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31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31

    “那次...疼吧?”

    樊季自然知道他说什么呢,那次是真疼,能他妈不疼吗?可看着林二跟蹲在面前被主人抛弃了的小狗子一样,樊季还是安慰他:“还行...忘了已经。”

    林成忆一根一根玩儿着他手指头,捧在手里亲着:“忘不了,以后不会了。”

    林成忆一直都在训练,只要有时间就会来樊季这,基本上没有打炮儿的时间,樊季也有点儿习惯了,跟养蛙似的,漫无目的却时不常地得打开app看两眼。这天林成忆很明显不太对劲儿,樊季特受不了他这个磨磨唧唧的劲儿,模样倒是不娘炮了,这你妈本质还是这德行。

    “樊季,我明天要出个任务。”林成忆咬咬他脸蛋儿:“得出宁夏,去哪儿我不能说。”

    樊季看着他那留恋的眼神儿,觉得挺不吉利,语气也有点儿硬:“这是你的天职,怕了?”说完了又觉得话重了:“林成忆,别怂。”

    林成忆的嘴唇从他脸上划到他嘴上,深深浅浅地亲着:“我是怕这趟不知道多久,回来你就走了。”

    生死都靠后,他在意的竟然是这个,特别感性。樊季居然有了一种老母亲终于老怀为安的幸福感。这会儿说什么话好像都挺矫情的,他只是回应了那热切的亲吻。

    林成忆一直亲着,时不时絮叨着:“我一时半会儿都...都不能回去,你别忘了我,别有了我哥他们就想不起来我。”

    樊季心里挺乱,短短的时间里,好像当初参与游戏的每个人都不一样了,他很清楚这么玩儿下去对谁都不是好事儿,可游戏开始和喊停的权利都不在他手里。

    这天休息,孙医生抱怨来了青川峡都没去看看贺兰神山什么的,结果医疗小组几个人居然都这么想,大家一拍脑门儿除了留俩人值班,大部队去贺兰山底下特色住宿住一两个晚上。樊季一个妇产科的,独挑大梁确实有点儿不靠谱儿,他也就老老实实跟着去了。青川峡这边一听说这事儿,马上找到医疗队的头儿,派车派宾馆的,还要安排护送。这边儿给回绝了,住军队的招待所就是等于从基地换个地儿,没新鲜的。

    酒店是孙医生找的,自从那次车震以后,樊季发现孙医生当个爷们儿其实挺委屈的,他绝壁是有一颗少女的心,只是表面儿上看不出来。

    地方很不错,推开窗户就能看见贺兰山,前边是高层酒店,他们住的是后排的一个个小别墅,面积不大却打扮得很别致,还能看见点儿西夏风情。樊季挺喜欢,他不是太好动,觉得在这小别墅里泡泡汤看看风景挺惬意。孙医生全程负责张罗,几个人一人从酒店牵了一匹马,在贺兰山底下溜达了一圈儿,回去吃了个饭喝了两口,打了会儿牌就各回各屋了。

    樊季洗完澡裹着睡衣出来时候敲门声正好响起,他开开门,见门口站着个男的,背着个不小的包,平头正脸的面带微笑:“先生晚上好,酒店免费提供给vip区客人的精油按摩服务。价格是3399元的。”

    樊季心里一动,真不舍得就不捡这个便宜,又想起是这里特色挺出名,就给人让进来。这别墅面积有大概600平,房子的面积也就100出头,剩下都是庭院,泳池的正中间有个小平台,四周有幔帐,里边就有按摩床和置物架,显然就是spa台。樊季趴好了,按摩师给他整了个特别舒服的姿势,用大毛巾盖好他的屁股和腿,露出后背。

    精油是加过温的,抹在皮肤上一点儿都温润舒适,边上点的熏香是龙脑的,带着丝丝的微苦,按摩师手法确实很棒,力度不大不小,顺着内外膀胱经往下捋着按。室外的温度很适宜,可也许是经络疏通的缘故,樊季觉得身上一阵阵发热,他懒洋洋闭上眼睛享受。

    这会儿按摩师说话了:“先生,如果您觉得可以,我加大点儿力度?”

    樊季说行,你看着来吧。按摩师果然开始施力,手从大椎穴一直顺着往下捋,按到樊季的后腰八髎穴,微微疼痛,却更舒服。背上的精油很多,慢慢流下来,给他的按摩床都弄湿了,他更感到燥热,迷迷糊糊地甚至感受不到自己身上那双手的变化。

    樊季屁股蛋儿上的毛巾已经不知道哪儿去了,精油沾湿了内裤,他更热了,控制不住地躁动,他渴望那手带给他的抚慰,不安地扭着。

    他手被不知道什么给捆住了,内裤被慢慢地往下扒,耳边是蛊惑又色情的声儿:“湿了,脱下来。”

    樊季猛地一机灵,努力扭过身子蹬着身后的人,那是云野,没有其他人只有云野:“你他妈要干嘛?”

    燥热、精油、免费服务、甚至一开始的酒店、策划,都在樊季那颗现在满是性本能的脑子里逐渐清晰。

    云野不轻不重地在他后背按摩着,或者说只是模仿着按摩的动作,今天晚上他有的是时间。大手从脖子摸到两侧肩胛骨,拂过深深凹进去的脊柱,在腰窝的位置流连到两瓣翘翘的厚厚的屁股:“对我的服务满意吗?”

    樊季极力克制着不出声儿,他不是傻子,知道他这不正常的反应是因为什么。他万没想到自己能被算计,一步步被算计得一点儿没糟践。

    云野扳着他的头,伸出舌头舔着他的嘴唇:“一会儿还有性服务,也是免费的。”沾满精油的手在樊季屁股缝里划来划去,挑逗着屁眼儿。

    樊季可能想去挣扎,可做出来的动作却是抬起屁股就找那手,硬邦邦的鸡巴蹭着按摩床想寻找快感。他从没这么渴望被操过,最他妈悲剧的是脑子很清醒,这除了云野这混蛋,没别人能操他,他再坚持再牛逼,一会儿也一定会撅着屁股晃着腰求着他操。

    云野架起樊季的腰,伸出手去撸他的鸡巴,手上滑腻的精油撸起来特别方便,樊季什么也顾不上了,扬起脖子乖乖地让他撸,嘴里哼哼唧唧地开始呻吟:“快....快点儿,唔....我想射!”

    云野红了眼,想着自己傻逼似的听着这骚货被林成忆操自己却只能撸,停了手里的动作,把樊季扛进屋扔在床上。樊季这才看清楚,云野浑身一丝不挂,宽阔的胸膛像堵墙一样,身下的鸡巴怒挺着,湿漉漉地还在往下滴精油,这人即便是再让他恶心,这身子去让他看着都想射精。

    “樊大夫,云爷爷这身材你满意吗?”云野低头叼着他的乳头,抱起他的大腿就压在他身上,龟头顶在穴口:“想挨操吗?想让云爷爷大鸡巴操你吗?”

    樊季很清醒,特别清醒,他知道这傻逼设计他,可他现在浑身都浪起来了,鸡巴涨得要爆了,奶头被舔硬了,屁眼儿被龟头亲得痒痒的,这会儿别说是个硬挺好看的爷们儿了,就是牵条狗他都不知道能发生什么。

    “骚宝贝儿,要云爷爷大鸡巴吗?”云野龟头一顶一顶的,挺使劲,可没被扩张过的小屁眼儿吃不进去,被迫一下下轻轻嘬着,却一点儿都进不去。

    樊季快哭了,他扣着云野的屁股往前推,做着

    分卷阅读31

    分卷阅读31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