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04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04

    无所事事的,就像军职医院那副院长说的似的,他其实全程都不会有什么事儿,那人满盘的如意小算盘给太子爷惹得怒脱了形,今后仕途无望了。

    这些身为当事人的樊季一无所知,就是有人没心没肺地享受着万千宠爱而不自知。

    闲下来他就想他的小兔崽子们,或者说早不能叫小兔崽子了。

    从玩得人鬼不分的荒诞到如今各司其职、振翅欲展,只三年时间。这转变说起来跟玄幻小说一样,樊季却觉得一点儿不突兀。

    这样的男人拥有一个就是得之我幸了,他拥有五个。天与壤、云和泥,的确是平行线,但终究共存于世,保不齐哪天就相交了,既来之则安之就好。

    想着想着,樊季浑身骤然升温,跟温度、南美雨林的闷热无关,那是欲望、是想。

    樊季眼看着自己的鸡儿直愣愣往上翘,骂了一声操,不方便自己撸,又没有卫生间,硬生生坐那儿修佛,眼巴巴等着那玩意儿自己老实下去。

    一起一落间,一身的汗。樊季不甚情愿又带点儿小兴奋和小邪念地往公共浴室走。他是一天生的爱雄性,自打自己已经被五个把家虎一样的男人盘踞,没见过别的男人光屁股。

    脱光了一进澡堂子樊季就觉得自己这均匀柔韧的身板儿真拿不出手,最要命的是那些黏在他身上的目光带着毫不掩饰的放荡和明示,口哨声和脏话一路就没断。

    恼火间,腰被一搂,他直接被一股怪力搂进死角里的一个洗澡间。

    狭窄逼仄的洗澡间里的两个人赤身相博,贴在樊季身上的人喷在他颈间的热气比浴室里的温度还高、还湿…

    林成忆把樊季压覆在潮湿坚硬的墙上,把自己强壮的后背和翘臀大大方方地对外展示着,即使是死角也不是没人会过来,他完全不怕人看,可他的宝贝大骚货不能给别人看。

    惊愕、刺激、亢奋、禁忌感和被窥视欲,种种揉在一起就是铺天盖地的欲火。

    樊季胳膊抬起来贴在墙面上,把脸埋在小臂和墙之间,隐忍地喘着。

    林成忆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润滑剂哗啦哗啦地往自己鸡巴和樊季臀缝里浇,微微凉的东西流进敏感的地儿,樊季轻轻一声呻吟,彻底点燃了林二的火。

    咕叽……直接捅进去两根手指头搅和,没有任何调情的意思,单纯地扩张,啧啧、叽咕叽咕的指插声儿隐在嘈杂的公共大浴房里,却扣击着相对封闭空间里这两个男人的心。

    手指抽出,硕大黏腻的龟头抵上张开了的小嘴儿,随着漂亮的腰线带动臀线一个滑动,龟头捅开括约肌,然后一寸一寸把大鸡巴埋进直肠。

    几乎没有适应时间,林二已经把疯狂地甩着腰开操了。粗长的鸡巴飞速地在樊季两瓣屁股中间进出,快得让人眼晕。

    樊季被他钢铁一样的胳膊固定得好好的,在林成忆歇斯底里地冲撞中都能基本保障稳定性,只有厚厚的屁股被撞得嫩肉乱颤,让人脸红耳热的啪啪啪声。

    纯敞开似的隔间里一眼就能看见高大刚猛的古铜色背影,宽得像一堵墙一样的肩背完全挡住身前承欢的身体,劲窄的腰身、结实上翘的屁股开了马达一样挺动着,大长腿戳在地上支撑着强壮的身体。

    这漂亮惹眼的身体做着最原始、最下流的公共区域性交,却让人忍不住去欣赏、去遐想这身体覆盖下那另外一具身体……

    中国人给人的感觉向来是保守的、安分的,这让人血脉喷张的半野合原本就让一群外籍兵看傻了、看硬了。

    林成忆狠狠地掰大樊季的臀缝,一眨不眨地盯着被撑得光滑的穴眼儿一口一口吃自己鸡巴,他埋下头咬住他布满汗水的肩胛骨,低吼着开始最强劲地冲刺,再鸡巴膨胀到最大的时候一声嘶吼坚决地抽出来,在樊季屁股缝儿间胡乱地磨蹭着,射出汩汩的精液。

    一场如行军一般雷厉风行的酣畅性爱。

    从被搂进隔间到俩人都交代出来,樊季还是浑浑噩噩的,俩人甚至一句话都没说。

    林成忆叼咬着樊季的肉,含糊地说话,语气是暴躁的,并没有做爱以后的神清气爽:“告你,这营地里随便一人都能像我今天这样!”

    林成忆泄愤似的撕扯着樊季,他今天眼看着这不让人省心的玩意儿光着屁股大摇大摆地去了荷尔蒙乱窜的浴房,没晒过的大白屁股左右扭搭着,没有一点儿危机感,瞎黢黢的还往人下三路瞄呢。

    真的随便一条胳膊就能像他刚才一样给他掳进隔间为所欲为……他都不敢去想这后果。

    樊季懂他意思了,又想起那不绝于耳的糙话和口哨,他鬼使神差轻声软语地来了一句:“错了……”

    林成忆使劲儿给了他一口,嘴里说声操,还被挤在他和樊季之间的鸡巴精神地跳动。

    “二哥给你操得爽吗?骚叔叔…”

    樊季猛回头,看见齐扬挺着屌往他们这边儿逼近,他说话声儿在偌大的浴房里生出回音,这里边儿似乎已经没别人了。

    齐扬看着樊季一脸的潮红,眼神儿湿漉漉的,被林成忆霸道地钳制在身下,快走了两步到他跟前儿,捏着他脸堵住他的嘴亲,他委委屈屈地一边亲一边说:“我房子都给你买好了,你偷偷跑回来,你真他妈不是人……”

    樊季回应着齐扬的热吻,任他给自己的脸捏得大疼,他双手顺着齐扬的肌肉线条往上摸,直到扶住他的俊脸。齐扬动作停住,似乎没想到这老东西今天竟是这么煽情。

    樊季趁他愣神儿,试探着的舔吻那停下来不知所措的嘴唇,得到恨不能给他吃了一样的回应。而身后的两只手也越来越不安分,硕大的龟头一次次捅进已经酥软的屁眼儿,又退出来,温柔地挑逗着。

    齐扬深邃的眼睛发红,他动作十分粗鲁地从林成忆的束缚里把樊季转向自己, 疯狂的吻落他喉结、锁骨,舔吻他胸口已经翘得高高的乳头,那地方就是好像在告诉肆虐他的男人,他开始浪。

    “别…别留印儿……”樊季被亲得发懵,难得还能说出这么一句理智的话。

    言语间被齐扬一把托住了屁股,整个人挂在他身上,火热的龟头湿乎乎地顶着他会阴和蛋连接的地儿。

    “唔……扬扬……”樊季失神地呢喃,引燃了前后两个人。

    “乖叔叔……”齐扬兜着樊季的屁股可劲儿亲他,挑衅地看着林成忆。

    林二不动声色,宽阔的后背抵靠在粗糙的墙壁上,腰腹用力,下盘扎稳,做出一个后背靠墙、小腿儿正面抵着对面墙的高难度马步,他拍拍自己紧绷着吃着劲儿的大腿:“放下来,扬扬。”

    齐扬带着点儿不甘心看着林二一身硬邦邦的腱子肉和高难度的姿势,双手从托屁股变成搂着樊季后背,一点点往下放,屁眼红艳艳张开着,给渗着前列腺液虎视眈眈等着的大鸡巴一点点套进去……

    “啊…鸡巴太长了你!”樊季抓救命稻草一般biao着齐扬脖子不撒手。

    齐扬安抚般舔着樊季脸上脖子上的汗,嘴上邪气地一笑

    分卷阅读104

    分卷阅读104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