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为王 作者:白眼大帝

    第九章、岗岗营子

    世界为王 作者:白眼大帝

    第九章、岗岗营子

    “旅客同志们,前方到达的,是我们祖国的华北腹地,内蒙古赤峰市南站……”

    一路火车呼啸,穿过大西北的林山林海,最后三个人到达了目的地。

    裹着大包小包,一路风尘仆仆,半路上拦下一辆大卡车,好说歹说,给了十几块钱,拉着几个人从市里载到了岗岗营子所在的宁城县。

    进了县城又休息了半天,便进了山,岗岗营子就在这草原大山的深里头,路程在充满期待的心情中显得有些漫长,白天坐着老乡的拖拉机,晚上又赶着一夜的山路。

    王还挺轻松,倒是没什么感觉,不过,这两个大老爷们进山之后走了不到一天就再也走不动了,携带的东西太沉了,每人都要负重近一百来斤,胡八一咬咬牙说还能坚持,胖子是真不行了,还没走个一里路就坐在大树底下喘着粗气,连话都说不出来。

    本想一路好好欣赏难得一见的北国草原风光,看着这哥俩苦逼相,王不由得苦笑不已。

    只好从他们身上拿几件东西过来,分担一下。

    万幸。

    半路上,多亏碰上了从屯子里出来办事的会计小娟,否则,王还不知道,胖子能不能坚持到回村。

    胡八一跟胖子当年插队时她还是个半大的孩子,成天跟俩哥俩屁股后头玩,一口一声地管叫“哥”。

    多年不见,现在倒长得亭亭玉立。

    小娟一看多年不见的俩哥们回来了,还带了朋友还有这么多行李,心里也挺激动,赶紧又跑回村里,叫了村头大叔牵着耕牛板车来接人。

    “穿~林海!”

    “跨~雪原……”

    “走了那么长的路你也不嫌累?刚坐上牛车,就叫唤!”胡八一拍他肩膀一下,笑着道。

    “不累!眼看新生活就要开始了!”

    胖子是一脸春风得意,摘下风骚的蛤蟆镜,一头波浪卷在风里飘扬。

    “气冲霄~汉……”

    胖子正要拔高腔,旁边忽然,驶过来一辆重卡,卷起一阵尘土乱风从乡间小路上压了过去,车上边坐满了几十个蓝色工衣裤的工人。

    “咳咳……”胖子呛得一脸灰,他那歌声被卡在半坡歇气了,顿时恹菜。

    “胖子,这卡车太没眼力见了!”王在一旁哈哈大笑。

    “对对对对……刚才要不因为他,胖爷我这高腔也就拔上去了!真是的,太让爷扫兴!”

    胖子咳嗽一声遇台阶就下,指着远去的卡车一阵埋汰。

    “别骂了,真掉头下来揍你。咱这牛车可跑不过人家!”一同坐在牛车里面的会计小娟忍不住开口笑道。

    “嗬!”胖子黑着脸,拉住胡八一道,“老胡,你看看…这过去跟咱们俩屁股后头,一口一哥哥的叫着,现在倒教训起他哥来了哈,倒跟个人似的?”

    “什么叫跟个人似的,咱现在可是会计!”小姑娘一挺胸,用手提了下鼻梁上的眼镜,对着胖子翻了个白眼。

    “厉害!”胡八一倒伸出个大拇指。

    “哈哈!”王也是一阵大笑,看着胖子吃瘪的样子,很是开心。

    ………………

    山路颠簸,最后到了村口。

    牛车停下,胖子跟胡八一这大老爷们临近前方屯子里一座座土坯茅屋,耳里面听着一声声牛羊叫唤,眼睛突然湿润了。

    近乡思更怯。

    王在一旁看着,也是十分感慨,这两兄弟都不愧是军人之后,有情有义,胖子虽然贪点财,却也是个真性情的男人。

    “凯旋,八一,回来啦!这些年过得好吗?”一个大妈一侧赶了来。

    “葛婶,挺好,挺好!”

    快进屯子的时候,得到消息的乡亲们都在门口等着,大伙都拥了过来,问长问短的。

    燕子领着自己的女儿哽咽又惊喜地跑过来:“哎呀,胡大哥,胖子哥,你们可想死俺了,怎么一走这么多年都不回来看看?”

    胖子咧嘴笑起来:“这不回来了嘛!”

    “贫嘴!”燕子打了他一下,笑骂道,以前都一起进过山、下过河,关系忒好。

    几番念叨。

    大家伙抱一起全哭了,山里人朴实,你在这住过,村民们就永远拿你当亲人一样对待。

    乡亲们都热情地上来帮忙搬东西,胡八一也高兴地一把把给小孩子们糖果、巧克力,看着一个个山娃孩子乖巧地叫着“谢谢叔叔”,嘴上笑的那叫甜蜜啊。

    胖子在一旁出声感慨:“这里还是以前那样,一点都没变!没有电,没有公路,不少人一辈子没见过电灯,不过还是那么亲切……”

    王会意拍拍他的肩膀。

    这时候。

    “老支书过来了!”村里的老支书被人搀扶着也走了过来,他裹着洗得白的军大衣,年纪很大了,步子迈的一颤一颤的。

    “老支书!”

    两人闻声,都惊喜地上前扶去,当年下乡的时候老支书是格外照顾,这么多年也不敢忘。

    “毛主席的孩子又回来了?主席他老人家现在还好吗?”

    胡八一紧紧扶着老支书的胳膊,听着这话一愣,两人面面相觑,不过很快反应过来道:“好,他老人家好着呢!”

    胖子嘴上功夫也不慢,大声说道:“啊对,天天都躺在纪念馆里,大伙谁想他了,买张票就能进去看看他老人家!”

    “老支书啊,是这样,现在啊,小平同志正领着大家伙整改革开放这一块呢!”胡八一也开口。

    老支书却好像没听见,扯着脖子问:“啥?整啥?”

    “改革开放!”胖子又大声重述一遍。

    燕子赶过来在旁边告诉:“哎呀,你们别听他说了,七三年放炮,他耳朵给震聋了,啥也听不清楚了,还老犯糊涂!”

    这时候。

    老支书注意到了一边站着的王,问起来:“这个小同志是?”

    “哦,他啊!”胡八一赶紧出声掩饰,“老支书,他叫王,是我战友,也是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

    总不能说是一起来倒斗的朋友吧。

    王也上前一步,道声好:“您老好哇!我是王,南方人,您叫我小王就好啦!这次,跟着胡大哥特地来看看你们!”

    “哎,小王同志,好啊、好啊…都是毛主席的娃,好好跟着小胡干,为国争光……”

    胖子在一旁忍不住笑出声:“哈哈,这么多年不见,老支书还是没变…”

    “胖哥,别贫了,走,进村吧!我去准备好吃的,你们先休息休息!”

    “哎,好嘞!”

    众人边说边走,进了屯子。

    路上。

    胡八一问燕子:“燕子,你男人呢,咱们村子里年轻人都去哪了?”

    “都被考古队雇去干活了!”燕子领着两个小孩,边走边答道。

    胖子在一边听着一惊,连忙说:“考古队?什么考古队啊?”

    “怎么啦?就是政府的考古队呀!”

    三人一听,知道要糟!互相传递了一下眼神。

    不过王想了想剧情,倒是清楚了是怎么回事。

    胡八一赶忙问:“妹子,怎么说?”

    燕子性子直,也没多想,回答道:“七六年不是唐山大地震吗,咱们这疙瘩也属于地震带,这一震把喇嘛沟牛心山整个给震裂了,结果里面现座宫殿似的大墓,那家伙,好东西老鼻子去了!

    这事啊,惊动了政府,紧跟着、考古队就来了。说是大辽萧太后的陵寝,把周围几个村子里的壮劳力,都雇去干活了!管吃管喝,一天还给三块钱呢。

    这不都好几年了,也没整利索,大家伙都还搁那干活呢!”

    胡八一跟胖子一听这话都愣住了,差点没吐血,真是赶上哥几个烧香,连佛爷都掉腚!

    “八一哥,刚才在路上耽误胖哥拔高腔的卡车,那就是考古队的。”小娟听到对话,也走过来说道。

    “哦,这样啊……”胡八一听着愣愣地答了一声。

    几人吞了吞口水,心里有点打鼓。

    “走走走,进屋,饭马上就好了!”

    “干嘛愣着?走啊!”燕子拉了一下呆站在原地的胖子。

    “哎,好…你们先去,我们哥三马上来!”王替他们应了一声。

    等燕子和会计小艳进了屋,赶紧安慰两人道:“老胡,胖子,别懊恼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再看看吧。”

    胡八一无奈点点头。

    的确。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总不能去跟考古队文物局那些公家人抢吧。既然来了,先观察观察,看看再说。

    等到几人进了里屋,把糖果、巧克力这些零食什么的都分下去,然后又把大金牙送的那台电视机,摆在老支书桌子上,惹得屋里屋外乡亲们都赶过来,想看看这“能出小人”的电视机长什么样。

    不过岗岗营子这一带还没通电,暂时是看不到了,孩子们都一阵遗憾。

    过了会,燕子端上菜,点上锅子,大家都在炕上坐下来,众人在一起一顿唠嗑。

    席间。

    胡八一说明来意,说现在改革开放了,北京这边兴卖一些个老东西、老物件,值钱,比种地放羊强!说的老支书几位一阵惊叹,然后胖子忍不住了,就直说哥几个就想着把村民家里头那些,以前捡到的瓷碗瓢盆老物件都收上来,卖的钱对半分,带着村民一起致富。

    然而,事与愿违。

    坦然告知以后,老支书和燕子她爹却一声叹息,摇头道出了原因。

    果然,与原剧情一样。

    老支书一生爱国觉悟高,响应毛主席的号召,上个月考古队来,就把屯子里的老物件,都齐齐上交给国家了。

    几人却是晚来一步。

    胡八一和胖子听着听着,满脸土灰色,心里咯噔一下,有苦说不出,只感觉这次掉粪坑了,爬也爬不上来。

    第九章、岗岗营子

    -

    第九章、岗岗营子

    - 肉肉屋

章节目录

世界为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白眼大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眼大帝并收藏世界为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