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放屁,明明就是你想帮褚寒这狗男人出头,扯什么切磋?敢做不敢认?”
    “呵,你怕是不知道,在你之前这狗男人还跟不少女修士暧昧过吧,你看那些女修士有将他放在眼里吗?也就你一个人, 有眼无珠!”
    “玉家好歹也是数一数二的家族,怎么就养出来你这么一个心盲眼瞎的东西?”
    “听说你还是家族中的大小姐,你们玉家……呵呵!这下坡路都不屑走了是吧,要直接开始跑?”
    莫珠冷哼着,一句接一句,说得那边玉晨儿脸上的笑容直接挂不住。
    “你再说一句, 看我撕不撕烂你的嘴。”
    玉晨儿冷眼盯着莫珠,眼中迸射出杀意。
    不怪寒哥想要弄死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确实该死!
    “哼。”
    莫珠冷哼了一声,朝千岁的方向看了一眼。
    千岁却是从莫珠那些话里听出了大概,明白了是什么原因。
    玉家这个家族原主听说过,却没有接触过。
    不过,据说玉家挺厉害的,家族里化神期的修士就有两位。
    两位化神期的修士,这分量足够了,就连无妄宗也只有一位化神期修士坐镇。
    玉家,确实是大陆数一数二的大家族。
    那么问题来了,这位玉晨儿姑娘是被褚寒攻略了所以才对无妄宗弟子下手呢?
    还说是,玉家野心已经大得不加掩饰了。
    毁了无妄宗的年轻一代,无妄宗就算有原主,也独木难支。
    撑起一个宗门的从来都不是一个人。
    也是她没有原主后面的记忆,不然也不需要她猜来猜去。
    不过,既然玉家人对无妄宗弟子动手了,那她就忍不了。
    说到底,千岁觉得自己就是那种帮亲不帮理的人。
    “玉姑娘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玉晨儿冷嗤一声, 不屑道:
    “废话这么多做什么?我确实就是想帮寒哥教训他们这群废物,你又能奈我何?”
    跟褚寒一样的选择,不过褚寒是出现在莫珠面前,而千岁是闪到了玉晨儿跟前,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落在了玉晨儿脸上。
    玉晨儿眼底的惊骇才刚刚升起,人就被抽飞了出去,落到了玉家弟子堆里,砸倒了好几个人。
    “你!”
    其他玉家弟子惊愕地看向千岁,心底又惊又怒,色厉内荏地朝着大喝:
    “你敢!大小姐是玉歆老祖的关门弟子,你……”
    玉歆老祖,玉家化神期修士中的一位。
    千岁依旧冷着脸,不紧不慢地回答那弟子的叫嚣:
    “我只是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会奈她何,你们反应有点大了啊。”
    “别怕,我很讲道理的。”
    直接抬化神期老祖,她有点怕呢。
    毕竟她师尊还是元婴期修士,她都没有后台可以拿出来吓唬吓唬他们。
    褚寒听到千岁的话,直接嗤笑了一声。
    讲道理?
    她知道什么是道理吗?
    结果千岁回答完那些人,视线就落到了他头上。
    “比如, 对于这种宗门孽障, 我就很喜欢清除!”
    千岁话落的瞬间,褚寒便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只猛兽给盯上了,似乎只要他一动,那猛兽就会将他生吞活剥了。
    褚寒寒毛直竖,整个人匆匆连退数米,可还是被千岁给捏住了脖子,人还被千岁给提了起来。
    褚寒脸瞬间涨得通红,双手握成拳头狠狠砸在在千岁手臂上,试图借此来缓解脖子上的压力。
    这个时候,褚寒真的很担心,千岁会一举将他的脖子给拧断。
    攻略123:“你跟个凡人一样拳打脚踢做什么?你是个修士啊。”
    攻略123有些气急败坏的提醒,这褚寒脑子是坏掉了吗?
    褚寒肯做任务,还将玉晨儿彻底攻略了下来,攻略123才没跟褚寒继续僵持着。
    它是眼看着日子要好过一些了,觉得之后应该会更好的,结果又撞到了这个女人手里。
    攻略123有种错觉,好像褚寒只要跟千岁对上,就没用好果子吃。
    就说从无妄宗的那条小道上看到千岁以来,它和褚寒就没从千岁身上得到过好处。
    这女人跟褚寒就是水火不容的态势。
    褚寒被提醒,也反应了过来,连忙调动自己体内的灵力。
    攻略123的话,千岁自然也听到了。
    千岁看到褚寒动手,直接冷笑了一声。
    在褚寒动手之前,千岁将他甩了出去,方向依旧是玉家那群弟子堆里。
    褚寒没反应过来,手中的利刃直接穿过了玉家一个倒霉弟子的脖子。
    玉家弟子顿时就怒了。
    已经被扶起来的玉晨儿也皱了皱眉,冷眼看向了褚寒。
    褚寒见自己错手杀了人,连忙撇清自己。
    “我不是故意的,都是因为她。”
    玉晨儿收回视线,恨恨地看向千岁。
    “谷瑶,你别欺人太甚!我玉家可不是好惹的,你最好是想清楚了再动手!”
    千岁笑了,“你玉家不好惹,我无妄宗就好惹了?”
    随即,千岁冷下脸,落在玉家一众弟子身上的眼神仿若冰川。
    “我只问一句,之前你玉家这群弟子有没有对我无妄宗弟子动手。”
    “师叔,他们动了!我们身上的伤就是玉晨儿带着他们弄得;只有莫珠师妹,是褚寒羞辱的。”
    玉晨儿等人没回话,千岁身后的弟子就迫不及待地告起了状。
    有人咬牙切齿地开口,
    “他们不止动了,还丧心病狂的挑断了我们好几个同门的经脉,他们……”
    听到指责,玉家那群弟子眼底闪过明显的心虚,脸上也明显带上了不安之色。
    这就是说,她身后的那群弟子没说错了。
    “既然如此,那么礼尚往来,现在该轮到我还礼了。”
    千岁冷着脸说完,人再次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依旧是玉晨儿面前。
    这一次玉晨儿有所准备,反手就给了千岁一鞭子。
    千岁抬手握住鞭子,卸去上面的力道和灵气,直接用力一拽,就将鞭子夺了过来。
    然后,千岁反击。
    鞭鞭不落空,全都抽在了玉晨儿的身上,以及其手腕脚腕等经脉脆弱的地方。
    不过片刻功夫,玉晨儿便和莫珠一般,浑身是能见到骨头的伤口,也像是刚从血缸中沐浴出来一般,整个人滴着鲜血。
    “疼!”
    “你住手!”

章节目录

总有系统不想放过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倦鸟归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倦鸟归晚并收藏总有系统不想放过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