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你真的以为是偶遇吗?
    时间来到第二天响午,两辆马车正快马加鞭地往西海海域赶,忽然前方出现一位女子与几个人打斗的情景。只见紫衣女子手拿剑厉声呵斥道:“你们跟踪了我那么长时间,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
    “把命拿来就是,废话那么多。”五个人也不甘示弱,恶狠狠地叫嚣着。于是一阵刀光剑影,阵阵尘土飞扬而起,上官暮霭和父亲被迫停了下来靠在路边。五个人的实力似乎也不是那么弱,几个回合下来,猛地一声,紫衣女子忽的飞出几里路倒地吐血,五个人中也有好几个被打伤了,上官暮霭见状马上从马车飞跃而出,出手相救。
    五个人见陌生人的到来,为了避免身份暴露,遭遇不必要的麻烦,落荒而逃。上官正要去追。紫衣女子故意制止了他。“咳咳咳,啊”一口鲜血吐出。“姑娘,你没事吧。”上官暮霭上前查看,却发现这正是不辞而别的熏言。
    “熏言姑娘,你怎么会在这里?”上官暮霭扶起熏言问道。但是身受重伤的熏言只微微睁眼看了一下暮霭就昏倒过去了。于是上官暮霭赶紧让众人帮忙把熏言抬上马车。
    上官修这时候也下了马车,“怎么了,暮霭?”父亲关切地问道。“这正是之前在我们家不辞而别的那位姑娘,叫熏言。”于是上官修马上为熏言把脉,“伤的挺重的,东桂,取针袋。”随后为熏言开始治疗。过了好一会才终于稳定下来。
    眼看熏言没大碍了,上官修觉得还是尽早启程为好。不然不能在天黑前到达,见不到西海龙王。“那这姑娘怎么办呢?”“先一同带去,到了以后请人照顾她我们再去拜会西海龙王。”“是的,父亲。”于是马车继续开始启程。
    马车内,熏言因为疼痛冒出很多的汗,上官暮霭拿出毛巾替她擦拭。其实熏言一直没有真正昏迷,血脉是自己打乱的,目的就是要接近两父子,西海龙王和熏言都需要接近白帝,一个是为了将来的海上霸业,一个是为了寻找东海龙王子。而在两父子面前被打伤的这一场戏,自然也是这两个心怀鬼胎的人自导自演。
    但在这个狭小的马车空间内,熏言第一次感受到被人关心的滋味,上官暮霭拿毛巾的手轻轻触到熏言的脸颊,随着汗液的蒸发,熏言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这对于冷血杀人如麻的熏言而言,是一种全新的感觉,是深海几千尺的魅宫不曾赋予她的。夜幕降临了,暮霭实在抵挡不住劳累,靠着马车背睡着了。
    月光从小小的马车窗户洒进来,熏言偷偷地注视着上官暮霭。这是一张非常俊俏的脸蛋。忽然熏言想起了他那可亲的笑,怎么会有人笑的那样好看?从小到大还没有人这样对她笑过呢。熏言忽然觉得心脏一阵难受,她摸了摸心脏。随即咳了一声。
    上官暮霭瞬间被惊醒了。以为有刺客的他马上防备起来。幸好一切风平浪静。这时候上官暮霭看到熏言的手露在外面,于是想把它放进被窝。但是当他的手刚刚碰倒熏言的手,熏言冰冷的手马上像触电一样瞬间反击,打了一下上官暮霭。“哎呀你,这病了的人力气还那么大?”上官暮霭盯着自己被打红的手,愣了一下,随后无奈地捂着直笑喊疼。
    熏言又看到那个明媚灿烂的笑脸,慌忙转过头去。“熏言姑娘,我只是看夜里风大,想帮你把手放进去被窝,并无他意呢。”“嗯。”熏言头也不回直接回答了一声。她自然知道上官暮霭是没有恶意的,只是她实在不知道怎样和别人善意地交流罢了,义父可没有教过她这些啊。
    “暮霭。”“父亲大人。”上官暮霭撩起马车帘子朝前面回答到。“原来他叫上官暮霭。”熏言心里想这名字真奇怪。“看来今晚我们是无法到达西海了。但是这里离西海大概也就几里路,这附近都是海,找不到栖息之所,不如我们就在这里休息几个时辰,明天早些到达西海海域,你意下如何?”上官暮霭下车看了周围的环境,确实找不到落脚之所。
    “好的父亲大人。就听您的。东桂啊,把厚被褥都拿一下,父亲大人那里一床,你守着那里一床。我这里再加一床。”“好的少爷。”此时的熏言已经入睡了,匀称的呼吸声在这静悄悄的马车里显得有些局促。上官暮霭默默地看着那张漂亮而冷酷的脸,想伸手给她掖掖被子。伸到半空的手停顿了几秒,然后又缩了回来,这究竟是个怎样的女子?怎叫人如此猜摸不透?上官暮霭笑着摇了摇头,靠着马车窗很快也睡了过去。
    (本章完)

章节目录

东海龙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伴你桐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伴你桐行并收藏东海龙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