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74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74

    字儿透过军用x胶囊窃听器全听在耳朵里。

    姓王的傻逼,有你哭爹喊妈的那一天。

    1、抢亲不想写了,挺喜欢王姑娘的,大庭广众之下她多受伤害对不对?

    2、樊主任结婚失败宝宝就放野男人(赵哥)出来了,但是一开始真的没什么的,别太猴急了了了了;

    3、周一见....哈哈哈哈

    ☆、14、你结不了婚

    樊季渐渐明白了,为什么大多数人最终的伴侣并不是自己轰轰烈烈爱着的那个人。他爱不了王霁云,却不能不去欣赏这个优秀的姑娘。和她在一起不可能脸红心跳,更不可能鸡硬屁眼痒痒,可也不会鲜血淋漓。

    俩人领证的日子都定了,樊季才第一次见着王家的老家儿,不难想象,场面并不和谐。王部长和夫人平时也许貌合神离,在自己宝贝女儿的终身大事上却劲儿往一块儿使,管不了自己闺女就可劲儿地寒碜樊季,多难听的话都从部长夫人那高贵的嘴里说出来了,王部长虽然不说话,脸耷拉着,表情跟进了中纪委审查室似的。

    王霁尧皱着眉:“二老差不多得了啊,以后都一家人,干嘛呢这是?!”

    王霁云拉起樊季就往外走,压根儿不带搭理她爸妈的。部长夫人哭天抹泪的,压根儿不知道自己儿子比闺女还疯魔,就王部长不动声色地看着自己儿子。

    樊季除了一进门客气地叫着叔叔阿姨,全程就没说话的份儿了。王霁云看着他就心疼,抱着他哭。她头顶正好抵着樊季鼻子,轻轻蹭着他:“樊樊,你生我气吗?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樊季心里其实真没多不好受,只要不往心里去,怎么都戳不着心窝子,他任王霁云的眼泪湿了他衣服:“我只是觉得太耽误你了。”

    王霁云哇哇地哭,从小被含着捧着长大的公主这才知道什么是求不得,她再怎么漂亮,家里再怎么牛逼,也不能改变人的性取向,樊季不可能爱她,她也许以后也不会再去为他疯狂,真到了那么一天,她怕樊季会恨她。

    王霁云哭够了,搂着樊季不撒手:“樊樊,你其实是想....通过和我...摆脱那几个人吧?”王霁云吞下到了嘴边儿的“利用”两个字,斟酌了一会儿说了“通过”,俩人第一次打开天窗说亮话。

    樊季觉得自己就是一王八蛋,他手指擦着王霁云的眼泪轻轻地说对不起。他破罐子破摔,连让王霁尧玩儿的准备都做好了,只求别再和那几个扎心戳肺的小逼崽子纠缠不清,却万没想到伤害了一个好姑娘:“霁云,别再委屈你自己。”

    王霁云点在他唇上一个吻:“我喜欢的,不委屈,樊樊,我就是要嫁你,哪天我看不上你了,我也不怕找不着好的,谁敢嫌弃我。”

    樊季明白这是给他宽心,他强压住不适,低头去亲她嘴唇,那是柔软的、香甜的,却引不起他一丝悸动。

    电梯一打开,樊季就被人甩墙上,林成忆粗糙的手指去蹭樊季的嘴,用劲儿很大,给他蹭疼了,嘴里说着我喜欢你。

    樊季一巴掌给他手拍飞:“闭嘴吧。”

    林成忆紧紧抱着他,两条胳膊箍得死死的,含着樊季的耳垂儿、脸蛋儿头:“进屋。”

    樊季也懒得挣扎,就是心理闹得慌,他脸皮都练出来了,进进出出的单身狗看见了怕是比他都脸热,可林成忆胯下那包越鼓越大,顶着他的鸡儿,樊季掐着自己大腿,警告自己的鸡儿争点儿气。

    林成忆敏感地发现了他的小动作,强势地把他手包起来凑在嘴边儿亲:“别掐了。”

    樊季特别受不了自己这样,在对自己好的人跟前儿疗伤,在伤害自己的人跟前儿发情,他一咬牙狠狠推开林成忆:“你他妈有屁快放。”

    林成忆说:“我要回部队了。”

    樊季听了明显松了一口气似的,看得林成忆微微攥了攥拳头,他眼神也变了,挺挣扎的可说出来的话特别坚定:“我想跟林...我想回来。”

    樊季指着他鼻子骂:“林老二,别他妈让我看不起你!”

    林成忆摇摇头,特别痛苦:“我知道..可我喜欢你,我不在,更抓不住你。”

    樊季自虐似的让自己玩儿命想着这个逼多喜欢田清明,实际上却很操蛋,他越来越硬了,鸡巴快要撑破裤子去找林成忆了。樊季暗骂着操,推开林成忆要开门进屋。

    林成忆眼睛好使,一把从后边罩住他大包:“大了...宝贝儿。”

    樊季看了看林二那张饥渴的漂亮脸蛋儿,不能不去想那总能给他操到死去活来的大鸡巴,他心里默默念叨:骚货,这他妈是你自找的。

    樊季任由林二的手揉着他鸡巴,掏着钥匙开门,门开开的一瞬间,他听见林二骤然粗重的呼吸声。门开了马上就被扣上,林成忆扯开樊季衬衫埋进他怀里不停地亲,俩人疯了似的扯着对方的衣服裤子,一会儿就直接肉贴肉,林成忆架着他两条大白腿抱起来,埋着头吃奶,舌头赖着乳头打转儿,腹肌强而有力,挺动着去摩擦樊季竖在那儿的鸡巴,自己的大鸡巴不规则地在他屁眼和会阴乱顶。

    林成忆龟头去顶一缩一缩的屁眼,时机合适的时候正好能赶上屁眼微张的时候把马眼顶进去,干涩的紧夹着湿漉漉的马眼,林成忆闷哼着叼起乳头拉扯。

    樊季居高临下,又深知现在林二的一身蛮力,一巴掌甩他后背上:“操,干正事儿。”

    林成忆含着笑抬头去索吻,被樊季捂住嘴,他只能伸着舌头去舔那白皙的手心,樊季怕痒,赶紧缩回手,林成忆低笑着去亲他的嘴,舔吻着嘴角,后退几步坐在床沿,俩手玩儿着白嫩的屁股,咬着他脸蛋问他:“东西在哪儿?”

    樊季明白他说什么,刚才精虫上脑显然考虑不周,悻悻地说这儿没有。林成忆不但没跟他似的觉得被搅了性,反而愉快地亲了他一口:“真乖。”

    林成忆带着他躺倒在床上翻了个个儿,自己骑在樊季身上,面瘫脸竟然一脸幸福,俯下身温柔地亲吻他,樊季挺烦的,鸡巴已经抗议了,被伺候习惯了的小屁眼儿也蠢蠢欲动,他其实几次想张嘴说有护手霜、浴室里还有这那的,可他张不了嘴,只能看着花痴一样的林二生气,他挺着腰想给身上的小山掀起来,可除了让那人鸡巴更硬以外没别的作用:“不干滚蛋!”

    林成忆往后退了退,在樊季屁股底下垫了枕头和被子,樊季剧烈地反抗,这姿势太他妈贱了,林二沾着自己的前列腺液的手去揉他屁眼,另一只手握住自己鸡巴开始撸。

    樊季看着他,古铜色的皮肤被汗水打湿,根根朝天的头发往下滴着汗珠,落在那好看的脸上,林成忆灼热地目光也没离开樊季的脸,俩人互相注视,蹭蹭放点。

    樊季屁眼儿被揉得舒服,渐渐张开点点小嘴儿,林成忆缓缓地插进手指,红着眼看他门户大开地被自己玩儿屁眼,明明爽了还装逼的脸色被红润出卖,林成忆骂着操,抽出手指,龟头抵住屁眼,飞

    分卷阅读74

    分卷阅读74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