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25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25

    。

    林正一摆手:“云岭,这不用了。只是樊季这孩子先麻烦你了,他爸是我多年挚友,身体又不好,长时间见不着儿子怕是不妥。”

    赵云岭没置可否,正好337的专车也到了,一整个精英团队伺候着给人抬上车,人安顿好了赵云岭才主动朝林正伸出手:“林司令,云岭不周,跟您陪个不是。”

    樊季的事儿,他只字不提。

    赵云岭亲自给樊季从包间里抱出来,放在车里搂着回的瑞府,一路上樊季没一点儿样儿地赖在赵云岭腿上,给人家裤子都弄得褶巴了。

    赵云岭由着他,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摸摸他的头发和脸,目光深沉。

    樊季迷迷糊糊的就知道自己喝高了,这会儿眼睛都睁不开,脑子一团子浆糊,刚要张嘴,干干的两片嘴唇都粘一起了,费了劲儿才张开而且嗓子要冒烟儿了,他喉结滚了滚,干哑着嗓子叫了声念念。

    一口水喂进他嘴里,嘴对着嘴。

    “唔........”樊季强迫自己给眼睛睁开,映在眼里的就是赵云岭一张俊脸,黑漆漆的眸子放大在自己眼前,冒着些许怒火。

    “谁?嗯?”赵云岭早就把水喂过去了,嘴却没离开那干涩的唇,温柔地舔着吮着,亲吻间慢慢附上去半压着樊季。

    赵云岭慢慢地抬起头,看着樊季刚醒的样子,一副脆弱欠操的德行,他又低头亲了一口说:“姓林的看着你的纹身没勃起障碍?”

    樊季看得出来他情绪不好,而且这问题他没法回答,只是叫了声赵哥。

    赵云岭挑眉,玩儿着他耳垂儿轻轻地说:“赵哥?叫得不对。”

    樊季抿着嘴,敏感的地儿被一下下轻舔,鸡巴翘得更高。

    “叫声大鸡巴哥哥怎么样?”赵云岭正用大鸡巴蹭着樊季的肚子,前列腺液在平坦的小腹上留下水迹。

    樊季睁大了眼睛看他,全是不可置信。

    斯文儒雅的赵云岭、跋扈霸道的赵云岭、下流无耻的赵云岭,哪个才是他?能不能放了他?他樊季不是傻逼,知道赵云岭日子也不好过,就因为这个他才更他妈不懂。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站在多高的位置上,可那几个小崽子的态度他明白。这样的人为了他一个硬邦邦的老爷们儿,值吗?

    “又按耐不住寂寞找男人了?” 赵云岭的手从樊季的嘴唇抚摸到脖子、乳头,次次划过刚刚被烙下没多久的性爱痕迹,红了眼、扎了心,想着昨天段三儿打得还是轻了。

    樊季心里咯噔一下,他攥住赵云岭的手满眼的惊慌:“赵哥....不是...”他已经破罐儿破摔了,不能给林大林二拖下水。

    “叫我!”赵云岭掐着樊季的乳尖,用了三四成的力气,疼得樊季眼泪都下来了。

    “大.....”樊季清醒得不行不行的,赵云岭想要的答案卡在嗓子眼儿,他憋紫了脸也叫不出来。

    “骚货,我是谁?”赵云岭嘴里含着樊季红肿的乳头,时不时叼起来又弹回去。

    樊季身上的敏感点一一沦陷着,脑子却还转着,他知道昨儿晚上在海棠他跟林大林二干了,可这会儿他在赵云岭床上醒过来,他心里清楚一场博弈谁赢谁输。

    “大鸡巴哥哥.......嗯....”最羞耻的称呼从上边儿的嘴里叫出来,下边儿的小嘴儿已经被修长的手指头操进去了....

    俩人折腾了一人一身精,赵云岭眼里全是餍足,吃饱喝足的爽劲儿透过每个毛孔钻出来,他亲了正大喘特喘的樊季一口,拿手背擦他满脸的眼泪,放进嘴里是咸的。他揉着樊季的屁股调笑:“大鸡巴哥哥给小嘴儿喂饱了吗?”

    他以为樊季会因为脸红、因为害羞、因为太没边儿的黄腔不搭理他,可樊季倔强地抹了一把眼泪,毫不退缩地盯着他,眼里的情欲早早褪去,像个提上裤子爽完了就要滚蛋的负心汉。

    赵云岭才舒展的眉头又拧起来。

    “赵哥,我求您饶了他们。”樊季的语气是祈求和坚定。

    赵云岭整个人都凉下来了,连鸡巴都迅速地回缩,他冰冷的眼神儿能冻死随便一个人可不包括樊季。

    一把掀起樊季一条腿,三根手指头毫不费力气地捅进亮红的屁眼,抽出来的时候带着银丝和精液的苦涩腥气,手伸到樊季眼前:“没给你操爽?”

    樊季脸上的眼泪根本擦不干净,他豁出去了,这么长时间的震惊、憋闷、不解、委屈彻底爆发了,吃了熊心豹子胆一样在两只手被治住的情况下用脑门儿去撞赵云岭硬邦邦的胸膛:“你他妈为什么?为什么啊!我心里的赵哥……老子的赵哥不这样!”

    赵云岭扣住樊季一直不疼不痒撞着自己的头压在胸口……仰着头闭着眼。

    兄弟并肩,则他好他也好,谈笑风生、心无芥蒂;

    美人在侧,则互相折磨,即便抱在一起性器厮磨,心却遥不可及。

    就这么操蛋,他依旧不想就这样放开手。

    1、虐不虐的自在人心,宝宝也是没办法,毕竟我的赵日天是属于观众们的完美男二,却不是樊樊的,鞠躬致歉;

    2、我赵日天原本是个流氓的,不可能自始至终温文尔雅你们一定要懂~

    3、不接受任何diss~赵日天的肉所以都放彩蛋了,好恶随君;

    4、宝宝爱你们!

    ☆、14、赵云岭,你他妈能不能清醒点儿!

    这天段老板正在琉璃厂他私人会所里打牌,说是打牌其实就是陪几位客人消遣,金丝楠木的手工麻将牌,纹路并不太好看也照样儿千金难求,让牌桌上几位见多识广的大公子大领导都爱不释手。牌局前已经说好了,谁赢了算谁的。

    段老板刚点了一副清一色素龙,就算再是陪绑的心理也不爽得紧,正这会儿他手底下的人过来说门外边儿有人找,一个男的还带着一四五岁的小男孩儿。

    段老板风流惯了,情债数不过来,可带着崽子的男人来找还是头一回,想了又想都觉得不是要紧的事儿,就懒洋洋地问:“自报家门了吗?找我什么事儿?”

    手下摇摇头,说没有,还说那人说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儿。

    段三儿哼了一嗓子,心说这难不成还是弄个孩子来讹他的?他还就不怕这个,想着更懒得打理就吩咐下去:“说我没工夫,愿意等等着吧。”

    过了一个多小时,一锅牌打完了,段三儿输了十几万,顺手把金丝楠的麻将给了他心里的那个人,一切按部就班。

    这会儿想起来等他的那个带孩子来讹钱的傻逼了,段老板心情不错,给客人安排好了以后自己亲自出门打算看看,一看就他妈傻眼了。

    时辰穿着休闲的黑色猎装、黑裤子,怀里抱着一个已经睡着了的小男孩儿正来回溜达,孩子大概四五岁年纪,分量已经不轻了,可能是横着抱不动了,睡得软乎乎的把脑袋搭在时辰肩膀上。

    段三儿嘴里的烟都没叼住,一下儿掉鞋上了,他赶紧跑过去想叫时辰却被时辰一个噤声的手势给生生咽回去了,怕吵醒了睡得香

    分卷阅读125

    分卷阅读125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