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9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9

    胳膊腿儿,就留着你的洞能操就行?”说完他就后悔了,那是樊季的逆鳞,他这样一人能让人操,为的就是他这个爸,可他管不住自己的嘴,他想拿最恶毒最难听的话刺激他。

    他没想到,平时都容易一点就着的樊季听完这话居然没吭声儿,黑暗的屋子里静得吓人,林成念甚至有点儿期待樊季的愤怒,他就可以继续恶心他,操死他,操烂他的屁眼儿,让他再一个多月下不了床!

    “他...他们两个人堵我,我没躲过去。”说着说着就有点儿岔声儿:“你想打打想操就操,别冤枉我,我他妈也不想!不想!”

    其实从被云野欺负,樊季心里比谁都堵得慌,跟郑阳玩儿了个cos本来好好的,后来就变味儿了,郑阳疯了一样给他操了一个透,他晕的时候郑阳还在埋头苦干,根本没搭理他。再一睁眼就是现在这个操行。上厕所都能让人按着操,到头来这一个个小逼崽子倒是跟死了爹似的,樊季一肚子委屈,他觉得他上辈子一定是个罪孽深重,被打进铁围山永世不得超生那种,不然他活了33岁,怎么就突然活成这样儿了呢?!

    林成念泄了气似的趴在樊季身上,脑袋扎在他肩窝里。要说樊季主动去凑云野,其实打死他他也不信,可小龙跟他煞有其事地一说,加上看见郑阳赤红着眼睛冲出来,蹬着他然后狠狠给自己实习生胸牌扯下来扔了的时候,林成念脑子嗡地一下,小龙可以是挑拨,但是郑阳那恨不得给房子都点了火气可假不了。

    林成念窝在樊季肩膀上闷闷地笑,他觉得自己跟个傻逼一样。两个人玩儿了一场黑夜里乌鸦在飞的傻逼游戏,从头到尾黑乎乎的谁也看不清谁,统统松懈下来的情绪让他们就这么抱着睡着了。

    樊季睁开眼可是吓了一跳,躺自己边上这人一边儿脸肿得跟丰过的胸似的,樊季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正好林成念睁眼了,好像是想起自己这幅尊容了,他哼了一声转过身。樊季有点儿懵,支起身子探着想看看:“你的脸....”

    林成念一声胳膊搂着他的肩就给他按自己身上了:“一天不操你你就不知道老子是谁。”说着手往下摸,摸到樊季的屁股,时轻时重地揉着:“樊主任,摸摸我鸡巴,硬了一宿了,你可别忘了本。”

    樊季眼神暗了暗,觉得自己挺可笑的,自己就是干这个的,指望能听见好话,这不是数典忘祖又是什么?他认命似的撸着林成念的鸡巴,眼巴巴等着他下一步动作。林成念眯着眼睛看他,气得恨不得伸手掐死他,他脖子上都是吻痕,闹不清楚是谁留下的,林成念就知道不是他亲的就足够了。他不奶粉地伸出俩手指头夹了夹樊季的乳头,没夹起来,林大少更生气了,伸手抓起边上枕头狠狠惯在地下:“操,撸着老子的你乳头怎么不硬啊?”

    樊季好悬没忍住撂挑子走人,他还没饥渴到给别人撸两下自己乳头能坚挺的地步。林成念不耐烦地吼他:“还他妈撸,老子养你为了让你撸啊?自己插屁眼儿,软了坐上来!”

    樊季傻了,意思是让他自己扩张?他原来操人的时候这个前戏必不可少,那是对小0的保护和尊重,更为了自己能尽兴,可现在让他自己捅自己,说实话樊季下不去手。男人撸管就像吃饭一样简单,但是戳屁眼确实挺要命的。

    林成念并不给他这个脸,他就是要看这老骚货自己玩儿自己。他其实有时候也特烦自己,这么欺负人有意思吗?可他就想欺负樊季:“你不干也行啊,我拍几张你照片给咱爸看看?”

    樊季心里凉透了,他狠狠心,拉开抽屉拿出润滑油:“我没说不干,林少,麻烦您稍等。”

    林成念坐起来一把抢过润滑油扔了,冲着樊季吼:“你个傻逼,会不会好好说话?”别人叫他林少就跟叫他名字似的,樊季这么叫叫得他特别闹心,特别疏离:“用你妈逼润滑啊?你不都让人操松了吗?直接用手,生捅!”

    樊季撅好了,冲着林成念无所谓地点点头:“听林少的。”

    林成念哆哆嗦嗦地拿手指着他:“老骚货,你再叫一林少我他妈弄不死你!”

    樊季不打算再跟他纠缠,早死早超生,他跪好了,伸出手去碰自己的肝门,硬硬的,摸起来似乎连个微小的孔都没有,他不知所措,决心下了一次又一次,还是手指在肛口徘徊。林成念肿着半边脸看着他畏首畏尾的样儿,懒洋洋地开口:“先等会儿。”

    樊季抬起头,满怀希望地看着他。

    林成念抓其他一只手送到自己嘴里,色情地舔着他的手指头,一边舔一边眯着眼睛看着他。要搁平时能给樊季这个同性恋看硬了,可现在顶着半边猪脸,加上樊季急怒攻心的,真想上去给另外一边也扇肿了。

    “湿了才能进去。”林成念满意地看着樊季红扑扑的脸,满心以为是他被自己撩了:“转个身儿,我要看。”

    操!樊季终于明白人真是没有过不去的坎儿,他挨操的时候觉得自己特别苦逼了,此时此刻,他真希望林成念能把他手指头捅进去,哪怕粗暴一点儿都可以忍,只要别让他自己动手。樊季换了个方向趴着,把自己的屁股对着林成念。林成念也不客气,手下一秒就覆上来,在他屁股肉上一通摸:“樊主任这姿势,咱爸一定没看过。”

    樊季闭上眼,赴死似的把自己的手指头就往穴里捅,一狠心一咬牙,进去也就进去了,捅过不少屁眼儿,自己的倒真是头一次,樊季刻意感受了一下,并没觉得自己这里有什么过人之处。他一丝不挂跪着撅着屁股,手指缓缓地进进出出,他觉得自己的样子要多下贱就有多下贱。

    林成念看在眼里又是另一幅画面,撅起的屁股圆乎乎的很饱满,瓷白修长的大腿微微岔开,中间殷红的小嘴儿藏不住,樊季白,是一眼就能让人看出来的那种白,衬得那屁眼儿更红艳了,阴毛却是锃亮乌黑的。手指笨拙却卖力地插着自己,林成念都能想到他此刻看不见的那张脸上表情是多哀怨,多隐忍,多骚!他不忍心看着这老骚货这么虐待这个绝世好屁眼儿,不动声色地捡起润滑油,沾满中指,就着樊季的手插了进去。

    “啊.........”樊季看不见后边,突然间滑腻的感觉袭来,一根手指跟他的手指在自己直肠里蹭在一起,他下意识想抽出自己的手指头。

    “你敢!继续捅。”

    两根手指在樊季身体里你追我逐的,润滑油被焐得热热的,顺着穴口往下淌,穴口软软腻腻的,散发着诱人的色泽,林成念忍了又忍才给自己想伸出舌头给他舔穴的冲动压下去。他看着这个好看的人,好看的屁股,好看的屁眼儿,又想起小龙跟现场直播似的给他来了一个广播剧,产生了一种自己养的好白菜让他妈猪给拱了的挫败感。

    林成念抽出手,也把樊季的手指头撤出来,手攥着樊季的脚腕给他腿分得大开,樊季嘶地一声抽

    分卷阅读19

    分卷阅读19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