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岁她忙着整理学金融能赚钱的方式方法。
    然后对找出来的这些方式方法进行筛选,找出她目前能做的。
    她要赚钱!
    晚上睡觉的时候,千岁做梦都梦到自己躺在纸币的海洋里乐不可支。
    却在她快要乐开了花的时候,那些纸币哗的一下碎成渣渣。
    让她的心情也在那一瞬间跌入谷底,人也跟着醒了过来。
    千岁失神地盯着天花板,满心沧桑。
    她太难了。
    睡个觉都不安稳。
    辅导员办公室,凌雁看着眼前瘦小的女孩子,眼神复杂,关心道:
    “目前的学习进度,你有没有觉得吃力?需不需要老师额外帮帮你?”
    千岁眨了下眼睛,回答对方:
    “目前确实有点吃力,不过过两天就能跟上了,不用麻烦老师了。”
    对于学习,她有自己的想法。
    凌雁皱眉,“过两天就好了?这么快?”
    凌雁不相信,委婉地提醒道:
    “学习这种事可是做不得假的,你前段时间没来学校,跟不上也正常,需要老师帮助的话,可以尽管说。”
    千岁点头,应下了,“好的。”
    至于会不会找老师,那就另说吧。
    “昨天……”
    凌雁正准备跟千岁沟通一下昨天对老师不敬的事情。
    只不过话才刚起了个头,千岁手机就响了。
    是原主二姨打过来的。
    原主妈妈姐妹三个,全在这边的厂子里做事。
    千岁冲着凌雁抱歉地笑了一下,接通了电话。
    原主跟家里人其实不怎么联系,家里有什么事不会跟原主说,所以有事也找不到原主头上。
    原主二姨这会打电话过来,倒是让千岁有些诧异。
    “进医院了?”
    千岁一接通,对面劈头盖脸就是一袭话。
    千岁抓到了重点,原主妈妈在路上摔了一跤,从小电驴上面摔了下来,还被小电驴压到了腿。
    摔得有些严重,被送去医院了。
    千岁挂断电话,就冲着凌雁歉意一笑。
    “抱歉,老师我要请个假,我妈妈进医院了。”
    凌雁:……
    这进医院也要你方唱罢我方登场?
    不过刚刚的电话,她也听到了。
    即便千岁没开外放,可那声音也清晰的传了出来。
    这假还不能不批!
    千岁匆匆赶到医院。
    病房里,原主二姨陪在原主母亲床边,两人全是一脸愁容。
    千岁一看心略沉,不会很严重吧?
    千岁上前询问:“医生怎么说?”
    “没事,就是擦破了皮,压到了脚,养几天就好了。”
    千岁一问完,原主妈妈便急匆匆地回答了。
    只不过说到最后,那声音直接变成了哭腔。
    千岁无语。
    这还在医院呢,有什么好隐瞒的?
    她找医生问一下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结果,那还没完,原主妈妈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道:
    “等结果出来,我们就回去了,不在这花钱。”
    “你放心,摔得不重,我不会拖累你的。”
    “等会你就回你学校去吧,我自己可以,也不需要人照顾。这么多年我一个人都扛过来了,也不在乎这一次。”
    “没什么事情,你就不要回来了。以后咱们就各过个的,过得怎么样,就看各自的缘分吧,我也不需要你们管。”
    “你们小时候我没管过你们,现在你们长大了,我也管不到你们了,说两句你们还要埋怨我,我……”
    千岁磨了磨牙齿,有点牙酸是怎么回事?
    这性格,还真有点棘手。
    千岁干巴巴地说着:
    “你就安心养病,想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做什么?”
    “医药费的事情我可以解决,你就别操这份心了,放宽心养病,也趁着这段时间好好休息休息。”
    安慰人这种事,千岁觉得自己真做不来,做不到和别人共情。
    千岁以为自己这么说了,原主妈妈多少能将紧皱的眉眼放开一点。
    可结果,原主妈妈的反应是真的出乎她的意料。
    原主妈妈很激动,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声音有些尖锐刺耳。
    “你可以解决?你怎么解决?你哪里来的钱?你是不是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了?”
    “我怎么跟你说的?让你有点,你怎么就……”
    原主妈妈打量、埋怨、失望的视线落在身上,千岁脸色直接就沉了下来。
    千岁不欲多说,声音淡淡道:
    “你放心,那是我通过兼职赚的钱,我们那个专业赚钱还是很容易的。”
    “我先去帮你问问情况。”
    说完,千岁便离开了病房。
    从医生那得知王佩兰摔得不是很严重,回家静养也没问题后,千岁带着单子回去了。
    只不过,刚到病房门口,就听到病房里的交谈声。
    原主二姨王梅声音中带点安慰,
    “小漾也长大了,以后你还要等着享福呢,可别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
    王佩兰面露讥讽,苦笑着摇头。
    “还享福呢。我是造孽,生下他们三个,一个两个的都不听管教。”
    “别人家的孩子多好,他们呢?”
    “寻常对我也不闻不问的,连个信息也不发,我还能指望他们以后对我好吗?”
    “而且你还不知道那丫头,一放假就窝在家里,也不出去走动,我看是有那什么自闭症。”
    千岁倚着墙壁,低头看着手里的账单,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反应。
    胸腔里泛着细细密密的酸楚,连带着眼眶也有些湿润。
    千岁能感觉到胸腔里传来的怄火不忿,连带着千岁嘴角也不自觉地跟着露出了一抹嘲讽。
    片刻后,千岁心里的感觉却渐渐趋于平静,有一种习惯了的挫败感。
    原主对那些话习惯了!
    真是荒谬!
    等里面消停下来了,千岁才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王佩兰看了看她,以及她手里的单子。
    “给我看看。”
    千岁将单子递过去,王佩兰一张一张的看,似乎还在计算。
    等王佩兰看完,似乎是心里有数了。
    “这些钱,就当我先借你的,你要用的时候,我再还给你。”
    千岁憋气,“不用,给你看病是应该的。”
    别在外人面前说原主不孝之类的话了。
    王佩兰摇头了头,说道:
    “就当是我给你存着吧,以后给你当嫁妆。”
    “我的情况你是知道的,没什么钱,也给你准备不了什么东西。你自己要努力。”
    千岁:……
    无所谓了。
    “你想怎样就怎样吧。”

章节目录

总有系统不想放过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倦鸟归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倦鸟归晚并收藏总有系统不想放过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