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33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33

    或者有路能跑吗?操!我他妈是傻逼吗?!云野别怕,你躲起来。”

    云野知道出事儿了,不然他哥不能这样,他这会儿反而比他哥冷静:“哥,你慢慢说,怎么...操你妈!”

    云战那边听完这句话就再没声儿了,他疯了一样给他弟弟拨电话,永远是无法接通。

    云野看了看无服务的手机,飞快地寻觅了一圈敛齐樊季的衣服扔给他:“樊大夫,可能出事儿了,快穿好衣服。”说着自己也给自己在套衣服:“一会儿我看看这边有没有路能出去,我哥电话断了,但是肯定出事儿了,你跟着我,跟进了别丢了。”

    樊季穿着衣服,看着自己手机上的无服务,也知道事儿不简单。云野穿好衣服拉着他就往外走,刚开开门就看着一伙儿重装迷彩的人顺着院子里的小路向他们门这边行进。云野飞快地关上门,锁上:“樊大夫,这他妈有点儿不妙...”

    话没说完,门就被踹开了,连带着用身体堵着门的云野个趔趄退了好几步,差点儿摔地下。门外的雇佣兵两根手指头放在太阳穴上敬了个礼:“这里还有两个,也带走。”

    云野把樊季护在身后,骂了一声操你妈就往前冲,被带队的人一挡一踹就躺在地上起不来了。豆大豆大的汗珠往下流,内行打架踹人都是有的放矢地冲着内脏去的,云野这一下疼得他直接晕了。

    “啧....是个废物,拖走。大厅集结。”

    樊季做梦也想不到这种事儿真的发生了,还是在青川峡边上,可越是这样,恐怖分子才更穷凶极恶。无非是抵挡不住国际掮客的金钱诱惑,铤而走险,走投无路劫持人质谈条件,说起来简单,电影里这样的题材可能都老掉牙了,可真的见了会怎样?起码樊季是恐惧的,看着偌大的酒店大堂蹲满了抱着头瑟瑟发抖的人,他真是怕了,生死面前,一切都微不足道。这帮人的头头坐在皮质的大沙发上,西服革履绅士得不像话。

    他扫视了一下人群,指了指一个孕妇,肚子已经很显了:“就她吧,让她出去给我们递条子。”说完了就低着头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温文尔雅的。

    一个带着毛线帽子全副武装的人走过去拽起孕妇,孕妇马上就开始尖叫,奋力地挣扎,纯属螳臂当车。雇佣兵粗暴地夹着她的胳膊往门的方向拖,人群还是蹲着发抖,谁都不敢抬头。

    经过樊季身边时,他喊着:“放开,她月份大了受不了。”

    雇佣兵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手里仍然拽着孕妇,用冰凉冷硬的枪托磕着樊季的肩窝:“你在找死?”

    樊季的肩火辣辣的疼,他顾不上了。上高中的时候他有一次采访过越战老兵,印象特别深刻,那老兵说:你们也许觉得肚子被打烂了,把肠子塞进去继续冲锋是编出来的,其实人到了某个特定的场合,是会脑子一热什么都做的出来的。

    樊季此时此刻就是这样,他作为妇科医生的职业操守让他看不了别人虐待孕妇,话说出去的瞬间没有后悔也没有恐惧,就是豁出去了,一种死了也就死了的心态。

    “我去给你们送东西,替她。”

    西服革履的男人走过来,上下地看他:“她是个孕妇,出去很有杀伤力,你是什么东西?”

    樊季推推眼镜:“我是医生。”说完了又补了一句:“军医。”

    头头和身边的雇佣兵都愣了一下,然后他示意放了孕妇,顺手拍了拍樊季的肩膀,手劲儿很大,如果樊季不是挺着,说不定就跪下了:“医生,我佩服你的勇气,你成功了,你打开门,把这个盒子放在门口,然后乖乖进来。”说着他凑近樊季:“这盒子里也许是炸弹也说不定。”

    樊季接过盒子就往外走,这一刻他在想,如果那些牺牲了的英雄有再选一次的机会,也许他们会退缩,可既然已经做了,他就不打算后退。推开门,门外更让他惊惧,一水儿的迷彩服,全是军人,黑漆漆的枪口就这么对着他,他颤抖着把盒子放在门口,那会儿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机械地退回去关上门。

    林成忆站在队伍里就这么看着他,眼睁睁看着他出来又进去,牙都快咬碎了,他看着云战,赤裸裸的仇恨的眼神:“云!战!”

    樊季进去以后,雇佣兵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冲着头目喊:“土狼,医生回来了。”完了又对樊季说:“医生,你是真勇敢还是傻呢?”

    土狼抽着烟,指了指樊季,拿他去跟中国军队谈,好好招待我们的重要筹码。

    樊季一共送了三次盒子,又拿回了三个盒子,最后两边人说好,释放一半儿的人质,继续谈条件,雇佣兵的条件很简单,拿了他们想要的东西安全地离开。所有的老人妇女和孩子都出去了,土狼拍拍沙发让樊季坐下:“医生,你可不能走,你是我的保命符。”

    “放了他们,我一个人留下。”樊季索性不管不顾了。

    “哈哈,你好像还不够资格,医生。”

    “我留下,把他们都放了。”那边传来虚弱的声儿,樊季冒了一身冷汗,云野那傻逼醒了?他什么时候醒的?自己根本顾不上他。

    云野高大的身子刚站起来就被一脚踹跪下了,他迅速换了个姿势蹲下:“我一个人留下,对你们有好处。”

    土狼精神了,示意给云野带过来,漫不经心似的打量他:“你又是什么东西?”

    樊季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站起来过去就是一巴掌抽在云野脸上:“傻逼,废物,闭嘴吧。”

    云野顶了顶腮帮子,没理樊季继续说:“云爷爷留这儿你们才有命出中国。”

    樊季弄死他的心都有了,这傻逼!

    雇佣兵又是一拳揍在他肚子上,给云野打得弯着腰抱着肚子起不来:“小子,挺牛啊。”

    云野抬起下垂眼,一股子霸气:“老子牛逼惯了,改不了。”

    又要挨上一拳的时候土狼喊停了,他站在云野面前,微微仰头看着他:“你什么身份?想我放人,你有没有资格。”

    云野一笑:“内蒙云家,够资格吗?”

    土狼愣了,显然出乎意料,他透着一股子兴奋:“证据?”

    云野撕开衬衫,露出左边胸口的家族纹身:“睁大你狗眼看清楚了,乌兰纹身。”那纹身上有樊季留下的吻痕,可依然清晰得刺眼。

    土狼哈哈大笑,笑得都脱型儿了:“真好!真好,云家的人在,我们能大大方方走出去不是吗?”

    “行了,放人吧,云爷爷不走。”云野直勾勾地盯着樊季:“如果云爷爷有个三长两短,你们,你们家人,都他妈得被分尸,记住了。”

    樊季觉得这两句话的功夫简直像一个世纪那么久,云野是在保护他?在保护地上蹲着的那些人质?他能吗?眼前这人真的是那个臭不要脸的下作的混蛋吗?他留在这儿会怎么样?会不会死?这傻逼死了算是大快人心吧,可他为什么那么害怕再也看不见他?在真正的生与死面前,什么他妈的情感纠缠都微不足道了。

    云野扣着

    分卷阅读33

    分卷阅读33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