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声音里,还透着浓浓的不悦,以及一些酸味。
    褚寒都没回头,便在心底轻嗤了一声。
    拈酸吃醋!
    紧接着,褚寒便感觉到自己衣袖被人拽了一下。
    随之而来的,是女子气恼的呼唤:
    “褚师兄?”
    褚寒回头,看向问他话的人。
    莫珠。
    此行带队长老莫云段的女儿。
    这会莫珠鼓着腮帮子,一脸不悦,眼中还噙着委屈。
    似乎只要他说得不合她的心意,莫珠就要哭出来一样。
    褚寒微微皱眉,面无表情地看着莫珠。
    莫珠脸色渐渐消失且越来越白。
    莫珠顶着褚寒威慑的视线嘴唇微微动了动,却半点声音都没发出来。
    “我看谁跟你没关系,你最好认清楚你自己的身份。”
    褚寒看着摇摇欲坠的莫珠轻声警告,话音落下后,褚寒还不屑地哼了一声。
    莫珠身为莫云段的女儿,资源和功法都不缺,也算是天之娇女。
    可现在,莫珠的修为不过练气七层,比他还不如!
    就这样,还不知道好好修炼,真是丢人现眼!
    褚寒直接换了一个地方,似乎是想要跟莫珠拉开界限。
    莫珠只觉得眼前一阵晕眩,死死咬紧了嘴唇。
    莫珠抬头,她的眼泪好像有了自己的想法,不争气地往下掉。
    “莫师妹,你怎么了?”
    身旁有师姐看到莫珠一脸泪水,直接惊呼了出来。
    莫珠连忙抬手擦了擦眼睛,同时还摇头。
    “我没事。”
    旁边那师姐张了张口,到底没追问下去。
    莫珠看了看褚寒的方向,双眼顿时又暗淡了两分。
    此时的褚寒,正跟几个修为不错的师姐在一起聊天,脸上还带上了笑容。
    莫珠脸色又白了两分。
    莫云段听说自己女儿哭了,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莫云段吩咐自己的大弟子看好飞船,自己亲自过来。
    莫云段看着莫珠红彤彤的双眼,脸色有些沉。
    “怎么哭了?”
    莫珠听到莫云段的声音,先是一怔,随后脸色变了变,有些不自然地低下了头。
    “爹,您怎么过来了?”
    “被人欺负了?”
    莫云段并没有回答莫珠的问题,而是继续反问。
    莫珠根本不擅长说话,面对自家父亲逼迫的眼神,直接缩紧了脖子。
    莫云段见莫珠不吭声,没有再继续追问。
    “瑶儿,你过来。”
    千岁听到莫云段的呼唤,看了眼他身旁的莫珠,抬脚走了过去。
    “莫长老。”
    莫云段冲着千岁点了点头,直接开口询问:
    “刚刚这里有发生什么事情吗?”
    莫珠不说,他能问的人还有许多。
    千岁听完,微微一愣。
    千岁视线一转,便看到莫珠惨白的脸色。
    “弟子在那边修炼,倒是不曾注意,莫师妹这眼睛是怎么了?”
    那通红的双眼,显然是哭过了。
    莫云段这是觉得刚刚有人欺负了莫珠?
    “爹,我真的没事”
    莫珠被千岁看得脸颊一臊,忙上前去拽了自己父亲一把。
    “走走走,您还是去看着飞船吧,别出什么事情了。”
    莫珠推搡着莫云段,很是嫌弃。
    莫云段配合着莫珠的力道,到也没有多留。
    只不过莫云段离开之前,还是看了千岁一眼。
    千岁垂了垂眼睑。
    千岁看着赶走莫云段后显得有些无措的莫珠,轻声道:
    “跟我过来。”
    因为莫云段的出现,若有似无的视线全落到了她们这,显然是都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千岁不准备在众目睽睽之下说什么,而是招呼了莫珠一声。
    莫珠抿紧了唇瓣,却也听话地跟在了千岁身后。
    看到千岁带着莫珠离开,留下的人虽然好奇,却也没有冒失地跟上去。
    首席太冷,他们撑不住。
    千岁带着莫珠回了房间。
    千岁回头,看莫珠跟个小媳妇似的站在门口,往位置那边努了努嘴。
    “过来坐。”
    莫珠鼓了鼓腮帮子,心里有些不开心。
    “我不坐!”
    千岁无所谓,“你觉得站在那跟我说话开心一些,就站在那吧。”
    莫珠:……
    莫珠脸色难看,还是走进了千岁的房间。
    莫珠即便进了房间,也还是不曾开口,像是在跟千岁赌气一般。
    莫珠不想说,千岁也并不是多在乎;莫珠想说,她听着就是了。
    莫珠看千岁盘腿坐在那,显然已经不想跟她多说,这让莫珠脸色难看了一瞬。
    “你跟褚师兄是怎么回事?”
    莫珠心性还没定下来,看千岁将自己叫过来,又不管自己就有些忍不住,酸酸地问千岁。
    “你被褚寒嫌弃了?”
    千岁又没回答莫珠,直接一针见血。
    千岁视线落在莫珠身上,眼神有些冷。
    莫珠看到千岁的眼神,心头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些不舒服。
    “你胡说!”
    什么叫被嫌弃了?
    莫珠胸膛起伏了一下,就很气。
    “我跟你父亲说我不知道甲板上发生了什么,你就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千岁嗤笑了一声,随后低下了头。
    也正是因为知道莫珠跟褚寒说了什么,千岁才不在乎莫珠是不是想跟她交心。
    她之所以将莫珠叫回来,不过是想分开莫珠和褚寒罢了。
    千岁话音一落,莫珠脸色跟着一边。
    莫珠原本想要质问千岁的,可听到千岁这句话,后面的质问直接夭折在喉咙里。
    她还以为,千岁真的不知道她为什么哭了。
    “你跟褚寒是如何认识的?”
    距离那天她和褚寒分开,也不过三天。
    可短短三天,莫珠这个小丫头就对褚寒这么上心,千岁还真有些好奇。
    “我凭什么告诉你?”
    莫珠听到千岁的疑惑,大小姐脾气上来,直接冷哼了一声。
    就知道这个女人不安好心,还想打听她跟褚师兄认识的经过。
    千岁声音很平淡,“你不说也无所谓,我这就找你父亲过来跟他说实话。”
    莫珠脸色扭曲了一瞬,还是咬着牙拒绝。
    “我不想说。”
    “不说也可以,从今天起,你待在我身边,直到这场历练结束。”
    莫珠有些错愕,不耐烦地道:
    “凭什么?”
    千岁:“就凭你现在在我这,你如今还是炼气期,你觉得你能跑?”
    莫珠更气,“你这是软禁我!”

章节目录

总有系统不想放过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倦鸟归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倦鸟归晚并收藏总有系统不想放过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