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34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34

    脸的受伤和愤怒:“樊季,你真敢想!”老子为了你连赵云岭都得罪了、亲爹亲妈的话都不听了、前途都不要了,你藏着这样的心思。他又亲下去,在外人看来是多特么缱绻和缠绵,可唇间的温度依然冰冷,樊季没有安全感,而齐扬觉得自己的真心让狗吃了。

    “哟,这就开始了?不给哥介绍介绍啊扬子?”叶广昕跟齐扬是光屁股玩儿大的,只是因为太混蛋太不服管教,被老子扔进了冰天雪地里。就因为在俄罗斯呆了几年,他一回来还不知道自己搂着的田清明是什么路数、更不知道他想操一操的樊季是什么情况。

    齐扬小媳妇儿似的坐在樊季腿上,亲完了舔了舔他嘴唇对着叶广昕说:“广子,你身边儿那婊子得罪过我们樊主任,你看着办。”

    叶广昕操了一声看着田清明:“你不说你....”他没往下说,丢人,自己被个小情儿哄着说几句自己身家清白就信了。

    田清明汗都下来了,慌忙说:“叶少,您听我说,我原来是...是跟樊主任有点儿误会。”

    齐扬窝在樊季怀里笑得特别甜:“行,你跟我们樊主任是误会,那跟林司令呢?”

    叶广昕刚一回国就自己给自己整成笑话了,别提多闹应了。刚开始田清明站他跟前儿的时候,长得漂亮又看着干干净净的,还是学医的,他也没多想,还给带出来了,结果呢?连他叶大少都敢玩儿。

    叶家大少爷出了名儿的心狠薄情,他捏起田清明的脸笑呵呵地说:“这今天玩具,爱鸡巴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坏了算老子的,不玩儿就是不给我叶广昕脸。”

    话一出口田清明就疯了一样拉着叶广昕的胳膊求着:“叶少,我求您别这样,我错了,您饶了我。”

    在场的除了樊季一知半解,谁大概都知道叶广昕的话意味着什么,田清明基本就等于废了。也觉得齐扬是真狠,能有多大仇怨非把人往死里边儿整。

    叶广昕挥开他:“滚你妈的,敢骗老子,你他妈知道老子是谁吗敢骗老子!开始吧!先给内什么,屁眼勾给勾上。”

    田清明傻了,他直愣愣地站着,身上还是高级定制的衣服,戴着十几万的手表。

    樊季拍拍齐扬让他起来,他这会儿真坐不住了,屁眼里的药都化透了,一阵一阵地瘙痒,齐扬和自己的每一个微小动作都能牵动肛塞摩擦屁眼儿一阵阵酥麻,他问齐扬:“他得罪我了我能说句话吗?”

    齐扬还没说话叶广昕先抢答了:“你说,怎么都行,保证给你出口气。”

    樊季把齐扬推下去自己也拿着劲儿慢慢站起来,一换姿势又是一阵躁动,他脸一下红了,发迹也开始冒汗,腿软得都立不住,辛亏齐扬一把搂住他的腰。

    操........连叶广昕在内的几个看得清清楚楚,这骚货屁股里肯定是塞了什么玩意儿,这是发起骚来了,还会脸红呢,真棒。

    “扬子.....你的人不错,姓樊?”叶广昕眼睛原本好看,这会儿来来回回打量樊季和齐扬,想从他哥们儿身上找出哪怕一点儿玩儿的意思,可没找着。

    齐扬搂紧了樊季:“樊季,谁他妈都别惦记。”

    樊季的大名儿现在在圈子里特别响亮,谁都知道海棠门口那点儿破逼事儿,一个个背地里看笑话,明面儿里还好奇到底是什么样儿的货色能制造出这么大的风浪,今天算是见着了。

    樊季冲着完全不明所以的叶广昕说:“叶少今天是主吧?您发话了我也不客气,高抬贵手放了他。”

    叶广昕挺享受樊季这种冷冰冰清凉凉的语气的,可听他说放了田清明还是没管住嘴:“你傻逼吗?放了?”

    樊季被骂了这么一句也没什么挂不住,他就点头:“放了,让他滚就是了,叶少,行吗?”

    叶广昕让他这个微微上挑的、带着点儿请求意味的小问句拿住了,当时就说“行!”

    才刚要怎么着,齐扬瞪了丫一眼说:“我今儿来一是广子生日,二是想表个态,以后齐扬不再玩儿这些了,喝素酒、打牌都陪,花局谁约跟谁翻!”

    话一说完鸦雀无声,叶广昕眯着眼看他,也是一时半会儿没话说,齐扬锤了他胸一拳:“广子,礼物我让人送你家了,你准爱,今儿不陪了,先走回家伺候宝贝了。”

    他拉着樊季就往外走,一边儿走一边儿凑他耳边儿轻舔了一口:“叔叔,你湿了吗?咱们今儿玩儿野的好不好?”

    樊季先问他:“你刚才话什么意思?”

    齐扬亲他嘴角:“你又不是没听见,欺负人家。”

    “你今儿说不玩儿了,那之前就是一直没停?”樊季心里开始跳,如果齐扬说自己不在他身边儿这三年他还在玩儿,他觉得自己心会裂。

    齐扬不管他们连大厅的门儿都没走出去就把这傻逼不懂人心、不解风情的老东西压在墙上啃,狠厉的话从亲吻间逸出:“老子当了三年多和尚,你呢?你呢?”

    樊季最被咬疼了,心里却舒服了,他用温柔的节奏去抵抗齐扬的粗暴,慢慢把这记亲吻变得平稳、暧昧,他也咬齐扬的嘴:“老子今儿陪你玩儿。”

    1、明天应该是个3p吧,郑宝宝该出来了。然后是云宝宝,最后才是俩伤残孩子的认亲炮儿;

    2、这样的话也就趋于完结了,追文是个很容易皮的事儿,我全懂;

    3、老生常谈赵日天,有人疯狂喜欢他,也有人有了他连看都看不下去了,我做不到方方面面平衡,跟喜欢的小伙伴儿说声谢谢厚爱、跟不喜欢的小伙伴儿说声见谅~

    4、最近忙,更文没有保障,攒着吧,一个月之内正文完结。

    ☆、4、你骚我浪、不离不分

    云上公馆是城北隐形的高级会所,在红圈里算得上名号,背后是云家。

    漆黑的夜、秋冬交替,樊季一袭单衣觉得有点儿冷,齐扬拽着他往会所深处走,一路上灯跟不要钱似的,亮得遮掩了天上星月的光芒。

    云上其实是走纯的中式古风,有着大量的古砖雕、木雕、石雕等工艺,路上樊季也看见了一个个小场景,有露天的也有半透明的,过他眼的一件件家具岁月斑斓,看起来有老物件的感觉。

    齐扬给他拽到一处特别雅致的半敞开的砖木结构的厅房,那上边儿挂了一块匾:玉体横陈。半透的屏风后边儿只有一张贵妃软榻和一张条案,厅前是一汪池水,柔和的宫灯下泛着光泽。

    齐扬把条案上精致的各种淫具扒拉到地上,掐着他后脖子给他脸贴案子上,伸手去解他皮带,金属碰撞声儿、衣服摩擦声儿、以及男人的喘息声而都在深秋的夜里格外清晰。齐扬抽出樊季那条皮带扫了一眼:“叔叔,真乖啊,还带着扬扬给你做的皮带,嗯?”

    樊季以为一系列剧烈动作肛塞顶得难受,好容易裤子松了点儿,他难耐地向后顶着屁股想让屁眼儿舒服点儿,却被齐扬的大鼓包怼得死死的。他冷汗往外冒,点着头说:“一直...一直都戴着。”

    分卷阅读134

    分卷阅读134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