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28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28

    ,樊季突然有一种给林成念打电话的冲动,他也不是没想过郑阳,也会惦记齐扬到底神神秘秘在干吗,可他最先想的还是那个满嘴喷粪,好话不会好说的林成念,最后见面那次,他肿着脸跟猪头似的,原来是为了他。

    樊季拿起手机,犹豫了一下还是拨了林成念的电话,响了半天没人听,樊季有点儿遗憾却又松了口气,看看时间快到了见云野的时候了。

    电话铃响起来的时候,林成念正跟郑阳搭档着拿大钩子从福尔马林池里捞尸体,说临床医学的学生们看尸体跟看情人似的其实也没夸张多少,即便是在第四军医大,尸体不用抢,可也算得上珍贵道具,俩人小心翼翼默契十足地干完活儿,沐浴更衣完了,林大才想起那电话来。

    这一看就是一声我操!手机差点儿掉地下。这反应给郑阳吓一跳:“操,你被附身了?”林成念手直哆嗦:“樊....樊主任电话?!”

    郑阳一把抢过手机:“我操我操!我看看。”

    林成念踹了他一脚给手机拿回来:“操,净顾着捞你媳妇儿了,都他妈没接着!”说着就

    开始按电话,郑阳凑着听,电话响了无数声,根本没人接。

    樊季溜溜达达到了操场的时候,老远就看见云野那高高大大的身影了。操场上三三两两的人不少,天已经蒙蒙黑了,两个大老爷们儿这么约会倒也并不违和。

    “绕着操场走两圈儿吧。”樊季说完了就自顾自地往前走,云野后边儿跟着没说话。俩人生生把铁血热汗的部队操场走成了老头老太太遛弯儿的街心公园,论装逼樊季最在行了,心想如果你不说话老子能哑巴到天荒地老。

    云野果然忍不了:“你凭鸡巴看不上你云爷爷?”

    樊季闷头儿走:“我应该喜欢你什么?”

    云野可是来劲了:“你又不瞎,你看看云爷爷这身条这长相。家世背景的就别提了,就是包你的那几个孙子单拿出来也不是个儿!”

    樊季终于抬眼看了看他,眼睛里有散不去的鄙视:“云野,我家里条件差,但我从来没怨过谁,也没羡慕过你们这类人。这是老子给的,不是自己的。所以也许你很牛逼,我会怕你,但骨子里我看不上你。”

    “你!”云野直咬牙:“那几个孙子呢?你跟他们和跟我有什么区别?”

    樊季摇摇头:“他们该学习的在学习,该当兵的在当兵,请问云少你在干什么?”

    云野终于没话可说了。

    “云少爷,你们这种人所谓看上我,无非就是觉得我看起来挺好操的,为这个犯不上。”樊季指指不远处一个高大威猛的身影:“你哥在那边,我们好聚好散。”

    到了宿舍,樊季手机正在想,是林成念,他想了想就接了:“我刚才出去遛了个弯儿。”

    电话那边很安静,过了好一会儿才大声开始吼:“你他妈傻逼啊?!出门不会拿着手机啊?能他妈给你累死吗?你他妈是遛弯儿去了吗?又上哪儿浪去了吧?喂?你他妈倒是说话啊。”

    樊季等他终于不再骂骂咧咧了才慢慢悠悠地开口:“骂完了吧?挂了吧。”

    林成念那边几乎是秒出声儿:“操,你等会儿!给老子打电话干吗?”

    “我给你打电话了?那可能拨错了。”这口不对心的傻逼,得治。

    “你再说一遍?”林成念一字一句地说。

    “林成念,我快回去了。”樊季突然心里涩涩的,他想问问他受伤的事儿,想问问他那天早上为什么走,还想问他为什么让秦姐跟他说那么多混账话,可他说不出口,他拒绝让自己入戏,云泥之别,飞鸟和鱼。

    那边林成念好半天好半天才有了反应:“是...是吗?那什么,具体日子有了吗?我接你去吧?你是不是黑了?瘦了吧?我老骂你主要是因为你傻逼,啊也不是,主要是.....哎樊主任你等等,阳子跟你说两句啊。”

    “樊主任,你是快回来了吗?我最近没找你主要是挺忙的,那边儿挺苦的吧?你受得了吗?要不我跟你们领导说说你现在就回来吧?意思意思得了。”郑阳絮絮叨叨说得没完没了,樊季老老实实地听着,居然一点儿没觉得烦。

    电话终于挂了,林成念发了一条微信过来:樊主任,回来我就要在车上操你,把你操得一个月下不了床,你哭着求我我也不会停,你欠我的都得还给我。

    喜欢就是一种没来由地被一个人牵动所有的情绪,除了他,别的人和事都变得索然无味,俗不可耐却无从逃避的一句话: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是甜下去还是继续虐呢?这是个问题

    下次带标题的更才是和二宝宝的羞羞,其实看点儿剧情不好吗?肉多了该腻了,尤其宝宝又不是老司机,怕你们越看越失望。

    ☆、3、长烟落日孤城里的情和欲(中)

    自打听说云野被云战关了禁闭,即便放出来也是要被遣送走的,樊季能比平时多吃二两米饭。对于云野,除了一身漂亮的皮,他觉得就再也挖不出什么优点了。

    林成忆出了他特种兵生涯中的第一次任务,任务并不复杂,解救一个被失控的通缉犯挟持的小女孩儿,对于天天活在训练中的孤狼c组来说,难度甚至比不上平时的训练,更别说演习了。可林成忆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不一样了,由里到外地透出神采,他回来以后捧着樊季的脸狠狠地亲了一口,然后抱着他好久好久才说了一句话:“我觉得我之前都白活了!”

    不明不白一句话,樊季却懂了,他挺为林成忆高兴的,这小崽子终于找到人生价值了,不用再因为一个男人天天不拿自己当人了。

    青川峡的日子简单、枯燥、相对来说甚至是无所事事的,可樊季觉得时间还是如流水一样快,他如刚来的时候一样喜欢这里。

    砰砰砰....樊季脚边儿上突然滚过来一个篮球。

    “扔回来!”那边篮球场有人在喊。

    两队人好像正在打比赛,这球距离球场不算近,樊季拍着球想走近了给扔回去。手一碰着篮球他就有点儿跃跃欲试,真是好长时间没碰球了。他右手运着球,行进过程中驾轻就熟地换手,估摸着距离够了就把球扔过去了。

    “樊主任!”孤狼的军士长叫住他:“打一场?”

    樊季还真是手痒了,他上学时候还进过校队,雷打不动地打sg,相当地有模有样。上了班以后打球基本都被打炮儿替代了,加上青川峡这地儿本来就没什么娱乐项目,他眼睛就有点儿发亮:“好长时间不摸球了,试试。”

    场上一水儿的大头兵,一听樊季要上场都有点儿来情绪。樊主任那可是高岭之花的存在,衣服从来穿得一丝不苟,架着眼睛怎么看怎么斯文有学问,这样的人跟着打篮球,当兵的小年轻儿都来劲了,有好奇、有期待、也有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儿。

    马上有人给他让位了,樊季把白大褂和衬衫脱了,穿着军绿和尚背心儿,裤腿儿一

    分卷阅读28

    分卷阅读28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