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57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57

    樊季说的:“小樊,有事儿没事儿来藕坐坐,随时欢迎。”

    云野被扶上车坐好,伸手到车门外:“宝贝儿,上来。”

    樊季冷着脸:“我从那边儿上。”说着就要绕对面儿开门。

    云野手还伸着:“那边有儿童锁,宝贝儿,我拉你。”

    樊季特受不了不在床上的时候有人叫他宝贝儿,不情不愿地上了车,被云野直接拉身上了,姿势特别言情,侧身被搂抱在腿上。

    “操!”不停挣扎想挽回男性尊严:“你抱娘们儿呢?!”

    云野把脸埋在他脸颊、脖子和肩膀蹭着:“你当然不是娘们儿,我们樊大夫最爷们儿了。”边说边舔弄他舌头范围内能碰触的皮肉,轻轻说:“云爷爷就喜欢操爷们儿。”

    樊季让他舔得湿乎乎的不舒服,扯着脖子躲,云野托起他的屁股一使劲,俩人就变成面对面的姿势,樊季跨在他身上。

    樊季清楚地感受着他屁股下边雄壮的云小野,疲惫地叹气,语气竟然挺软:“云野,我烦。”

    要是平时,云野早心疼了,这会儿不会,他正恼火,他掐紧樊季两片屁股狠狠地抓,用牙撕扯他的嘴唇:“你烦?老子更他妈烦!狐狸精,你刚才干嘛呢?嗯?”他下死手,隔着裤子揉弄樊季的鸡巴,更用力地咬他:“你勾引赵云岭?”

    樊季忍着疼不说话,他没话可说,云野没说错。

    云野撕开他的衣服,扯开他的皮带,一口咬上乳头粗鲁地啃噬:“你他妈吃了熊心豹子胆儿了是吗?找操说一声啊,云爷爷喂不死你。”

    樊季使劲儿托起他埋在自己胸口的脑袋,捧着他的脸,两个人第一次没有春药、没有酒精、没有抵触地面对面:“云野,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干什么吗?”

    云野下垂眼里凶光毕露,恨不能弄死他,从牙缝里往外挤字儿:“不知道。”

    “想操我自己,我挺纳闷儿我这个屁股究竟比别人好在哪儿。”他突然想笑,一步步走到现在,他曾经以为多多少少走进他们心里,直到刚才才醒,自己却原来压根儿没走出直肠。

    “别他妈想这没用的了宝贝儿,云爷爷用鸡巴告诉你。”云野凑上去狂吻他,在他身上每一个痕迹上停嘴,还念叨:“这是你男人留的,这不是...”

    每个他说不是的痕迹就重新吮上去,他狂躁地腾出一只手熟练地解裤子,一米九大身板儿标配的大鸡巴斗志昂扬,还一把脱下t恤,露出宽阔性感的上身。云野捉着樊季的手放在自己胸膛:“宝贝儿,你是清醒的,验验货,你男人能不能让你硬。”

    “云...野....”樊季痴汉一样抚摸着那流畅的线条和明朗的肌理,竟有点儿爱不释手。

    樊季一寸寸往下摸,色情极了,最终拂过浓密的体毛握住滚烫的大鸡巴,那儿毫不保留地诉说着对他的渴望,对他身体的渴望。

    被强奸的时候递上套子索性躺平了享受;既然都被包养了,不如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给钱就花给车就开,金主硬了就敞开腿等着,金主想操别人应该准备好安全套奉上,金主鸡巴没空的时候找个按摩棒捅捅又怎么不行了?

    樊季快速地套弄云野的鸡巴,性感地在他耳边哈气:“来吧,谁先射秃噜了谁是怂逼。”

    云野低吼了一声就彻底发情,从手扣里翻出安全套就套在手指上,一根两根三根地往里捅,动作急色却有分寸,接着用安全套上的润滑剂蹭了鸡巴,抖着插进樊季的屁眼儿,结结实实开始操。

    樊季被紧紧扣在云野身上,下体被疯狂撞击,硬成大棍子的玩意儿仿佛捅进他身体最深处,撑开他直肠的每一寸软肉,雨露均沾。穴口被阴毛磨着,还一根根往里边儿钻,跟他主人一样急不可耐。

    云野把自己深埋在樊季身体里:“宝贝儿,你再勾引男人老子他妈废了你!”

    鸡巴更深地往樊季身体里钻,嘴里不停地说着:“反了你了,反了你了,给你男人戴绿帽子。”他动作突然变缓,不再癫狂,却次次凶狠,重重地顶,深深地插,汗湿的黑发半遮着黑漆漆的下垂眼,似乎深不可测。他手从发际插进樊季头发往后捋,露出他光洁饱满的额头,云野在那儿覆上嘴唇:“宝贝儿,别是赵云岭,我怕我抢不过他。”

    他这话说得似乎波澜不惊,樊季却听出许多滋味,他就着云野的位置用鼻尖顶他下巴,起伏着身体动作,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全情投入地交欢,车在三环上漫无目的地奔驰着。

    最后,云野在樊季耳边说:“填满你的身体真容易,可你心好难填。”

    林成念、郑阳和齐扬那天散了以后谁也没见谁,却都不约而同在找樊季,发出去的信息打出去的电话全都石沉大海,知道跟赵云岭没关系时候都松了口气,可听说被个身残志坚的带走以后又都咬碎了牙。

    林成念在北区实验楼门口等着田清明,他脸上贴着创可贴,有些青肿还没下去,就这样仍然是焦点。田清明出来时候楞了一下,走过去叫林少。

    林成念盯着他看,扭头儿操场走,田清明老实地跟着。

    烈日当空,俩人的半截袖军装衬衫都有点儿贴,林成念突然不走了,转过头问他:“你给了秦姐多少好处?”

    田清明连忙摇头:“我不明白您说什么。”

    林成念也没往下说,他甚至捏起田清明尖尖的下巴用拇指摩挲:“你怎么知道当年我对你有意思的。”

    田清明竟然撞死羞涩地低了头不说话。他长得越发好看了,被精液滋润得锃明瓦亮的,这一个垂首间的风情搞不好能看硬个人。

    可惜林成念不会,他稍微使劲儿抬起他的脸,露骨地扫过他每一寸肌肤,每一个器官:“说啊?”

    这声音带着蛊惑,田清明红了脸,又享受着周围或诡异或猎奇,更多是羡慕嫉妒恨的目光:“那会儿有一次我跟忆哥去你家,我....我在你枕头底下看见过...看见过我照片。”那照片里是青涩的他,穿着雪白的衬衫。

    林成念目光突然有一丝遥远,嘴上说着:“是吗?......”

    田清明抓住他的手,眼里闪过急切:“念哥,你还喜欢我吧?你那天多猛啊?操得我直哭。”

    林成念突然使劲儿抬着他下巴,田清明脖子被拉得好长,喉结简单地滚动,林大毫不吝惜暴露着自己的厌恶和憎恨:“姓田的傻逼,老子当初是吃了多少屎才能觉得你挺好的?你还有脸提那天?要不是你跟姓秦的贱货合起伙来算计老子,老子烂鸡巴也不碰你啊!”

    田清明下巴都要被捏碎了,眼泪哗哗流:“你....你敢做不敢当,那个老男人还不是因为像我!他没我好看!”

    林成念冷笑:“我刚仔细看了你半天,你连我媳妇儿一根鸡巴毛儿都比不上。”

    说完,他哼了一声松了手,田清明紧紧捂着自己下巴和脖子捯气儿。

    “田清明,这几年我虽然恶心你,可好歹念着小时候的一段儿没真的怎么着你,这次又是我

    分卷阅读57

    分卷阅读57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