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10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10

    后和脖子上的气息也更炽热。

    “樊主任,你最喜欢我了对不对?你....”他说着松开了对樊季的束缚给他转个身面对自己,黑暗中用手指触碰那柔软的嘴唇,指尖轻柔却不容抗拒地撬开他牙冠,擦碰着湿湿的舌头,林大埋下头亲上去。舌头疯狂地搅动、碰触,他兴奋地感受着樊季的回应。

    俩人的鸡紧贴着,互相感受着对方的硬挺,不自觉地都在拱,还想更近。

    林成念意犹未尽地从樊季嘴里退出来,半狠不狠地咬着他嘴唇,抓着他的手放在自己屁股上,说话都带着颤音:“樊主任,你...你操我吧!你想不想?”

    说完了好像松了一口气似的,又试图掩饰尴尬,一口就叼起樊季的耳垂含住,不断地挑弄,还时不时朝着耳洞呼出湿热的气息。

    樊季整个人都硬了,僵硬的硬。林成念跟他说什么玩意儿?他任林成念亲着他,急促的喘息间断断续续地说:“小兔崽子,你他妈疯了吧?”

    林成念抓着樊季的手让他揉自己屁股:“疯了,老子早疯了,让你这老骚货给害的,你操我吧,完后就别再跟我翻旧账了成吗?”

    樊季不是没想过操他,事实上当时在包间第一眼看见林大他就想操他,可现在真没这想法了,荒山野岭、什么措施都他妈没有,他怕林成念疼。

    然而这些心思他不可能说,他只能装逼:“老子被操习惯了,不乐意操人了。就你原来那鸡巴样儿,指望挨一次操就算了?”

    樊季抽回手,一把扯下林成念的短裤,在林大一声抽气里扯下自己的,两根精神的鸡巴终于挣脱了束缚厮磨在一起,热腾腾、气势汹汹,同样的男性生殖器,突破了禁忌互相取悦着。

    樊季咬着林成念耳朵,说话间还舔着林大右边儿耳垂儿上的耳洞:“咱们今儿玩儿点儿不一样的。”

    骚货!

    林成念真想狠狠给他就地按了,扒开他的骚屁股操进他的屁眼,肆无忌惮地发泄自己的憋屈、后悔和性欲,操得这实打实的表哥撅起屁股求他更粗暴地玩儿他。

    可不能,他怕伤了他,这人现在简直是捧手里怕掉了、含嘴里怕化了,就是安安全全四平八稳的,还怕别人抢,林成念觉得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报应不爽。

    他修长有力地手包着两根鸡巴有节奏地撸着,生怕没给他哥伺候好了,听着樊季低低地浪叫、又感到他乳头挺起来,屁股不断往自己这边儿拱的时候,林大少爷才松口气,这是给这骚货玩儿爽了,他一手撸着、一手揉着樊季屁股,还把身子拱起来去叼他乳头,细碎的孟浪话从唇与乳头的缝隙里溢出来:“给你玩儿得爽吗,哥?”

    就这一声哥,差点儿给樊季喊射了,他操了一声主动去跟林成念蹭鸡巴:“谁他妈是你哥,跟谁学得这么骚!”三年没见了,林成念鸡巴能老实吗?在自己纠结于一个田清明的时候,是不是有成百上千个田清明等着爬林大公子的床?

    “你...跟你学的,可就是没你骚!”林成念托起樊季的屁股,自己微微弯腿,把鸡巴插进他白嫩的大腿根里夹好,大腿的嫩肉和软绵绵脆弱的睾丸包裹着鸡巴,他低吼了一声开始插腿。

    樊季勾着他脖子胡乱地亲着,配合着紧紧夹着大腿:“你...你他妈太监啊?狠点儿!”

    林成念觉得骂人都能骂得这么骚的就只有这个姓樊的了,这会儿快被他迷得都不知道姓什么了,一口咬上他喉结:“明天要办正事儿,先给你挠挠痒,回家操你三天三夜。”

    樊季的鸡巴被林大那双漂亮的手伺候得正舒服,腿间火辣辣地疼,大鸡巴蹭着会阴刮着蛋,又是打野战,禁忌感、羞耻感催化出成倍的刺激和快感,他鸡巴开始涨,仿佛林大再摸一下就能射。

    樊季粗鲁地拍开林成念的手,发狠地攥着自己鸡巴不懂,粗重地喘着气问:“你...你快了吗?”

    林成念插大腿正插得美,听了这话就有点儿不乐意:“说他妈什么呢,看不起我。”

    樊季强压着射精的欲望,伸手掏林大的蛋,急切地爱抚,让林大猝不及防爽得直呻吟:“你....你快点儿,一起....一起.....对...对个火儿。”

    林成念欢场纵横好多年,一下就懂了,他牟足了劲儿给了樊季屁股一巴掌:“操,你他妈骚死算了!”嘴上这么说,胯下动作就快了,顶撞间掐起樊季的脸:“说,你他妈跟谁对过?”

    樊季忍得辛苦:“没....没有,想跟你试试。”

    林成念心里舒服了,更卖力气地操大腿,龟头一次次划过剧烈收缩的小屁眼,特别带劲,感觉自己的蛋紧了,林大迅速地抽出鸡巴开始撸,龟头或是捧着樊季的柱身或是直接顶着他的马眼,一想着那老骚货竟然主动提出对火儿,林成念已经进入射精状态,他扬起修长性感的脖子,加快了撸,嘴里低吼着:“快....老子要射了.....哥.....一起射。”

    樊季一声操也开始撸,眼看着两根鸡巴在手里乱颤,仿佛本能一样,他攥好自己的鸡巴,又握住林成念攥着鸡巴的手,马眼对上马眼,那一瞬间俩人都射了,疯狂地感受着射出来的东西混着别人的东西浇回到自己的射精孔里,彻彻底底地对了个火儿。

    这么玩儿的刺激感一点儿不比真刀真枪来得少,林成念着迷地亲着樊季,俩人的精液顺着耻毛往下滴。樊季也是平复了半天才想起问:“干嘛叫哥?”

    林成念咬他嘴角:“操哥更带劲啊。”

    他一到了基地先找林成忆,哥儿俩在这个问题上出奇地一致,就是等训练结束了回国以后再跟樊季认亲,这事儿对他们来说是惊喜,可对樊季则是未必。情敌太多,贸然说出来以后横生枝节就完逼蛋了,林家哥儿俩不会去冒这个险。

    第二天,南美的阳光还没照到营地,集结号已经响起,闻名遐迩又让人闻风丧胆,却又是全世界特战队员趋之若鹜的猎人学校魔鬼月正式揭开面纱。

    没有国际、没有区域、没有名字、没有军衔、甚至没有代号,这就是猎人。统一着装,都是蛙服,统一配枪,目前都是中国制造的改良95式突击步枪,每个人只是个代号。

    林成忆和姜起,一个5号一个13号,西方人最最忌讳的数字。

    跟着总后负责后勤保障的云野站在房顶上看着下边儿列队,下垂眼里都是愤恨,不加掩饰地怒瞪着做训练动员的k破口大骂:“这他妈欠操的洋鬼子,不带这么欺负人的,他们丫不愿意要的号给咱们的军人。”

    边儿上人还来不及说什么,k的动员都结束了,满打满算也就1分钟,跟天朝的领导讲话完全不是一风格,他已经下了令,特种兵们飞速地背起背包,开始了本次训练课的第一个科目:20分钟内负重15公斤武装越野。

    所谓魔鬼,就是一次次挑战极限,打破任何不可能的说法。

    第一天就是下马威,

    分卷阅读110

    分卷阅读110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