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90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90

    降在一群既有理论基础又有基层工作经验的干部里边儿的一只纯菜鸟,虽然老干部们表面上对他毕恭毕敬,心里是及其看不起的,可能顺带手儿连总后的大脑袋都鄙视了一番。半个学期下来就不一样了,我们云少爷已经算是国防大学里的风云人物了,这次不因为姓云、不因为英俊,单凭一纸成绩单!

    奔驰车里的气氛灯被云野恶俗地开成了粉红色,他近距离地俯视着樊季的脸,温暖的手轻抚着眼角微微显现的鱼尾纹,那是正常岁月留下的轻微痕迹,云野却生了气,他跑了三年,错过了自己的成长,而自己也错过了他的皱纹。

    心里纵然千般滋味,吐出来的语气却不自觉地温柔委屈,云野的手从樊季后脑间的头发插进去,顺着往上捋,揪起头顶的发,咬下他那不正经的眼镜,对上那双同样隐忍着渴望的眼睛,额头相贴:“你抛弃了老子三年,现在犯在老子手里,你自己说让老子怎么罚你?”

    樊季感受着云野喷在他脸上急切的气息,微微叹着气,兜兜转转三年,回到原点,更难面对。每一个都更出色更耀眼,也对他更势在必得。

    云野才他妈不知道这老东西心里乱七八糟琢磨什么,发了狠一样自顾自说着:“你他妈甩手滚蛋了,明面儿上段三儿暗地里赵云岭的,你他妈逍遥快活了,老子呢?”说着说着云野就激动了,手上使了劲儿揪着他头发,从鼻梁子啃到鼻尖,最后一口咬上嘴唇:“老子要罚你,罚你个老没良心的。”

    樊季也开始咬他,他同样压抑,比他们每个甚至都苦闷,他何德何能承受他们如此浓烈炽热的情感?樊季一把搂住云野的脖子主动去跟他对咬,血腥气丝丝渗透在唇齿间,细碎的话语被吞噬在兽性的亲吻间:“我不逍遥......三年我也一直在想你们。”

    云野是手蹂躏着樊季的乳头,掌心蹭了几下那小豆豆就挺起来,被捏着拉拽,动作不温柔,拉动间又疼又涨没快感,所以樊季最烦被玩儿奶子,他推着云野在他胸前蠕动的大头:“滚蛋,吃奶找女人去。”

    就这一句普普通通从前做爱也没少说过的话不知道怎么触动了云野,他突然立起身子,启齿咔嚓毫无美感和情趣地解樊季的裤子,分分钟扒下来扔地下,顾不上看他高高翘起来的鸡巴,蹲下去就扒开屁股看,还傻逼似的喃喃自语:“还没长出来....”

    樊季就好比前一秒穿着燕尾服坐在狭长的欧式餐桌上铺好餐巾等着就餐的绅士,上菜了突然看见一桌子包子炒肝....简直日了狗!

    他抬着脚踹云野:“你他妈阳痿了云野?”

    云野说:“时辰怎么能生孩子?我也想要一个你生的。”

    樊季快让丫气死了,又补一脚:“你是傻逼吗?”

    这一脚云野没惯着他,坏笑着攥住他脚腕恶意往外扯:“没长妹妹就没长吧。”他一手攥着樊季的脚腕,一手解着自己裤子,黑色垂感十足的裤子终于堆在地毯上,露出爆挺的鸡巴和两条大长腿。

    樊季瞎黢黢地看着那刚猛年轻的轮廓,鸡巴不自主跳了一下,他一直觉得真的同样一块布料,别人能做条裤子,云野也就能做条大裤衩儿。

    云野眼里也是呼之欲出的精虫,舌尖顺着大腿内侧舔上去,在收缩的小屁眼上舔弄,痴汉似的抬起头看他:“还他妈这么骚。”

    哎....樊季仰起头闭上眼,心里也是一句还他妈这么舒服....

    云野突然扯开商务车上的车载冰箱,里边儿齐刷刷摆满了各式精致的小瓶子,云野随手拿出一瓶亮粉色的,用冰冰凉的玻璃瓶去碰樊季的屁眼,那小嘴儿被刺激得更快速地收缩,看得云野下腹发酥,真想甩开膀子玩命操,他舔着沾过樊季屁股的瓶身:“宝儿,自打你甩了我,我就开始收藏这玩意儿,想着给你弄回来全用你身上。”

    樊季看着那些精致漂亮五颜六色的瓶子,发自心底地觉得这他妈收藏润滑剂的爱好好你妈变态,可管不住身上蹭蹭的火苗子,要把他和云野统统烧焦,他向上挺着腰,赤裸裸地在向云野求欢,云野咬开瓶子的木塞子,把被浸泡在粉色液体里的那一边儿捅进樊季的屁眼,恶劣地转动。

    樊季闷哼着骂他:“你他妈有病,快.....快插进来,司机等着呢。”

    云野捏着樊季的脸,暴戾背后的苦闷是樊季看不出来的,他一字一句从牙缝儿里挤出来:“在你男人跟前儿提那老不死的,你找死!”

    樊季刚才真没多想,这会儿也觉得自己似乎不对,难得软了态度:“你想多了,赵哥不喜欢男的。”

    云野哼了一声,伸出五根手指头:“再过五年,五年,他他妈还以为自己是谁?五年以后他屁都不是,敢藏老子的人!”

    樊季盯着他暴躁的神态,讽刺地笑:“五年以后?谁说得好?我年以后我更老了,更屁都不是了。”

    云野先是有点儿慌,他没想到樊季想得这么远、这么偏,然后就是铺天盖地地生气:“你!你向着赵云岭说话?我说他你乐意听了?”

    樊季叹了口气,搂着云野的脖子往自己方向拽:“我跟赵哥真的没什么。”说着,他想到什么了似的,不自觉一个笑意,轻轻喊他:“云主任...”

    “操!”云野一瞬间化身野兽,喘着粗气甩开他的拉扯,粉红色的精油涂满自己的大鸡巴,拔出樊季屁眼里的小木塞把剩下的精油全招呼在樊季屁眼门口,大手色情地揉着,轻轻地顶进手指头在穴口进出,啧啧啧的水声刺激鼓膜,封闭的车厢里香气浓烈、欲望成灾。

    云野推起樊季的腿架在身边儿,鬼头饥渴地抵上粉润色泽的小屁眼,插进去的时候抬着樊季的下巴舌吻,把抗拒和呻吟都吞进嘴里,激烈地吮吻。

    上半身儿岿然如山,下半身儿通了电一样疯狂律动,一下下钉进樊季直肠里,啪啪啪的声响诉说着它大鸡巴主人的饥渴和力量。

    云野终于离开樊季的嘴,粗喘着把他额前的碎发往后撩,露出汗湿了的饱满额头,重重地亲了个带响儿的:“宝儿,我想你想得都快撑不下去了。”

    一句话就探到了一个人心里最脆弱的地儿,樊季伸出舌头舔着云野滚动的喉结,抚摸着从那垂垂的眼角留下来的液体,也许是汗、也许是泪。

    谈情说爱你侬我侬互诉衷肠什么的全被激狂粗野又酣畅淋漓的性爱取代,樊季已经射了两次了,云野这会儿正绷紧了脸,浑身上下的肌肉硬得像石块一样,胯下的挺动快到樊季都要被颠碎了一样,他快射了,可他不想。

    强行缓了动作,云野撸着樊季的鸡巴,看着被自己鸡巴操出来的粉水儿,坏笑着抹在手上,在樊季乳头上涂着:“真是骚,小屁眼里流的水儿都是粉的。”

    樊季早就被操软了,被予取予求,可听着这没边儿的混账话还是忍不住骂云野:“傻逼...闭...闭嘴.......啊...”

    大鸡

    分卷阅读90

    分卷阅读90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