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娴躺在医院里,让一众医生护士挠秃了头。
    医生们简直无力吐槽,他们用尽了办法,可井娴的高烧就是不退。
    就是不退!
    异常执着!
    到后面,一众医生护士看到井娴的情况,眼前就有一个名为高烧的小人,插着小蛮腰,睥睨地看着他们,得意张扬道:
    “看!你们能拿我怎么着?没用的家伙!略略略~”
    那种既视感很强,让人无语极了。
    可没办法啊。
    他们什么办法都用了,没用!
    这就是个高烧黑洞!
    井娴知道自己的情况不对,也很想清醒过来。
    可她的意识总是朦朦胧胧的,一会儿强,一会儿又渐渐消散,没有一个稳定的状态。
    每当她想挣扎的时候,身上各处像是承受着千斤重,让她连动一下、睁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
    “系统!”
    “舒漾!”
    肯定是舒漾诅咒了她!
    井娴无意识地嘀咕着,恨极了千岁。
    抢走了她的系统,还对她下手,千岁简直有病!
    “舒漾!”
    病房里,向简禹皱眉看着病床上,双眼紧闭,眉头紧锁,却不停嘀咕着舒漾的井娴,有些不解。
    那个女人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让她这么记恨。
    “这应该是她潜意识的在想那个人,你们或许可以将那个人找过来看看。”
    医生看到井娴这反应,跟向简禹建议道。
    有反应是好事啊!
    这绝对是个突破口!
    想千岁?
    向简禹想想,都觉得这是个冷笑话。
    井娴之所以进医院,就是因为千岁跟她说了什么。
    从千岁的态度看,很有可能,千岁还从井娴这里抢走了什么东西。
    没道理井娴还惦记着千岁。
    哦,也是有道理的。
    恨不得咬死对方嘛。
    这也是惦记!
    向简禹拧着眉头,找千岁是没用的。
    “先继续用物理治疗吧。”
    井娴除了“念叨”千岁,好像还惦记着一个东西。
    隐约是……系统。
    这系统是什么东西?
    计算机里面的那一套?
    若是两个计算机系的学生,扯到系统,他都不会迟疑。
    毕竟那些里面,编程运行自有一套系统,两人可能因为某个重要的东西起了争抢之心也说得过去。
    可她们也不是计算机专业的……
    旁边的医生看向简禹脸色不怎么好看,特别‘委婉’地提了一句:
    “我们建议还是用她在乎的东西来激励一下她。”
    医治过程中,类似这样的奇迹还是不少的。
    向简禹:……
    你那一脸的鄙夷是怎么回事?
    觉得他不在乎井娴的病情?
    向简禹如鲠在喉。
    若不是他清楚知道井娴为什么进的医院,若不是他知道井娴嘴里的舒漾是谁。
    特么他都要多想一下,井娴烧成这样了还要惦记的人是不是她喜欢的那个。
    这医生脑洞有点大,也有可能是电视剧看多了。
    向简禹懒得解释,也有些头疼。
    现在学校里,不知怎么滴也流传起了他和井娴关系不清不楚的流言。
    虽然吧,他确实对井娴有好感,可井娴现在躺在病床上呢。
    而且,老师和学生……
    医生见向简禹听不进自己的建议,只能无奈摇头。
    千岁宿舍。
    诅咒系统也秃头了。
    “真的,咱不诅咒向简禹了好不好?其他人不是随便你诅咒吗?”
    怎么就非要盯着向简禹呢?
    诅咒向简禹一次损耗的能量都够它诅咒别人五六十次了。
    听到系统的哀求,千岁撇嘴,反问:
    “谁跟你是咱?”
    她跟这系统水火不容,完全跟咱这个字不搭边。
    “我们现在不是在一起吗?不就是咱?”
    “我还可以帮你做很多事情,我可以帮你弄来其中测试卷和答案,让你稳坐学校第一的宝座。”
    “我可以为你测算哪只股票赚钱,你只需要买买买,然后躺着就能收钱了。”
    “我还可以……”
    千岁一边听着诅咒系统的鼓吹,一边做着自己的习题。
    马上就要考试了,她要好成绩,她要奖学金!
    诅咒系统看千岁无动于衷,忍不住询问: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千岁随意的点着头。
    “在听。”
    诅咒系统:……
    你没有!
    你就是在做你自己的事情!
    诅咒系统压下心中的急切,一个劲的追问:
    “那你需不需要我的帮助?”
    “我们可以很好的合作的,只需要你不再诅咒向简禹就行了,我就这么点要求。”
    真的,求求了!
    给你跪下行不行?
    它现在入不敷出,哦,是完全没有能量收入。
    要是现有的能量继续大规模消耗的话,后果不是它能承受的。
    没有能量支持,它就要瘫痪。
    瘫痪后,它就彻底完了。
    千岁看诅咒系统急吼吼的模样,准备逗逗它。
    “你说的那些,对我没什么用处,你可以继续加大你的筹码。”
    千岁耸了耸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
    “学校第一不需要你帮忙我可以自己拿,要你帮忙的话,我也胜之不武。”
    “只要我学好了专业,每次投资都分析好所有可能性,慢慢积累经验,到后面,我也可以躺着收钱。”
    诅咒系统一听,更急了。
    “有我的帮忙,你可以直接坐享其成啊。”
    “你看读书多累啊,考试多累啊,每天累死累活的,哪有我帮忙来的轻松?”
    “有了我的话,你根本不需要这么累。”
    千岁嗤笑一声,“你说得好像很有道理呢。”
    “不需要付出,就能有收获,这是在养猪吗?”
    除了养猪,千岁想不出其他更形象的比喻了。
    只有家养的猪,只需要等人喂就行了。
    ‘吃穿不愁’,人生乐事。
    可也要想一想,年底死得最多,叫得最惨的是什么。
    那样,等人投喂的猪又能收获什么?
    一时的‘吃穿不愁’吗?
    人要是跟待喂的猪一样,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被养废了吧。
    这垃圾系统还想养废她,这千岁很不爽,张口就道:
    “诅咒井娴摔到腿。”
    “诅咒向简禹车轮子漏气。”
    “诅咒向简禹撞到别人的车。”
    “诅咒向简禹承担巨额赔款。”
    槽槽槽!
    诅咒系统听完这一连串的诅咒,整个统都不好了,结结巴巴。
    “你你你,你别太过分!”
    向简禹睡你家祖坟了?
    你要这么诅咒他!
    “过分?”

章节目录

总有系统不想放过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倦鸟归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倦鸟归晚并收藏总有系统不想放过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