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94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94

    云野没说话,他爸刚才态度很坚决,就算没有赵云岭这事儿,他也不可能接受他最宝贝的儿子跟个男人混在一起,大的那个不管真的假的能生孩子,生出来那个确实是他们老云家的,小的这个无论如何也别做这种春秋大梦。

    云野亲了樊季一口:“别胡说八道,你不是狐狸精!你是骚货精。”

    樊季一脚踢上去笑:“去你妈的。”

    云野还是被叫走了,樊季一点儿都不怪云野他爸,即便是自己也不乐意自己儿子不结婚娶媳妇儿,跟个男的鬼混。云野心疼得什么似的,觉得自己让他受委屈了,说宝儿你把心放肚子里,我就是什么都不要了也得要你。

    云野破天荒没磨樊季,俩人收拾好了就开车出门了。

    “带你见个人。”云野拉着樊季的手往香山一个大院儿里走。

    樊季挺好奇就问:“谁?”

    警卫打开一个小独栋的大门,里边儿已经停了一辆黑色奔驰。云野一笑:“应该说是俩,一个你肯定想见,一个你不见也得见,你男人的承诺。”

    沙发上端坐着精致的女子,樊季眼前一亮,快步走过去,嘴里叫着霁云。

    王霁云站起来,看着樊季就忍不住流眼泪,美人儿一哭男人都心疼,樊季有点儿手忙脚乱,就是不会哄。

    王霁云拿出纸巾擦眼泪,眼妆有一点点晕染,看着更楚楚可怜,她扑进樊季怀里又开始哭,樊季只能轻拍她后背由着她哭,心里其实也百感交集。想着王霁云的摸样儿看起来不错,她这种家世又长得漂亮的姑娘断然身边儿是追求者不断的,不知道她找没找到好归宿。

    王霁云终于哭够了,心疼地说:“樊樊,你过得好吗?”

    樊季点点头,替她擦眼泪说:“我挺好的,你呢?”

    王霁云看了云野一眼,笑得挺坦然:“我也挺好,尤其看见你。”

    说完这话,她咬了咬嘴唇才又说:“我是后来才知道我哥对你....他是混蛋,幸亏你没跟我结婚,不然会受委屈的。”

    俩人久别重逢,王霁云没完没了地说,云野终于看不下去了,走过去霸道地搂着樊季,对王霁云倒是客气:“王姐,快回去吧,宋诚可怕你跑了。”

    樊季傻逼似的重复了一下:“宋诚?”说完了想起来了,心里一阵唏嘘,有权有钱有貌的一权二代,最关键喜欢女人,就光凭这就比他强。

    王霁云拍拍樊季脸蛋儿:“樊樊,他们....好像真的喜欢你的,我也不瞒你,我家已经失势了,我哥更是这辈子都仕途无望了。”

    樊季傻逼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跟林家、齐家、郑家半斤八两的老王家短短三年就败落了,听王霁云那意思跟那几个王八蛋有关。

    王霁云却好像一点儿也没介怀:“其实也不是坏事儿,我哥那样迟早要出事,现在我家就是败了,好歹不至于出人命,对我哥和我爸也许是个好事儿。你看我现在不挺好?!”

    云野一翻白眼儿,心说宋诚拿你当亲妈似的,你自然是好的。

    王霁云临走之前给樊季打气,她说樊樊,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多有魅力,别躲了,又躲不了,不如给自己一个机会,选心里最喜欢的。

    樊季说看着你挺好我就比什么都高兴了。

    云野走过来跟王霁云说:“王姐,如果你是个男的,王家兴许能继续走下去。”

    王霁云说:“我要是男的,你们一个两个的都他妈没戏,樊樊准就喜欢我了。”

    王霁云走了,樊季才看云野,云少爷一脸的复杂,有惊讶、有嫉妒、有不甘。

    樊季皱眉头:“傻了你?王家到底怎么回事儿?”

    云野抱着他,弓着腰给自己脸埋在他颈窝:“你怎么对她那么温柔,你又不喜欢女的。”

    樊季叹气:“我是真想喜欢她。”

    云野打了个电话,跟樊季坐沙发上喝茶抽烟,不一会儿门开了,进来的人是王霁尧。

    三人见面,脸色都不怎么好,王霁尧先开口叫声云主任。

    云野一摆手,自嘲地说:“不是了,跟你一样,得罪人了。王霁尧,你记得我说过吗?让你跪我媳妇儿跟前儿?”

    王霁尧早没了当年嚣张的样儿,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樊季到底是心善的,即便当年王霁尧那么阴他,这会儿还是说:“云野,用不着,再说他是霁云她哥。”

    云野冷得掉冰碴子的眼睛瞪着王霁尧,真是他妈不想就这么便宜了这傻逼。

    王霁尧也看着云野,那眼神儿让他能做了噩梦,他怎么也不能忘了自己当年意气风发在忻州等着镀完金说不定直接奔边疆了,回来就进中央了。

    乐极则生悲,他和他们老王家太自负了,忘了忻州是什么地儿,那是山西重镇,煤老板一抓一把,地恨不能都挖空了,富得流油儿也一步一地雷。搁平时,并不像新闻联播里那么清平世界,瓦斯爆炸、煤尘爆炸、火灾、突水和透水这些事故层出不穷。每个煤矿企业一年一两个死亡指标根本不够使。

    王霁尧没当回事儿,可偏就他出了事儿。

    530忻州姜家洼重大透水事故直接砸下来,一下死了77个旷工,直接经济损失好几千万。王霁尧傻了,王家也傻了,连夜就疏通关系,试图给他家人找个替罪羊,却被捷足先登,早有人告上中央,彻底没跑儿了。

    这事儿就是一导火索,副国级的大脑袋亲自在事故专题研究会上严肃批评了王家这种出了问题还试图掩盖的劣迹,紧接着,几纸实名举报信就递上了中纪委领导的桌上。

    权利到了王家层次,稍微查查就能查出一堆的问题,即便是家族旁支,屎盆子也是会扣上。明眼人都知道王家这是得罪人了,话不多说,效率惊人。

    王家不知道是谁,可王霁尧清清楚楚,他从忻州一回京就被人请去了,巨大的两扇户门打开以后,屋里坐着五个男人,不同的画风却一样的耀眼,他当时就明白怎么回事儿了,也没想过这几个人真的会为了一老男人去对付他。

    齐扬插着兜儿踱过来,王霁尧已经不矮,却得抬起头看他。

    齐小公子笑得牲畜无害,说话声儿也好听,听在王霁尧耳朵里却字字带着寒气儿:“忻州好地儿啊,本来想给你按那儿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八年的,想着早晚得有一天出大事儿。”说着一口烟喷在王霁尧脸上,呛得他咳嗽:“没成想你还真是个倒霉催的,这么快就出事儿了。”

    林成念咬着后槽牙恨不能吃了他:“傻逼,让你算你老子,你他妈去死吧!”

    王霁尧得承认自己栽了,还他妈给自己老家儿害了。

    现在这会儿他对着樊季,心里真是恨他,却连个不恭敬的眼神儿都不敢露出来,社会就这样,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你无力反抗。

    云野这会儿心思也没在王霁尧这儿了,他同样也在想,也在等,再过五年,姓赵的老东西怕不能再这么作威作福。

    王霁尧滚蛋了,云野突然觉得挺累,没有在媳妇儿跟前儿炫耀的喜悦,却强撑了问他:“怎

    分卷阅读94

    分卷阅读94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