

    樊季本身挺累的,又对这跟他不沾边儿的事儿没兴趣,只是恹恹地应付了一下:“谁?”

    齐扬呵呵一笑:“时春,上次在你作死试礼服的店里你见过,时辰他妹。”

    樊季记得很清楚,可那女的当时特别淡定地说她不认识时辰。

    “当时我才10岁吧,跟云野在这儿玩儿,战哥就在那水里操时春,云野当时看那小骚娘们儿给他哥舔鸡巴还冲上去要抢救他哥的命根子呢,现在想想...啧啧。”

    樊季心里特别不舒服,他忍不住问齐扬:“你们这些人,真的有心吗?”

    齐扬收了笑,蹭着樊季的脸:“战哥那种玩儿得跟鬼神不分的都能定下心来,我一定会比他宠时辰更宠你。”

    腻味了一会儿樊季实在撑不住了,泡得他脚踩棉花一样,齐扬先上去,抓了一条池子边上的浴巾拉樊季出水给他披上,自己光着都不嫌冷似的,他1米9的身高弯了腰侧靠在樊季肩膀上跟着他往里走,一边儿走一边儿说:“叔叔,你把人都榨干了,我要吃大腰子,补补肾嘛,不然下次怎么喂饱你?!”

    樊季揉揉他头推了一把:“给老子去把眼镜捞上来。”

    话没说完他就愣了,模模糊糊的视线里,华丽淫靡的粉红色软塌上坐着一个人,即便他没戴眼镜也能知道那是谁。

    郑阳从榻上站起来,两条长腿迈开了走向他俩,宫灯跟他完美的轮廓镀上光晕,他俊脸越来越近,能让樊季看清楚了以后就扎了他的心,还是那么好看,只是更落寞、更委屈,像被霜打了的茄子。说真的,自从那次谁都不想记起来的操蛋事儿以后,樊季眼里的郑阳都是这副德行,好皮囊下完全没了魂儿一样。

    齐扬倒是没多意外,只是继续贴着樊季。

    郑阳眼里只装得下樊季,他伸出手去摸他的的脸,以为樊季没躲闪而眼睛里焕出了神采:“樊主任,你冷不冷?”

    樊季摇头说不冷,他其实身上冷、气氛更冷,他不明白既然自己真的能给这位郑公子折磨成这个逼样儿,那当初在他想付出真心试着去接受的时候,郑阳是吃错了什么药。

    郑阳一把抱住樊季,冰凉的脸蹭着他脖子,热热的鼻息打在他肩窝,他抱了好久都不松手,闷闷地声音传出来:“樊主任,你抱抱我行吗?”

    樊季下意识抬起胳膊搂着他,慢慢地收紧。

    郑阳哭了,哽咽声儿压都压不住,樊季在自己马上要掉眼泪的时候特别牛逼地拉起他的头发抬起他的俊脸,甩手一巴掌抽在有着泪痕的俊脸上。

    “啪!”应该是没多疼,他不舍得。

    郑阳脸都没歪,含着眼泪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樊季指着他骂:“你娘们儿啊?啊?你这半死不活的逼样儿老子从三年前就开始看了,真鸡巴看腻味了!说了多少遍过去了过去了,你丫装个怨妇给谁看呢!”

    郑阳盯着他看,呼吸都不敢大声儿。

    樊季捏住他的脸问他:“郑阳,你喜欢我吗?”

    郑阳咬咬牙攥着他的胳膊:“你问这话是傻逼吗?”

    樊季凑近了他,眼里还是性爱过后的性感和勾人:“喜欢我就好好地操我,娘们儿才叽叽歪歪诉衷肠,小傻逼!”

    郑阳满眼的委屈慢慢化作风暴,捧起樊季的脸就亲:“樊主任,我给你舔鸡巴吧!你美了老子怎么都乐意。”

    齐扬啧了一声到底没忍心搞小动作,毕竟蹲樊季的日子他怎么熬过来的,他们就怎么熬过来的,不管是三年的杳无音信还是月余的束手无策.....过去了就当是晴天吧。

    郑阳亲着樊季往后退,自己坐在榻上,含满爱意和疯狂的眼睛抬起来看樊季:“樊主任,伺候完你口活儿,我....带你去医院看那俩傻逼....”

    1、无节操求不diss,对胃口了留言夸夸宝宝,实在看不过眼我们江湖再见就好;

    2、在艰苦地环境下(有报表、身后有人只敢用6号字码字等)日樊樊,宝宝心里苦;

    3、么么么么么么么啵!鸡鸡长31cm的本宝宝也是日天日地的!

    ☆、5、渡尽劫波、相逢一炮儿诉衷肠

    樊季听了郑阳这话有点儿犯楞,要说他心里不惦记林大林二那是假的,林大打架可以不提,可林二如果被干趴下那段三儿得是使了多大劲。

    郑阳环着他腰,侧脸贴在他肚子上,撸硬了樊季的鸡巴让他龟头抵着自己下巴轻蹭,心里苦,原本在情里他没占了先机,一路崎岖走过来乍见曙光的时候自己亲手给太阳按了回去,现在樊季鸡巴都攥在自己手里还能听着他发小的名字发呆。

    这个男人,禁欲的气息下蛰伏着最放荡的肉体,身体和欲望看似是被迫打开,其实他比谁都能在性爱中释放自己,可这个人终究也有心、也有情,他心里有偏爱。

    齐扬开始顶樊季的屁股,低下头啃他的脸颊,眼睛却是看向郑阳的,他又在明显的位置印下深深的吻痕跟樊季说:“先伺候好我们哥儿俩才带你去!”他又跟郑阳说:“你是傻逼吗?畏首畏尾的装什么孙子啊,要干痛快点儿不干滚蛋!”

    郑阳腾一下被点燃了,眼神儿也变了,没了唯唯诺诺只剩下攫取和不甘,他轻啃着樊季的龟头听着他细碎地咒骂,修长的手指毫不留情地捅进屁眼里,熟练又直接地按上前列腺。

    樊季爽得猝不及防,没有多余地挑弄和抠挖,直捣黄龙,这就是郑阳的脾性,他原本风流轻佻又率性妄为的一个浪荡子,为了他这么一个不值得的人,除了发狂就是试探试探还试探,仿佛好久没这么直截了当了。

    郑阳仰着头看他,手还在他直肠里一下是一下地按着,从樊季的角度往下看,迎接他的就是那小子湿漉漉地、夹杂着欲望还有委屈的眼神儿,他忍着前列腺被按压的爽劲儿捏起郑阳的下巴警告他:“不给老子伺候舒服了老子就甩你了。”

    这话让郑阳听了,心里就像炸弹炸了蜜蜂窝,既甜又扎心,他单手拉开自己的皮带解开扣子,嘶啦一声拉下拉链,抬起一点儿屁股脱下裤子踩在脚下,大鸡巴精神地晃着,他摸着樊季同样精神的鸡巴,看着他的脸张嘴吞了个深喉。

    “操!”樊季挺着腰慢慢地顶郑阳,用龟头擦着柔软的小舌头,却又不敢太快,怕郑阳太不舒服。

    他顶郑阳的同时齐扬

    分卷阅读136

    分卷阅读136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