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12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12

    了。”樊季前列腺被碰,反射性地弓起来享受。

    云野并拢了手指把着樊季屁股捅着他屁眼,不停地抠抠挖挖,动作带出来噗嗤噗嗤的声儿让两个人都着了火。

    樊季克制着不发出呻吟,屁眼就收缩得更狠,一缩一缩地去夹云野的手。

    云野骂了一声操,一只手保持着插屁眼的动作,另一单手解着自己裤子,急火火地往下拽弹出鸡巴,颤巍巍地凑过去蹭屁股上的润滑剂,红嫩的龟头戳在屁股蛋儿上,戳一下就陷下一个坑,再迅速复原。

    抽出手,不能再忍,云野挺着鸡巴就插进已经微微张开了的小嘴儿。

    “宝儿,我要狠狠地操你。”

    不给樊季回嘴的机会,云野已经开始顶了,啪啪啪啪几个凶狠的撞击后就是绵长又力道十足的律动,他就是要给樊季的浪叫撞出来。

    “啊......云野.....啊......”

    云野知道这老东西是舒服了,他发狠地手箍着樊季腰往自己鸡巴上压,一句回应都没有,只是急促性感地喘着、牟足劲儿就是干他,粗重的力度把樊季屁股撞红了、腰上留下掐痕。

    两个人汗水甩得哪儿都是,云野一点儿喘息的机会都不给他,顶得樊季连叫声都零碎得组织不起来,只能死死撑着地,承受着狂野的操弄,被迫享受着致命的性快感,在并不算隐秘只是没人顾得上的地儿被反常的云野直接操射。

    云野就是再疯也没忘了在要射的时候抽出来,他怒吼着射在樊季屁股和腰窝上,现在条件不允许,清理起来麻烦,他不能让樊季不舒服。

    痛快射完以后,云野粗重地喘气,他把樊季从地上拉起来从他背后搂住,好像刚才那龙精虎猛操人的不是他一样,只是埋在樊季脖子里慢慢平复喘息声儿、轻轻地蹭着他、浅浅地亲着他,还挤出一声对不起。

    樊季反手胡噜着他头发说了一声傻子。

    云野从他颈又闷闷地说话:“我不如他们吧?就我最废物。”

    樊季摇摇头示意他先起来,要说废物谁还能跟他比?

    俩人沉默地收拾野战战场,很快又人模狗样儿了。

    樊季捧起云野的脸,打量着他一脸的受挫和满眼的不甘,使劲儿晃了晃说:“你现在很棒,连我都知道后勤保障的重要性,你学这玩意儿的别说你不懂。”

    云野也捧着樊季的脸,他脸蛋儿还红着,透出性爱后被滋润的诱惑劲儿,难得表情又很认真,有种既清纯又放荡的极致混搭感,云野去跟他单纯地唇碰唇,亲出摒弃了色情的眷恋意味:“就算他们都比我好,你也别不要我,不然我就连脸都不要了,弄得你和你爸都没法活你信不信。”

    樊季乖乖地点头,老老实实让这难得不自信的孩子亲了又亲。

    回去的时候宿舍里的林成念和郑阳都睡着了,俩人光着膀子都睡着了,七扭八歪的还没盖被子,身边儿堆着血衣。第一天看这情景的时候挺灾难的,慢慢的也习惯了。

    猎人的训练不是排个队跑个操、拿着枪打打把式就完了,实弹训练真的能伤人、死人。医生就很忙,尤其是普外出身的这两位,简直要轮轴转,所以别说打炮儿了,多看樊季一眼的精神头儿都要没了。

    可穿上白大褂拎起药箱、尤其是需要进手术室的时候,俩人就跟打了鸡血一样亢奋,眼睛都发亮。这也许就是度生者的使命感、是救死扶伤的宿命感。

    樊季轻手轻脚地给他俩肚子上搭好毯子就看见陈金磊进来了,小陈儿做了一个出来的手势,仔细看竟然手直颤。

    樊季又看了睡得昏天黑地的这俩,确定俩人铬不着冻不着了才蹑手蹑脚走出去。

    门口不光陈金磊,还站着k。

    k也许四十来岁,又或者不到,毕竟白种人老得快,他有着特战队员一样健壮的身体,一身肌肉不让那些参训的大兵。

    这让特种兵们半死不活的总教官牵着一条双色牛头梗现在樊季的营房门口等他,而那条狗也就是训练中的1号。猎人有个规矩,1号永远是条狗,那是对士兵们的侮辱,告诉他们其实他们在训练中连条狗都不如。

    樊季对这位不速之客的到来带着本能的戒备,毕竟他是个毫无存在感的小护士一样的存在,他等着k说话,然而都不能确定他们能不能交流。

    “我是来请你帮忙的,医生。”k依然冷酷,他的话并不像请求倒像是命令:“只有你才能让sere发挥出最极致的效果。”

    1、今天短点儿,30号再见~

    2、隔壁开了新文,萧参是受,宝宝求包养;

    3、开了个微博:天才爱蒽批,一起浪哟,虽然现在东西少,会多的

    ☆、8、为什么(cp洁癖的慎入)

    “gavin!shit!”k看着屁颠儿屁颠儿跟着樊季走的牛头梗简直想弄死这养不熟的狗。听见主人发火儿,gavin驻足站了一会儿才不情不愿地回到k身边儿,瞪着狗眼看着他很喜欢的那个人走远了。

    k看了看樊季背影,又看了看自己的1号,转身进屋拨了个电话,打开了巨幅的显示屏,滋滋啦啦的通讯声里,屏幕里出现了人影。

    “prince~”k换上跟刚才凶神恶煞完全不同的一张脸,愉快地对着屏幕打招呼,不像猎人的总教官,倒像个顽皮的孩子。

    “说。”赵云岭穿着贴身的白色跨栏背心,包裹着他扇子面儿一样的上半身儿,下边儿穿着仅仅过了大腿根儿的黑色拳击短裤,左手的拳击绷带还缠着。一头黑发没用发胶固定着往后背,湿漉漉的还滴着汗珠,几缕刘海垂在额前。他重重地喘着气拿着通讯器站在真皮沙袋边儿上。

    “你在打拳?”k饶有兴趣地问。

    “手痒了。”赵云岭边儿上的人替他解着绷带,他又补了一句:“还有,叫我赵。”

    k哈哈大笑:“你不就是你们国家的王子吗?或者说太子?”

    赵云岭用毛巾随意地擦着脸和黑发,压根儿没有搭理k的意思。

    “好吧,赵,我想说你的宠物真的天真,或者说很听话?我告诉他行动内容他竟然答应了!上帝!”

    赵云岭眼睛黯了黯,结果旁边人递上来的雪茄夹在唇间:“关心则乱,而且他自卑了。”

    k中文不错,可有的还是不太懂,又难得还能看见这么本色的赵云岭,打量着超过一米的、真皮的吊式沙袋就开始调侃他:“这玩意儿有150磅吧,怎么样?”说着他做了个出拳的动作:“你还打得动吗?”

    赵云岭笑:“好久没打,还可以。”

    k突然笑得很暧昧:“赵,你的宠物会受不了的,那个中国男人看起来那么需要疼爱。”

    赵云岭用手往后背着头发,叼着烟挑着眉最后用一个国际通用手势结束了通话。

    南美雨林的傍晚能听见不知名的鸟叫声和野兽喉咙里滚出来的低吼。赵云岭仰起头轻笑,他来了四天了,又不止一次后悔了,他甚至觉得那个冲动妄为、脑子让狗吃了的人不

    分卷阅读112

    分卷阅读112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