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43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43

    起来,指着他鼻子:“滚!”

    陈科没想到他能这样,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然后就是恼羞成怒:“姓樊的,你别给脸不要脸,你以为老子愿意来跟你这卖屁股的扯几把蛋啊?”

    樊季气得直哆嗦,脑子里想的全是那天那孕妇撕心裂肺的叫嚷和孩子紫色的,褶皱不堪的身体,这群渣滓,居然舔着脸这么大摇大摆地跟他放屁,他指着陈科鼻子:“滚出去!那他妈是人命,是人命,就他妈让你们这么玩儿。”

    这边儿动静大了,周围诊室等着看病的人不少都往里看,陈科拿了个信封扔桌子上,阴险地一笑:“樊主任,你看看呗,可他妈精彩了。”说完,他拍拍屁股往外走,出门前回头:“樊主任天天见。”

    樊季缓了好久才回了点儿精神,他是个医生,看尽生死才对生命更敬畏,不夸张地说,每个孩子生出来他都跟当了一次爹似的,又紧张又欢喜。他也听说过有的男的只在乎孩子不管媳妇儿,可说实话他没碰见过。今天这个人渣说的话让樊季又愤怒又寒心,甚至恐惧,到这地步了他要还不知道最近都是怎么回事儿,那他就是傻逼了。

    信封里是个光盘,上边印着樊季身份证的照片和工作证照片,看着跟他妈遗像似的,光盘插进电脑点了播放。是一个窗明几净的屋子,一个男人跪在地上撅着屁股让人操。那人戴着一副眼镜,上半身整整齐齐的,穿着他的衣服和白大褂,脖子上挂着他工作证。一根黝黑的大鸡巴在他屁股里进进出出,操得穴里的水噗噗往外喷。后边儿操人的那个起了性,把挨操这个的腿掰大到不能行,蛋特么都快扯开了,啪啪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操!樊季,操得你美不美?屁眼儿插烂了吗?”

    下边儿的人呜呜地哭死命地摇头,大鸡巴男伸手拔了他嘴里的肛门塞,手伸进白大褂里边捏着屁股捏鸡巴:“烂没烂?”

    挨操的一边儿哭一边儿浪叫:“烂了,烂了,给樊季插烂了。”

    镜头里边的两个玩儿得入戏,镜头外一阵阵污言秽语也都录到光盘里,樊季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握紧的拳头直发抖,看着屏幕最下方一直滚着的字幕:樊季,我要把你操成我的专属母狗。

    樊季腾一下站起来,转过身一脚给椅子踹到了:“你妈逼!”

    他冷静了一下,掏出手机来打电话:“喂。”

    歪!叔叔!想老公了吗?我操,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齐扬电话基本上第一时间接起来,隔着电话都能听出他有多高兴。

    “扬扬,你今天几点回来?”樊季不是傻逼,更不是八点档泡沫剧里边那些受了委屈烂肚子里,最终自食恶果的白莲花、绿茶婊,他对付不了王霁尧,可他知道有人可以。

    齐扬那边沉默了一下,声音有点儿警觉:

    叔叔,到底怎么回事儿?你现在就说,不然我不踏实。

    樊季不卖关子:“上次跟你说的那个王霁尧。”

    操!齐扬一下就变声儿了。

    “他想上我。”

    简单四个字,不仅能把所有发生这一切给概括了,也能让齐扬砸电话。

    下班时候,337总医院门口突然冒出一波人,扛着白底红字滴着血似的大横幅,上边写着:妇产科主任樊季,渎职!草菅人命!

    樊季没想到时辰说的阴能到这程度,他震惊,甚至是恶心,草菅人命?到底是他妈谁在草菅人命?

    这边儿并不是军事禁区,这帮人被门口警卫哄走了就扎在大马路对面,什么都不说就举着横幅站着,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见。安保部的同事们过去劝人,一劝就走了,都没带多费劲的。

    樊季老远就看见齐扬的车了,齐扬靠在车边上儿抽着烟打着电话,看见他就立马跑过去:“到底他妈怎么回事儿?”

    樊季看了看那帮扛横幅的进了一辆2016新款加长奔驰商务车,就停马路边上不走。他觉得挺有意思的,不就是想操他吗?至于这么兴师动众?

    俩人都冷着脸回了家,樊季从头到尾把最近的事儿说了一遍以后,齐扬并不是想象中的暴怒,甚至是有点儿平静过头了,只是低着头继续抽着烟,低着头垂着眼冷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一支烟抽完了,他就又变回那个笑意盈盈的小崽子,给樊季拽怀里,面对面箍着他的腰:“叔叔,一切有我。姓王那傻逼,老子回头送他个大礼。”

    话才说完,他抱着樊季转了个圈儿,给他压在墙上,低头在他脸上嘬,樊季使劲儿推他:“操,那他妈是脸!”

    齐扬搂着他扭着,跟他蹭来蹭去,看着他白净的脸上一个浅浅的吻痕:“不嘛不嘛,再亲一个。”噘着嘴又去啃,樊季烦死了,觉得自己也快精神分裂,一把捂着齐扬的嘴:“别他妈闹了,烦着呢。”

    齐扬掰开他的手,狠狠地堵上他的嘴,捏着樊季的脸亲他,亲到最后都有血了,他目光变得凶恶,还闪着狼性的光,叼着樊季的嘴唇:“你等着那傻逼跪着求你。这事儿不能急。”

    接下来的一个多礼拜这事儿好像悄无声息就了了,樊季身边的一切好像又恢复正常了。那产妇和孩子都好得透透的了,他没再管这事儿,彭康年出面把后续的事儿交给别人了,再没人闹事儿了。他跟齐扬俩人跟过日子似的,除了做爱时候跟俩愣头青一样,别的都跟老夫老妻似的。齐扬这一礼拜还是忙,如果不是不放心他不至于每天只在家睡个觉就匆匆走了。

    林成念和郑阳都会给他写信,今天想他屁股明天想他奶的,他看的时候挺无奈的,可他确实也有点儿想他们。

    唯一不好的就是他爸,他不明白为什么他爸前些日子都好人一个了,现在一阵阵又开始犯病,而且似乎更厉害了,看着他来经常是一脸的恐慌,说不了两句话就赶他走,有时候甚至哭着喊着让他永远别来。樊季特别糟心,他现在这个操行都是为了他爸,满心以为他把自己都豁出去了,他爸能真正好起来,等他被人玩腻了,好歹还能落下个没病没灾的爹,俩人继续过日子。

    他等不及林成念和郑阳回来,自己跑去找彭老,才知道其实照顾他爸的一直是337最好的精神科和心理学团队,林成念一开始就这么安排的,后来他又亲自关照过。

    彭老看他的眼神特别复杂,但是对上目光的时候又居然有些躲闪,最后还是语重心长地告诉他别担心,也许没有他想得那么糟糕,接着还想说什么却憋住了。

    齐扬星期日晚上收拾东西要出门,星期二就能回来,走之前跟屁虫一样跟着樊季,樊季给他收拾好简单的行礼哄他赶紧走,齐扬抱着坐沙发上,让他跨在自己腿上,张嘴咬他衣服扣儿,根本咬不开,就是嘴唇在他衣服上和肉上磨来磨去,伸手去扒樊季裤子,一边扒一边儿恼火:“操,在家穿他妈什么裤子。”

    樊季配合着他把自己一边儿裤腿儿脱下来,齐扬手指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套好一个

    分卷阅读43

    分卷阅读43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