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这是一见钟情吗?
    熏言第二天到达了野家村,在店里吃早点,正好看到上官父子在赈灾。便向店主打听这一行人。“哎,姑娘,你也是新来的吗?这二位是京城来的都统大人和东夷校尉,他们是来赈灾的,多亏了他们啊,不然,你今个儿连稀饭也喝不上了。”
    熏言远远看着上官暮霭那张俊朗而专注的脸,默默思考着:魅帝的帝业需要三界帝王的支持,何不接近他们,一来我在京城没有任何认识的人,接近他们,以后魅帝事业要是要白帝那边配合的也有个眼线。二来,查了一个月也找不到小王子的下落,不知道会不会流落在城里面,接近他们以后进京也方便些,京城方面有他可能也能帮助调查小王子的下落。
    想到这里熏言站起身来,也往赈灾施粥铺里挤,排了很久,还没有轮到熏言,熏言这时候心生一计。快到她了的时候,她点了自己的穴位,瞬间昏倒了。这时候人群开始沸腾,“东桂,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个女孩子晕倒了。”上官暮霭随意憋了一眼,只是觉得这身紫衣服有点熟悉,随口吩咐道:“这肯定是太热了,又饿才晕倒的。东桂,问问周围有没有她的家里人,没有的话先送她回府上吧。”“是的少爷。”傍晚时分,熏言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只见下人已经端来菜肴,熏言想打探一下官人的身份,但是却未见踪影。于是接着装着睡着,她今天打伤的穴位可不是轻的。“老爷,少爷,你们回来了。”
    “准备饭菜。我们晚一些还要去查看房子情况,尽快盖起房子让村民别再日晒雨淋的了。”“啊,老爷,你们那么晚还外出,我们这就准备。”
    “父亲,今晚也让我去吧,你今天太劳累了,就别再操劳。”上官暮霭说道。“这声音,很像昨晚的那位少爷。”熏言在门口悄悄听着。“也行,带上几个随从,夜里风大。”“是,父亲。”
    上官暮霭准备起轿的时候,熏言偷偷跟着看了一会,果然是昨晚的官轿。怎么这么巧呢。夜里,上官暮霭终于回来了,他忽然想起今天的少女,便询问下人,下人说女孩早就醒过来了。
    看到熏言房间里的灯,暮霭走了上去,敲门:“姑娘,你感觉好些了吗?”熏言想着自己住在别人家里,既然醒来了,不开门似乎不合规矩。便打开了门,月色下,熏言的脸是如此明媚,洁白的月光打在她的脸上,上官暮霭一下子镇住了,好漂亮的姑娘啊,这就是一见钟情吗?他对这种事还是懵懵懂懂的,只知道心里怦怦跳。
    熏言第一次见到如此美貌的男子,还是堆满笑容的。从小她便不会笑,竟然有人笑得这么好看,熏言心里对这种笑感到很是新奇。“姑娘,我看你今天昏倒了,想让父亲替你把把脉看是否好些了。”“不必了,已好多。”熏言开完门冷冷地坐下来,不再说话。
    她不是很会和人交往,从小只是对着义父和麟谷,冷冰冰的宫殿,冷冰冰的人,只有杀人的瞬间她还是有感觉的。上官暮霭以为熏言很不喜欢他,只好再问道:“那姑娘的家在哪里?出来那么久怕是父母担心,明天我让人把你送回家如何?”
    “无父无母。”熏言直接了当,语言冰冷。但是她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说话的语气有何不妥。因为她从小便是这样的说话方式了。上官暮霭有些尴尬,其实他有些难为,要知道京城官员调查这些事情,都是秘密进行,这,忽然多个女子住进都统府,该如何是好?
    上官暮霭不忍心将她赶出都统府。一来这个女子看起来虚弱,二来他对她很有好感。只好说:“那就请姑娘好生休养,等养好伤再离开也不迟。”“好。”熏言回答。
    上官暮霭退出房间关上了门。这是两人第一次正式见面,上官暮霭的笑容在熏言脑海里久久未消散。那是什么感觉?十六年了,熏言还未曾遇到过的感觉。
    第二天,父子两准备去村里指导盖房子的事情,上官暮霭和父亲提起了这个姑娘。“父亲,昨天在赈灾粥棚救回来一个姑娘,现在醒了。”
    “哦?没事了吧,是不是这附近的村民,好了叫人送回去,别让人家父母太担心了。”“姑娘总是不说话,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惊吓,暂时还没有问出在哪里住。”“那只好暂时住下了,这也急不来,等我们先赈灾完吧。”“好的父亲。”上官心里暗暗窃喜,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姑娘虽说冷冰冰,但是给他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吃完早饭,上官暮霭到庭院去牵马,忽然听到打剑的声音,扭头一看,正是熏言在练剑,樱花树下,她俏丽的背影是那样的迷人,侧脸带着丝丝忧愁,紫色的裙子随风飘扬,扬起来的带子贴在了脸上,轻轻地抚下,樱花掉在头上,但是她却浑然不知,鲜花衬上佳人,多美好的一幅画。
    上官暮霭忽然想起这个俏丽的背影跟那天晚上的紫衣姑娘很是相像。“此剑法行云流水,可谓是高啊。”上官暮霭拍掌。“打扰到你了,姑娘。实属无意,我只是来牵马。”熏言侧脸对着上官,一声不吭。上官暮霭看着这个侧脸忽然感觉很有些熟悉,这,难道是那天晚上的那位姑娘吗?于是问到:“姑娘来这里也已经三天了,还未知姑娘尊姓大名呢?”熏言心里想,如果要继续跟着这两位官员,也不能总是这样拒人千里之外了。“熏言。”熏言转过身来,对着上官暮霭。
    两位年轻人就这样面对面地站着,樱花树的花瓣还在不断往下飘,好一派良辰美景。上官暮霭想伸手去帮熏言拿走头上的樱花。但是手刚伸出一半,熏言马上跳出几里远。“熏言,你别怕,我只是看你头上有樱花,想帮你拿掉。”上官暮霭哈哈一笑。“又是这笑容。”熏言心里想。
    “小环,照顾好熏言小姐了。”“是的,少爷。”上官暮霭说完牵着马往外走。熏言看着他的背影,不知道心里作何滋味。她伸手摸摸头上,果然是一片樱花。她把樱花放在手上吹了一下。看着这漫天烂漫的樱花。熏言摸了摸心脏。
    (本章完)

章节目录

东海龙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伴你桐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伴你桐行并收藏东海龙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