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88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88

    这么不爽,盯着手里的几张纸表情莫测,目光晦暗。

    “钟叔儿,给我妈打个电话,就说我要回京城。”萧参给手里的纸叠成飞机,一个个飞向垃圾桶。

    钟启刚说好的,打算回去多久?

    萧参一笑:“回京城给我找个学校。”

    钟启刚吃惊:“您是说回去读书?不在三亚了?”他突然看着被飞进垃圾桶里郑家和齐家两位的资料,觉得自己的话有点儿多余:“小姐不让呢?”

    萧参吹了一声口哨:“您跟我妈说,她管不了我。”

    京城10月,难得的秋高气爽还嫌少雾霾。

    南苑机场在南四环,因为是主打军用运输,环境不好,连带着周边也发展不起来。可樊季看着城乡结合部一样乱七八糟的景色却看不腻似的。

    毕竟是家,哪儿也比不了。

    出了南苑机场七拐八拐赵云岭给派的车就拉着他上了东五环,下午四点多,东五环已经不那么畅通了,大奔驰在路上四五十迈的速度。

    没开多一会儿,樊季这不怎么开车上路的人都觉出不太对劲儿了,司机更是了。因为他车右边儿车道总有一辆车不前不后跟他biao着劲儿开,他们快他就快,他们慢点儿他就慢点儿。

    甲c的车牌号,总后勤部,一辆新型北汽集团出的越野车。

    司机有点儿恼了,仗着自己主子牛逼,在大五环上就停了车,果不其然,边儿上的也停了。

    司机摇下右边儿副驾的玻璃,扯着嗓子喊,挺不客气:“你几个意思?”

    厚膜的驾驶座玻璃摇下来,从后座樊季的角度,先看见的是伸出来的长臂,穿着军装,两杠一星的肩章,手上竟然夹着的烟,慢慢的是一张脸,大理石雕像一样的硬挺轮廓,隔着一层玻璃,他对上一双含着怒意和兴奋的下垂眼。

    “云野...”樊季在嘴里轻轻念叨这个三年没出现过的名字。

    云野根本不搭理樊季的司机,推开车门从车上跳下来,高大的身躯杵在樊季玻璃前,敲他玻璃。

    樊季摇下玻璃跟他对视,还是记忆力那张脸,更自信更飞扬。

    云野弯腰,双手撑在车门两侧靠近樊季,两双眼睛都蹭蹭地冒着火星子,樊季听见他说:“再跑老子就打断了你的腿!”

    1、好几天没更新说声对不起,宝宝被借调一个新地方,周五刚到,正在适应中,这一集可能写得凌乱,还请见谅;

    2、以后可能不会再出现五六七千一章的粗长直了,一章尽量3000+,能保证我更文的频率;

    3、宝宝给樊主任申请个特权:就是对着正牌攻小崽子们发情求不喷,毕竟没有路人攻对着自己的男人还不发情的话我有点儿写不下去;

    4、希望我马上往完结了写还是再繁荣拖沓一点?

    ☆、5、愿时光温柔、岁月静好

    樊季的司机也没再废话,最近几年军队管理严格,敢开着军车公然在环路上泡男人的少校军官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不是一般人,所以他知道自己说出大天儿也是没用。

    云野得寸进尺地把半个身子都探进车里,薅住樊季的头发就亲上他的嘴唇,司机透过后视镜看得脸都黑了,出去也不是呆着更不对,最要命的是因为临时停车,后边儿没有警示标志,此起彼伏的按喇叭声是个人就坐不住。

    可登堂入室的这人却好像活在真空里,不像在亲人却好像在吃人,扣着樊季的头辗转吮吸的,屁股还撅在车窗外边儿,这暧昧的场景怕不是入了多少人的手机相册,此时此刻已经传遍了互联网。

    云野好像终于亲差不多了,只是嘴唇还是不舍得离开那朝思暮想的两片儿薄唇,他吞吐着两个人的气息恶狠狠地说:“再跑一试试?啊?”

    樊季这一刻心里也是高兴的,海棠湾的时候他没自恋到会觉得他们每个人都会前赴后继地来寻他,却在没看见云野和林成忆的时候失落了。三年了,他会越来越老,而他们会如日中天,心里眼里没了他狠正常。

    可就在现在,他似乎被甜蜜地打了脸,眼前这个有点儿疯狂的云野让他也不由自主地想跟着疯。没有骚包的紧身t和蛤蟆镜、没有前卫时尚的发型和小耳钉、没有炸人眼球的阿斯顿马丁,只有被光阴打磨的痕迹让他整个人透出惊喜:军装革履、野性干练,仿佛这一身绿色军装就是长在他身上的,又仿佛他天生就该是被包裹在军装里。

    啧啧,就连刚才痞子似的粘人家车和穿着军装抽烟这种事儿都好像可以被原谅了,这才是云野,即将展翅开始学会翱翔的雄鹰。

    云野看着樊季那傻样儿,再多的怨气也消了,只觉得踏实,他一笑就露馅儿,嘴角一扯就是一脸坏,穿得再人模狗样儿也是痞气,他蛊惑着看自己看傻了的负心人:“宝儿,开开车门,上你男人的车。”

    这会儿没等樊季答应,司机先不干了,这二位爱怎么肉麻他管不了,可一听要给人带走就不行了,他赶紧回头跟樊季表示他不能走,走了自己没法交差。

    樊季点头,然后冲着云野问他最想问的事儿:“你腿怎么样了?”

    云野笑得发自肺腑,显得脸更好看了:“好透了。”突然靠近咬他耳廓:“你不问问你男人鸡巴怎么样了?”

    这臭流氓!

    樊季知道丫用不着当瘸逼了,嘴角就有点儿上扬,然后开始装逼正色:“行了,先走吧,你这身军装开着军车这样影响不好。”

    这会儿被迫变道的司机已经不按喇叭了,都伸长了脖子想看看这俩车是什么情况。云野看了看樊季又看了看司机,冲着司机说:“哥们儿,劳你费心送我媳妇儿了。”

    说完了真就退出去,长腿一弯就跨上车,司机长舒了一口气,心想这瘟神可算滚蛋了,云野关上车门俩手指头并拢送出一记飞吻,点火启动车。

    下一刻樊季坐在车里就听见砰一声,跟着车身都被撞动了,他自己在里边儿也是一个吱歪。

    操!这他妈混账玩意儿!樊季心里一堆操你妈,云野你他妈真混!

    司机怒视着云野笑呵呵地又下了车,双手一摊的无耻表情,也他妈来了气,开开车门下车就要理论,云野笑得更放肆,趁机开开后座的门给樊季拽出来塞进自己车里,一脸假装歉意冲目瞪口呆的司机喊:“哥们儿,总后军需部云野,替我们两口子问赵哥好。”

    云野的车比大奔可差远了,又是主动去撞人家,左前伤得挺重,他满不在乎地踩了油门冲出去,吹着口哨别提多嗨了,蹭蹭蹭冲上应急车道,特别不规矩。

    樊季看着云野,其实想说好多,想问问他这三年学习学得怎么样;想问问军需部是什么情况;还想问怎么能在路上截到自己,操,问不出口,于是他说:“你别走应急车道,现在军车没特权了。”

    云野不在乎:“现在应急车道也没急事儿,拍下来老子认罚就是了。”他一伸胳膊扣着樊季的脖子拉向自己:“老子为了你,受的罚多了,这算个屁!”

    俩人都

    分卷阅读88

    分卷阅读88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