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64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64

    馆,其余的地儿都临幸过了。樊季难得歇口气儿,跟林成忆保持起码两米距离问他:“你怎么买这么多漫画书?”

    林成忆说:“小时候买的,你不喜欢我都扔了。”

    樊季懒得搭理他,这什么毛病。

    林成忆就是看着他翻白眼儿都觉得好看,跟他分开的每个日日夜夜都会想他,他不知道为什么,却也不想去抑制自己的感情。他存了满满的精液,现在统统射给他,那是满溢的思念和爱意。

    星期一早上上班时候樊季才正经感受了天大地大堵车最大,甭管你开三蹦子还是布加迪,只要不是开飞机,都得老老实实跟这环那环上堵着。

    337大门口郑阳在那儿堵人,要吃人的眼睛盯着他自己买的宝马看,一身夏季军装一尘不染,甚至褶子都没有,但精神明显不好,这玩意儿怎么也装不出来。他拦在车前边敲窗户,林二从驾驶座降下玻璃:“阳子让开,要迟到。”

    郑阳纹丝儿不动,看不出来是嬉皮笑脸还是兴师问罪:“你让开才对吧,我的好二哥,这车是我给我们家樊主任买的。”

    林成忆面不改色:“买辆一样的还你,起开吧。”

    说完不管郑阳,摇上玻璃就开走了,郑阳冲着新车就踹过去,一口一个我操你妈林成忆。

    樊季自己都没想到能踏踏实实上一天的班儿,3点半他就看完手上的12个号,又去病房巡视了一圈儿,回来的时候看见屋里有人等他。

    绝逼是他第二不愿意看见的人。心里骂着操你妈,告诉自己这是他樊季的诊室,要滚蛋也是那傻逼滚。

    樊季扶了扶眼镜,迈着稳健的步子走进自己屋里,只看了一眼登堂入室的田清明,说出去的话像含了冰碴子:“这是妇科,不适合你。”

    田清明微微一笑:“樊主任,赏个脸吃个饭,咱们谈谈。”

    樊季大马金刀地坐在主任的大转椅上:“不去。”

    田清明说行,那就在这儿说吧。

    樊季觉得这人脸皮真是牛了逼了,比城墙拐弯还厚,林家那俩傻逼,连带着老的那个,都是他妈什么品位。

    想到这个他觉得其实自己没权利看不上人家,自己才是最可笑的那一个,就这么一块料,自己竟然还是给他当了好几次替身。

    樊季摘了眼镜,哈口气擦了擦:“没什么可谈的。”

    田清明凑过去:“樊主任,你身上有忆哥的味儿。”

    樊季往后躲了一下:“你属狗的?”

    田清明一笑:“我忆哥对你动心了,竟然带你回霄云路了。”

    樊季懒得去管这逼怎么连这都知道,这会儿盼着随便来一个小崽子,可他妈影儿都没有,他只能站起来:“说完了吧?我下班了。”

    田清明哪怕再说一句片儿汤话樊季都能抽他,可他没有,漂亮的眼睛里蓄了眼泪,特别楚楚可怜,一时间竟然泣不成声:“樊主任....我知道你讨厌我,我也恨我现在这样,你把忆哥还给我行吗?我什么都没有了。”

    美人落泪,梨花带雨,樊季看不得人哭,停了一下就接着往外走。

    田清明拉着他:“樊主任,要不你跟念哥说说,我真没把视频和照片给你看,让他别再整我了,我他妈现在活得都没人样儿。”

    樊季甩开他:“你跟他的事儿,我恶心。”

    田清明抹着眼泪,小心翼翼地说,样儿真是特别诚恳惹人怜:“樊主任,你陪我说会儿话吧,现在学校里没人敢理我,我也是人,我也有爸,我妈早就没了,我爸要知道我这样,也得心疼。”

    樊季一听见这个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心里防线一下就倒塌了一半儿,也没再往外走。

    田清明又说:“樊主任,我其实也不想破坏你们感情,可他们都只认你,我心里不平衡,你让一个给我行吗?咱们别在这儿,万一谁来了我又得挨揍。咱们去食堂,就去医院或者我们学校食堂,不去别地儿,您当可怜我。”

    樊季摇摇头:“没什么让不让,我也跟你一样。”跟你一样活不出个自己的样儿。

    “念哥,念哥说我必须亲口把关系跟您澄清了,不然他能让我在学校里生不如死,您不用怕,你身边儿多少眼睛盯着,我动您一手指头都能立马给按下,您信不信?就吃顿饭!”

    樊季叹了口气,说实在的,他也想知道林成念和田清明之间到底怎么回事儿。

    哎......搞事情!

    ☆、10、山雨欲来,风满重楼

    樊季这老东西吧,是真的矫情还死要面子,田清明这小low货都把话说得这么坦荡了,他觉得他要不去还真挺现眼的,吃个食堂能有什么事儿啊,一想到云野身边儿那一群蒙古大汉,他心里倒也挺踏实。

    即便是答应一起吃饭聊聊,也不能走远了,俩人过了个马路就去了第四军医大的学1食堂,里边儿有小卡座,俩人挑了个僻静的角落。

    田清明一直看他,看得樊季老脸发烫,紧接着递给他一杯白酒。

    樊季说:“我不喝。”

    田清明笑笑:“嗯,谨慎点儿对,您现在可是宝贝。”

    这阴阳怪气的傻逼,樊季打开自己的水杯润了润嗓子,这杯子齐扬亲手做的,外边买都买不着。

    一会儿菜上来了,一水儿的青菜萝卜,最荤的是一丁点儿金钩海米,樊季脸一抽。田清明自然地给樊季拿了筷子:“吃点儿清淡的,忆哥向来干得猛。”

    操!

    樊季说:“少废话了,说吧。”

    田清明自己喝了口酒,话匣子就开了:“樊主任,我家是个三线的城市,我爸一人给我养大了不容易,我就好好学习,天天泡书本里,结果我考了我们市状元,一门心思地想进第四军医大,我有个军医的梦,当时傻啊,一般的医科我还看不上,毕竟我比第四军医大临床医学的分数线高了好多。”

    樊季听了还真是对他刮目相看了,其实谁都骨子里挺羡慕学习好的人,何况跟自己一领域的,他就接着听。

    田清明又是一口酒,似乎回味着什么,又说:“后来才知道那地儿根本不是我这样的进得去的,我又根本没报别的志愿,所以我死档了。”他苦笑了一下又喝:“我没脸让我爸知道啊,我就拿着我爸给我交所谓学费的钱背着包,买了张站票来了京城,我下了火车找了半天路,做错了两趟公交车才进了第四军医大的校门儿。”

    田清明眼里的向往到现在都是一眼能看出来:“那里边儿可真好啊,路树成荫的,里边三三两两的学生穿着军装或者白大褂。我原本也是可以的!我顺着大路往里走,就看着有女生指指点点那边儿一男生,说是考了这届最高分,是什么林司令的公子。”

    田清明眼神儿不美好了,又猛灌自己,樊季这会儿听着倒是挺同情他的,就说了句:“你吃口菜吧。”

    田清明没吃,继续又说:“我当时傻了,我当时也什么都不懂,竟敢冲到他前边问他考了多少分。”说到这儿,他怪笑着,看了一眼樊季:“他身边儿的人

    分卷阅读64

    分卷阅读64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