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25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25

    。”

    樊季使出吃奶的把大腿试图从他手里挣脱出来,可实在是徒劳,林成忆专注地盯着那洞口,操得已经合不上了,还肿了,红红的,特别豪放地吐着精,小鸡鸡软软的,惨兮兮的,阴毛和着精液,又混乱又淫荡,林成忆给中指插进去了。

    “别他妈弄了,我自己来行吗?”樊季一边儿挣扎一边紧缩着屁眼儿,他真怕这精虫上脑的傻逼捅着捅着又换成鸡巴:“林成忆,你再弄我他妈真跟你急!”

    林成忆犹豫了一下终于听了他的话,一屁股坐床边上给樊季脑袋按自己怀里:“我爽死了,宝儿...”

    樊季起一身鸡皮疙瘩,愣是忍住了没骂娘,被搂在怀里的只是就是他眯着眼睛正好能看见趴在浓密阴毛里装纯情的小林二,下意识地菊花疼,索性闭上眼睛不看它:“能别这么叫吗?”

    林成忆摸着樊季头发,低头又亲他:“还生气吗?”

    樊季一愣:“生什么气?”

    林成忆吭哧了半天才说话:“上次我是喝多了,对不起。”

    樊季这才明白他指什么,摇摇头:“我压根儿没生气。”

    林成忆觉得不可思议,把他从怀里放出来就这么看着他:“为什么不生气?”

    樊季看着他脸上惊讶带着紧张的脸色,觉得挺不理解的:“我答应你哥的时候就做好了这种准备了。”

    林成忆眯着眼睛看他,手上的劲儿都大了:“那你刚才..跟我上床也是因为这个?”他默默把“让我操”改成了“跟我上床”。

    樊季觉得这问题特别傻逼,他有点儿茫然地摇摇头:“不是,我也爽。”说完了他怕林成忆不明白,又补上一句:“我也有需求。”

    林成忆松开他腾地站起来,脸不是好脸,嘴唇直哆嗦:“你他妈什么意思?!”他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小心翼翼,怕他脸皮儿薄给人都疏散了,再饥渴再野都给他的小菊护得好好的,克制着本能没敢在那露出来的地儿留印儿,就是当年对田清明也没做到过这个份儿上。到头来觉得是灵与肉结合的只是他孤零零傻逼一个人。

    樊季累得跟狗似的,没工夫跟他玩儿弯弯绕,他现在要求很简单,就是想歇会儿,喝口水什么的:“我累了,能让我歇会儿吗?等缓过来随便你。”

    林成忆脑子嗡地一下,瞬间一片空白,机械地套好裤子,他是真想伺候伺候樊季,做个情理,亲个小嘴儿,说个肉麻的话什么的,万万想不到自己在这识好歹的老东西眼里居然是这种人!看着他满身泥泞狼藉,林成忆还是拿起樊季的还算完整的白大褂给他盖上:“我给你拿衣服。”说完推开门走了,门上了锁。

    这吃撑了的一顿饭以后,樊季有了“要时不常被林成忆操”的这个认知,可事实还真不是,林成忆没再碰他,俩人见面的机会不算少,樊季自然不会主动去招惹他,林成忆也没理他。樊季有时候看着演武场上光着膀子搏击的林二,那狠辣的表情和雄健的肌肉就有点儿硬,他真觉得像他这种饥一顿饱一顿的挺折寿的。

    这天,樊季去打饭的时候老远就看见一个兵似乎是冲着他走过来,这么说吧,就连正常走路的姿势都特别僵硬,挪到他跟前儿的时候脸唰一下就红透了,“啪”,特别标准地敬了个礼:“樊....樊主任,您的。”说着,两手递上一个信封,牛皮纸的,上边画了一颗看起来类似桃心形状的一坨。樊季特懵逼,都忘了说什么了,那个兵比他还紧张,立马没影儿了。

    樊季跟做贼的一样给信揣怀里,饭都不敢吃了就回宿舍了!这尼玛什么情况?他是单人宿舍,可还是下意识地左右看看才给信封拆开,里边果不其然是封情书。

    樊季看着这情书,怎么说呢,光看这两笔字儿就恶心得他不想继续看。他又好奇,那么淳朴的一孩子居然能干出这种事儿,他平静了一下开始看,这情书写得很老土,开头一段,中间一段,结尾一段,给他带入成言情小说女主角完全无压力,最后署名是爱慕你很久的胆小鬼。最后还画了一个桃心,说是桃心还真是挺侮辱桃心的,可樊季居然看出来了。他拿着情书,挺无奈的,怕自己伤害了那个看起来那么朴实的小兵崽子,好在过不了多久他就要回去了,他想他爸了,从没离开他爸这么久过。

    晚上刚吃完饭,樊季手机响了,是一条短信,他以为是林成念,结果看了一眼心直跳:

    情书看了吗?

    回还是不回?

    那么好的孩子不能在他这儿弯了,樊季觉得自己快比人家孩子大一倍了,人家都能坦荡荡地,他也不能怂,他回了:

    看了,我们不合适,我不希望有下次,你还年轻。

    樊季难得一次性说这么多话。

    我在你楼下,当面说清楚,不出来一直等。

    樊季骂了一声操,还是下了楼,这一下去就傻逼了。

    1、万恶的报表!宝宝25号再更,忙成狗了!

    2、这更其实没完,不过宝宝没工夫了,别揍我,我也很无奈。

    3、宝宝今天收藏200了!我爱死你们了,居然都没嫌弃我!

    4、别讨厌二宝宝了,他其实多可怜啊!

    ☆、※、没有标题,either

    他们楼下人很少,大部队有自己的宿舍,这边儿就是专门做招待用的。云野那么乍眼,樊季想看不见都困难。

    很高很拽很年轻,他再不要脸也不能掩盖他很好看的这个事实。

    云野穿着最先进的外军迷彩服,脑门儿上绑着军绿色的头带,又帅又痞的。并不是传说中颠倒众生的什么丹凤眼,微微下垂的眼角丝毫不妨碍蹭蹭地放电。樊季欣赏了一会儿男色掉头就要往回走。

    云野这pose摆了半天了,越摆越觉得这天底下老子是最帅的人了。

    他活了20岁了,炮打得不少,可还真没人教过他怎么搞对象,后来他听说所谓恋爱是应该先拉手,再接吻,最后一步才是上床,云野震惊了,他不知道居然是这么个顺序。他觉得这也完全难不倒他,于是有了那封情书。

    “别走啊!别走!”云野大长腿三步两步就追上樊季了,一把拉住他胳膊就没词儿了。

    这普普通通的军装衬衫军装绿裤子,穿他身上怎么跟情趣制服似的?这眼镜戴的,绝了!云野越看越高兴,一只手自以为很潇洒地撑在樊季脑袋旁边的白墙上,露出迷之微笑:“我的情书看了吗?”

    樊季心里其实好多问号,比如谁允许你拿那么难看的字儿写情书?比如你为什么也穿着这身皮,还比如上次见面直接就扒裤子捅穴了,这次玩儿什么花活儿?千万问号汇成两个字:“看了。”

    云野不满意:“你没什么想说的?”

    樊季真是搞不清楚这人的脑回路,他是以为上次那丢人现眼的事儿干完了就完了?

    “你什么意思?”樊季压着火儿。

    “樊大夫,我要追你,情书都写了你还不懂吗?追求。”

    分卷阅读25

    分卷阅读25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