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06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06

    ,更不想在这人身上浪费时间了,他打算调头走,被一只大手抓了胳膊。

    “我们扯平,你真是个有意思的家伙,我带你去中国人的地盘。”兰德尔一挑眉毛放开樊季就一个跨步就走在他前边儿。

    樊季跟着他,从身后审视着,心里挺感慨的,外国人都是吃大粪长大的可能,他的几个崽子在黄种人里就是高大威猛了,眼前这个甚至比现在最结实的林成忆还要壮一圈儿,肩膀宽得什么似的,恐怕比云野个头儿还猛。他不禁有点儿担心,听说猎人不但训练还要演习和实战,林成忆要是碰上这样的对手,挺不好对付的吧。

    神游间樊季就放松了警惕,在路过半封闭的破旧炮楼的时候被前边儿的兰德尔以疾风骤雨一样的快的动作粗暴地卷进去抵在墙角。

    这个外国男人的呼吸开始急促,直接低头试图去亲樊季的脖子,被樊季玩儿命似的避开,樊季也管不了这傻逼能不能听懂博大精深地中国式骂街,劈头盖脸就招呼:“操!你他妈滚,臭傻逼。”

    兰德尔看着他,蓝眼睛不光有好奇还有着国际通用版本的情欲,他毫不费力地钳制着这个看起来非常美味的中国男人,声音变得危险而诱惑:“宝贝儿,你骂得可真难听。早就告诉你我是个中国通。”说着,他攥起樊季两只手左右分开压在墙面上:“尤其喜欢中国男人,你这样的最能让我勃起,樊....”

    樊季连挣扎都做不到,浑身上下被制住,眼睁睁看着兰德尔的大腿挤进他的腿间,樊季心里拔凉拔凉的,想着林二在浴房跟他说的话:这营地里随便一人都能像我今天这样...像我这样一只手就给你拉进一个地儿,狠狠地操你。

    “我有男朋友,同样在猎人。”樊季做着无畏地挣扎,试图唤醒一头被性欲冲昏了头脑的外国野兽。

    “我不在乎,樊,我们这行儿闭上眼也许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我们只遵循欲望,让我带你上天堂....”兰德尔的说话声音越来越轻,嘴唇已经贴上樊季的脖子,带着烫人的温度。

    “砰!”震耳欲聋的枪声在俩人不远处的地面上炸开,石头子儿、墙皮和灰尘打在兰德尔护着樊季的身体上。

    “shit!”兰德尔一手搂着樊季转过身,在看到来人的时候眼里出现了不可思议。

    猎人这次训练课程的代号是494,而站在他们不远处的男人是494的执行总指挥k?赛尔特。

    兰德尔收起了玩世不恭,死死卡着樊季不撒手,跟k对峙着:“hi,k,请问有什么事吗?”

    k用英语在回答兰德尔,大概意思就是让放了樊季。

    兰德尔也换上英语,俩人说了没两句兰德尔就极不情愿地撒开了樊季,只是非常没节操地偷了个香,用中文凑在耳边说:“宝贝儿,我们只能等下次了,我会让你爱上我的大阳具。”

    樊季就一句:“滚你妈逼。”

    兰德尔一步三回头地走了,他走远了也不忘了大声喊:“我亲爱的樊,记住,兰德尔爱你!”

    k鹰隼一样的眼睛给樊季做着全身扫描,樊季看得出来那审视里是包含了轻蔑的程度的。

    k就一句with me,就踏着大步子走了,樊季别无选择,只能跟着这个陌生的外国男人走,异国他乡、遍地的危险分子,他格外想他的小崽子们。

    k一路上没跟樊季再说一个字,给他领到一个即便再白痴也能认得出来的地儿就扭头走了,走回自己相当舒适的简易彩钢棚大house才开了手机按下音频通话。

    几乎是立刻地就接通了。

    “k,我在开会。”电话里传来带有金属质感的男性声音。

    “赵,你的宠物真的很...怎么说呢,很让人意外。”

    “我20号到,见面细聊。”

    “cool~我期待和你重逢,再见,亲爱的赵。”

    樊季一掀门帘进了自己的大帐篷立马就退出来,原地四处看了看确定这真是自己那一顶才又进去。里边儿有个裸男,地上乱七八糟堆着血了呼啦的几件衣服,看起来十分惊悚。

    郑阳看起来有点儿疲倦,光着屁股坐在樊季的那张床垫子上抽着烟,不眨眼似的盯着他看。

    樊季被烟味儿呛得可以,又不愿意掀开帘子让人看郑阳裸体,加上刚才被个外国流氓刺激,这会儿脸色就不好,他过去就抽走郑阳嘴里的烟,狠狠给踩灭了,指着他骂:“你他妈暴露狂啊?穿上。”

    郑阳说:“我又没在别处脱,刚有个临时手术,宝贝儿,我有点儿累。”

    他跟林成念刚到就碰见一起恶性事件,具体的国家和地区他问都没问,林大已经去找林二了,郑阳穿上手术服就进了临时搭建的手术室,极其简陋的环境下一站就是四五个小时。

    樊季没理他,只是默默打开自己的背囊,择出一条大裤衩和一件背心递给郑阳:“穿上。”

    郑阳看着樊季,凑过去一口咬住樊季伸过来给他递衣服的手。

    樊季嘶地一声甩开:“你他妈属狗啊!”

    郑阳咧嘴一笑:“宝贝儿,见着你怎么能是穿衣服呢?”

    樊季真想给背心裤衩儿拽丫脸上,又觉得即便是耍流氓也是郑阳耍起来他心里踏实,叹了口气,竟然去给郑阳套背心儿。

    郑阳一个激灵一声我操,傻逼似的由着樊季把背心套在自己脑袋上,还跟伺候孩子似的把胳膊也拽出来,他楞柯柯地看着一脸老妈子的樊季:“樊....樊主任...”

    樊季说:“你去澡堂子洗洗吧,回来好好歇着。”

    郑阳单膝跪着,一把搂着樊季的腰,在他肚子上蹭啊蹭的:“樊主任,你是不是不再生我气了?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

    樊季真的想伸手去摸摸他的头,最终是没有,只是叹了口气。

    “樊主任,你在被我操到高潮虚脱以后说你喜欢林成念....”郑阳的声音闷闷地,可一字一句扎着樊季的心,他从来不知道自己还干过这事儿。

    “你自己跑青川峡去了,不光林成念想你,我也想你,可你只给林大打电话,你想过我没有?”

    “樊季你知道吗?林大跟田清明上床这个事儿时候你自己什么德行嘛?我看不下去了,真的他妈想弄死你,可我又不舍得....我当时就觉得你真他妈贱,我比你还贱!”

    “别说了郑阳。”樊季使劲儿揉了揉他头发。

    “我都不怪你了,你也别再贼着老子过去不放了成不成?咱们好好的。”郑阳隔着衣服亲着樊季肚子,说出来的话有点儿哽咽:“宝贝儿你知道吗?每天都会死好多人,我在科室里每天都能看见死人,看见死人的家属,那玩意儿一开始正式工作时候我真受不了,那会儿我差点儿就抑郁了,你...你他妈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要不是傻逼林成念,我也许就废了.....”

    他们是从小一起玩儿大的兄弟,20多年形影不离,或许有什么结困住了他们,却最终任何阴翳也不能真的蒙蔽他们的心。

    分卷阅读106

    分卷阅读106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