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4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4

    边逡巡了几圈,伸出手,摸了一把他屁股,若有所思。

    郑阳一边爽着一边纳闷儿,终于还是没忍住:“喂,林大,你丫今天哑巴了?想操就来,不操带着你弟弟出去。”

    林成念用手背从樊季的脖子一直滑到尾椎:“我把小龙给你们俩,爱操多久操多久,这人让我先来。”小龙是林成念最近新上手的,一开始还是个雏儿,长得特别精神,听说里边还能自己分泌润滑的水儿,林成念一直也没主动开口拿出来跟他们分享,他们也就没死乞白赖,今天这是怎么了?

    郑阳正想说话,一眼就看见齐扬抠樊季屁眼儿的画面,随着手指的进出,带出来的红色液体,就好像女人初夜落红一样,搭配这一身白花花的皮肉,很考验定力,他狠狠地往樊季嘴里撞,声音都断断续续的了:“我...我他妈快了,你跟他商量。”

    林成念也看出来郑阳要缴枪了,他拍拍埋头苦挖的齐小崽子:“扬扬,你先撸会儿,我想先来。”

    你妈这傻逼表哥多久没给自己的名字叫这么酸了?齐扬看了看一脸深不可测的林成念,又看了看自己快贴小腹上的命根子,一咬牙:“成!大哥你先吧!”跟杀身成仁似的。

    林成念一只手继续摸着樊季的屁股,另外一只手解开自己的腰带、裤子,把早就蠢蠢欲动的鸡巴从内裤里掏出来,一下一下打着樊季的屁股还有洞口,等龟头上粘上了红色云润滑剂才戴上透明的安全套:“阳子,快射。”

    郑阳忍不住怼他:“我碍着你了?之前这么玩儿也没听你逼逼。”

    “你操他嘴,影响我姿势。”林成念眼珠子都要粘樊季后背上了,他覆上樊季的后背,舔着他的后脖子:“骚货,快给他嘬出来,老子好操你屁股。”

    林成念捻着樊季的乳头,龟头顶着他的会阴和两个蛋耸动着,还咬他耳朵:“你上次给老子夹射了,这次看我怎么操死你。”

    如果说被莫名其妙拉包间里玩儿都没让樊季慌了神,林成念这一句话让他睁大了眼睛。他说得很笃定,樊季当然知道他说的上次是哪次,时辰说没让他露脸的。

    郑阳的动作越来越大,前后摆动的幅度过大撞得樊季眼泪都流出来了,眼镜在鼻子上也快架不住了,呜呜的呻吟声伴着插嘴的吞吐声,让郑阳射出来了,他挺着鸡巴慢慢地继续捅着樊季的嘴,给流出来的精液都一点点喂进他嘴里才退出来。

    林成念终于等到郑阳完事儿了,他一把把樊季捞起来,张嘴把他的眼镜咬下来扔地上。樊季是正经八百的近视眼,没了眼镜跟瞎子没什么区别,他反射性地眯起了眼,衬着被操红了的嘴唇,像极了在勾搭谁。林成念用指头尖儿在樊季身上蹭着,最后握住了他还硬着的大鸟:“鸡巴还挺有样儿,不过以后也用不上了。”说着就把樊季按沙发上了面对面地把自己的龟头操了进去。

    “啊.......”樊季实在控制不住地开叫了。从趴着到立起来再到躺着,这转换速度他还没适应过来就被操了,本来就没怎么被扩张的小洞被迫接受一根尺寸很牛逼的大鸡吧,太他妈惊悚了,虽然只是一个头,异物感还是爆棚了,好在有质量上乘的润滑剂,没感到多疼。林成念身体立起来,两只手捞起樊季两条大长腿,一点一点地往里捅,每桶一下就能感受到肠子里边四面八方裹上来的嫩肉献媚似的讨好他的大鸡巴。林大少爷不敢怠慢,怕一捅到底这牛逼哥再一哆嗦又给他夹射了,那脸就真的没地儿放了。

    当蛋蛋和阴毛跟樊季的屁股肉亲密接触的时候,林成念爽得长舒一口气,就差仰天长叹一句爽死爷了。他紧盯着俩人连接的地儿,渗出来的润滑液鲜红鲜红的,给撑到平滑的穴口肉染上艳色,中国的男人在性事上总有最迂腐陈旧的段子在脑子里,林成念这一刻就产生了错觉:自己给这人真的开了个苞,这个冷冰冰面瘫脸、这个肠子里像长了小嘴儿的闷骚货让自己操破了处男膜。林成念没接着动,只是拿手指头在樊季的穴口画着圈,带起一篇鲜红的润滑剂伸到樊季眼前:“骚货,你看看老子给你膜操破了。”一边说一遍开始挺胯开操了,马达腰彻底开挂,大鸡巴捅得穴里噗嗤的响,啪啪啪的肉碰肉声夹杂着林成念的低喘和樊季毫无章法的呻吟。

    林成念猛地把樊季拽起来,色情地用自己的乳头蹭着樊季的乳头,伸出舌头舔上他下颌的疤。

    正玩命儿撸着的齐扬和一直冷眼旁观的林成忆看着他这个动作,表情都有那么一丝诡异....

    林成念一下一下狠狠顶着樊季,咬着他的喉结:“老子也学医的,鸡巴一眼就能看见你的前列腺!”话没说完,樊季就一个挺身仰头,热热的精液就喷到自己和林成念身上,甚至有那么一点儿不要脸的喷在林成念好看的下巴上,前列腺被辗轧,他秒被插射。

    他明白自己这是真的被认出来了,不然林成念说不出郑阳说过的那句话,不过这前列腺找得确实准,他很爽。

    射精的高潮余韵,林成念被夹得嘶嘶抽气,坚持了半天还是射了一安全套:“操!又他妈夹老子!骚货。”

    樊季嘴角微微扬起来,笑了,给林成念看得一个恍惚,这老男人笑起来真骚。他骚包似的伸长舌头舔去自己射在林大少爷下巴上的精液:“器大活儿一般,不过你真好看。”

    这一刻,包间里的几个崽子都觉得这老骚货上辈子一定是骚死的。

    没有存稿的人写了一半丢了真心伤不起啊~天马行空没大纲,满足我自己的恶趣味而已,宝宝依然不接受diss啊哈尼们~

    顺便说一句:时辰是个钢管直(目前),不接受yy~没有他的戏。

    ☆、3、难道只有林二能操到骚点吗?

    林成念突然暴躁地捏起樊季的下巴,恶狠狠地问他:“你那次,是不是第一次。”

    那次,又他妈是那次?那次的事儿提你妈逼啊提。樊季骨子里对出去卖这件事很抵触,他歪头避开捏着他下巴的手,一脸的淡漠,就好像刚才高潮发浪的不是他似的:“你觉得呢?”

    林成念可火儿了,揪着樊季的头发逼他抬头看着自己:“我他妈问你呢,你是不是雏儿?跟过几个了?”其实他自己都觉得,这话不该他问,既显得清纯还掉价儿,他忍不住就是想问,自从上次他的龟头插过这个穴,又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兄弟操他,他就开始魔怔了。

    有好几次对着小龙那张漂亮脸蛋儿和粉嫩小洞时候都提不起性致,满脑子都是那个人在他弟弟身上放荡的画面,他忍了又忍,压了又压还是决定豁出去了,趁着今天齐扬生日,他舍出脸去要跟时辰打听那骚货的消息。没成想他弟弟拉了个男人进来,他撅着屁股的时候林成念一眼就认出来了。

    “没数过。”樊季好像特别实事求是地在回答他的问题,这三个字让林成念彻底炸毛儿了,他一巴掌

    分卷阅读4

    分卷阅读4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