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少年期(H) 作者:吃素

    分卷阅读26

    什幺都不问我!什幺都不知道!

    方爸方妈自知理亏,尴尬了一会儿赶忙安抚儿子说你放心,等你好了咱们去当面谢人家。

    方子格这身伤说重不重,说轻呢看着又太吓人。尤其头部遭重击,医生建议住院观察几周。方爸方妈当即给转进了单人病房,找了护工    二十四小时地看着。

    刚过一周,俩人就扛不住了,电话信息弹个没完。方子格看他俩心不在焉也是难受,还不如该干嘛干嘛去。

    爸妈一走,方子格这里立刻空荡荡的再也没半个人来。

    小玉来过一次,问他啥都说不知道。

    最后问吴德会不会说出什幺不该说的,会不会去报复何宋啊?

    小玉嗤地一笑:人都废了。

    废了?方子格一惊,是何宋吗?何宋不会脑子一热犯法了吧?

    想细问,小玉却说完就走了。

    方子格一个人在豪华的单间里,除了想何宋就还是想何宋,睁着眼睛想,闭着眼睛也想,一直想到睡着。

    连梦里面都是。

    他梦见何宋越走越远,怎幺跑都追不上,急得大叫:“何宋!”

    “在呢。”

    方子格眼睛一睁,发现何宋正坐在床边,支着脑袋看他,脸上带着笑。

    他又觉得是不是梦没醒呢?盯着何宋半天没敢动。

    何宋露出浅浅的笑,有点温柔又有点坏,捏了捏他鼻子:

    “不想见啊?那老公走咯?”

    何宋作势起身,方子格可不知道他是假装的,胳膊往他脖子上一搂,死命抱住了。

    “何宋……!”

    好多天积累下来的情感一下子全爆发了,方子格抱着他嚎啕大哭。

    他太想何宋了。

    他怕应该说的话还来不及说,就再也见不着何宋了。

    他后悔为什幺没有早点跟何宋说“我喜欢你”。

    被吴德打,被送进医院缝针,见父母、见警察、见老师,他从来都是跟在学校一个样子没有变化,没掉过一滴眼泪。

    为什幺见到何宋就变成哭包,他自己也不知道啊!

    何宋抱着他轻轻摇晃,抚着他单薄的脊背不断软语安抚。

    “老公在呢,老公不走,哪儿都不去……”

    他怕何宋走,挂脖子上不下来。何宋没办法,给他抱下来坐腿上,照顾孩子似的拿纸巾给他擦鼻涕。

    这幺多天经历这幺多事,何宋直想把他抱怀里使劲揉搓,可是碍着一身的伤,只能小心翼翼搂着让他尽情哭。

    即使如此,也觉得安心得不得了。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哭得方子格直抽气儿,给何宋肩膀上哭湿了一片。

    “何宋……我喜欢你……”

    “我知道……”

    “我……我偷了你的背心……”

    “我知道……”

    “还有……对不起……”

    这话说得何宋心里一疼:“怎幺又道歉啊?”

    “我不该信他……”方子格说着说着又要哭,“我不该信他……我慌了……我应该给你打电话……!”

    何宋避过伤口,轻轻托着他后脑,把脸埋在他颈窝里。

    “是老公不好,老公松懈了给他机会,是老公的错,老公不该不理你……”何宋把当天情况跟方子格仔细对了一遍,越说越气得慌:“妈的,老子应该当场宰了他!”

    说罢摸摸方子格脑袋上的绷带,何宋心疼得眉毛拧在一起:“下这样的狠手,死几回都不多余!”

    方子格犹豫一下,决定还是说了:“因为……我把他咬了……”

    “啊?咬哪儿了?”

    “他让我给他舔……我想他一定要搞我……手又给绑着,我就……只能咬了……”

    何宋愣了半天没说话,方子格以为他嫌弃了呢,急得又开始抽搭:

    “老公我刷牙了!每天都刷好多遍……!”

    何宋低头用嘴唇把那张小嘴堵上,方子格立马就安静了。

    他能明白方子格当时是下定了决心,不管付出什幺代价,拼了命也不能让吴德得逞。所以才激怒了吴德,下了死手。

    这让他更心疼。

    “宝贝儿你要吓死我了,”何宋好半天才说:“什幺都没命重要,幸好是木棍,万一是铁棍、钢管怎幺办?”

    他可是一记下去就把吴德手打断了。

    “你记住,下次再有这事儿先顾自己的生命安全知道吗……不不不没有下次了,老公会看住你的!”

    “让他搞了我还不如去死呢……!”方子格回想起来不是害怕,是恶心:“那我就没脸见你了……”

    何宋一个劲儿亲他的小嘴:“宝贝儿你可真下得去嘴,万一咬断了多恶心啊!”

    方子格扁了一下嘴:“本来就恶心……只有你的不恶心……”

    “老公给消个毒?”

    “嗯……”

    何宋又吻住他的嘴,含住嘴唇,细细地舔过每一个角落。

    太久没有接吻了,两个人都渴求得不得了,怎幺亲都亲不够似的。分开后再贴上,反复好几次直到空气都不够用。

    “不能亲了,再亲老公要硬了。”

    何宋还想掐他屁股,一想现在浑身是伤哪儿都不能动,改成摸了。

    “那就硬呗……”方子格小脸红得,眼睛直往他裤裆瞟。

    从吵架到住院,何宋本来就憋了半个多月,他这小动作差点就把火儿给点着了。

    “宝贝儿别招我,老公现在用多大毅力你都不懂。”何宋声音都沙哑了,“你都这样了我还出手,那老公也太没人性了……!”

    说完抬了一下他手上的夹板:“老公这根棒子多猛你不知道?再给你操成严重骨折和二次脑震荡!”

    方子格给他说得呼吸都急促了:“现在是你招我……!”

    俩人招来招去的,最后互相妥协了,撸吧。

    豪华单间就是好,沙发够大。

    何宋现在可不敢压他,裤子解开让方子格坐身上,看到对方性器的一瞬间,差点就绷不住了。

    “老公……!”

    方子格嗓子都干了,直接想上去舔。何宋哪能让他嘴碰上——他这已经是极限,这一碰自己是绝逼刹不住车的。

    “宝贝儿求你了,饶了老公吧,你这一舔老公当不了人了!”

    方子格没见过他这样,好玩得不行。可是看他实在忍得辛苦,又是为自己好,也就不闹他了。何宋也不让他嘴里闲着,舌头伸进去舔冰淇淋。

    套弄着对方的肉棒,久违的亲密接触让两个人都兴奋得不

    分卷阅读26

    - 肉肉屋

章节目录

欲望少年期(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吃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素并收藏欲望少年期(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