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岁离开时,原主身上一颗小珠子发出莹莹白光,一闪而逝。
    砰砰砰!
    “你个死丫头片子,死在床上算了,还不给我滚起来?不上学了啊!”
    千岁恢复意识还没睁眼,就听到剧烈的敲门声和女人气急败坏的怒吼声。
    隐隐的,千岁感觉房子在震颤。
    似乎是因为那两道声音凑在一起,要将房顶给震飞一般。
    千岁睁眼,就看到头顶的天花板上密布灰尘,以及三三两两的蜘蛛网,靠窗的墙壁上还有些裂纹。
    千岁打眼一扫,将整个房子的格局落入眼中。
    一间不到六平米的小房子,放了一张一米五宽的床、一个斑驳的小衣柜、一张堆满了书籍的桌子。
    看来,这次的原主家境一般般。
    千岁正想着,脑海中突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今日任务1:诅咒王佩兰一次。”
    千岁:……
    原主已经被系统绑定了吗?
    而且这个系统任务,一看就知道不友好。
    诅咒啊,能是什么好的?
    千岁没搭理这系统,先整理了一下脑海中的记忆。
    原主名叫舒漾,是一个刚大一的小姑娘。
    原主成绩优异,被h大破格录取,免学费入学。
    因为家里穷,原主很想赚钱,想赚很多很多的钱。
    多到可以给自己买个宽敞明亮的房子,自己一个人住;
    多到可以堵住自己妈妈的嘴碎,别整天逮着她叨叨叨个没完没了;
    多到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不用为此瞻前顾后。
    为此,原主特意选了金融学。
    但原主之前只知道埋头苦读,一腔热情全在学习考上好大学上面,对专业之类的,全是一知半解。
    原主就因为听说金融学是跟钱打交道的专业,可以赚很多很多的钱,就选了。
    原主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和期待,仿佛,她想要的生活就在眼前。
    但入学第一天,原主被一只诅咒系统绑定了。
    诅咒系统给原主发各种各样诅咒别人的任务,原主不做,就会狠狠折磨原主。
    诅咒系统一折磨,原主百分之百进医院。
    医院那地方,只要进去了,就跟原主想的去撒钱差不多。
    原主打小不敢生病,就是感冒了,也会强忍着等自愈,用自身免疫力抵抗,从没想过进医院。
    但系统的折磨不一样,她只能进医院。
    每进一次医院,原主不心疼自己受到的折磨,就心疼她妈‘撒’出去的钱。
    明明,那些钱是不需要白白花出去的!
    原主被折磨了一个月,在奄奄一息之际,向诅咒系统妥协了。
    可这诅咒系统,诅咒的对象全是原主身边亲近的人。
    原主在家里,就让原主诅咒家人。
    原主在学校,诅咒的就是原主那些室友。
    原主想尽办法没能解决掉身上系统,心力交瘁。
    诅咒了别人,原主心里又自责不已,越来越自闭。
    诅咒是有业障的,原主做的任务越多,身上的业障就越多,身上的气越来越稀薄。
    到后面,身边没了人,原主才松了口气,她以为自己能摆脱控制了。
    然而,眼看原主没了利用价值,诅咒系统干脆利落地吞了原主的意识。
    原主连惨叫都没能发出来,脸上的表情就彻底定格在了那。
    看完原主记忆,千岁心下咋舌。
    她之前遇到的系统,好歹还会吊根胡萝卜在宿主面前,美名其约:
    奖励!
    这诅咒系统不仅强势还很抠门,让人做任务,连点好处都没有,一个劲的索取。
    她过来得还算及时,正是原主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时,快要答应那诅咒系统的时候。
    还没有牵连到其他人,之后不诅咒别人的话,原主心里的自我谴责应该会少一点。
    至于这诅咒系统,她要想想怎么处理它。
    直接捏死肯定是不行的,太便宜它了。
    千岁一边琢磨着,一边从床上爬了起来。
    千岁刚起身,脑海中那诅咒系统又出声了。
    “你做了什么?”
    千岁心下诧异,之前这诅咒系统可是不会问原主问题的,漫不经心地反问:
    “我能做什么?”
    诅咒系统没出声了。
    它说出来的话,就暴露它没办法察觉到她心里想什么了。
    不能说,那就发布任务吧。
    “今日任务1:诅咒王佩兰一次,限时一个小时。”
    千岁撇了撇嘴,收拾了一下自己,然后出门。
    千岁一出房间,原主母亲便拉着一张脸,骂骂咧咧的吼上了。
    “舍得起来了!快点吃,然后回你学校去!”
    对于原主妈妈王佩兰的‘碎碎念’,千岁左耳进右耳出。
    原主家里是真的贫,原主又在医院住了将近半个月,花了不少钱,原主妈妈心疼坏了。
    被念叨念叨、嫌弃嫌弃太正常不过了,也没必要放在心上。
    毕竟原主家里只有原主母亲有比较稳定的收入,收入还不高,钱真的很重要。
    至于原主父亲舒平,除了赚钱,吃喝牌都会,偶尔他还问原主母亲要钱用,根本指望不上。
    除了源头收入问题,家里还有好几个‘漏斗’漏钱呢。
    原主以及原主的两个弟弟,那两个弟弟一个中专、一个初中,都要读书,都是吞金兽。
    “嗯,我下午就走。”
    原主住校的,只不过是因为被诅咒系统折腾,回了家里修养,去学校住更好一些。
    王佩兰听了身子微微一顿,到底没再说什么,闷头吃饭。
    “今日任务1:诅咒王佩兰一次,限时半个小时。”
    千岁一听,嘴里吃着王佩兰准备的饭菜,脑子里却在嫌弃诅咒系统。
    “你可以最后一分钟再提醒我,别再动不动就刷一句,你以为你声音很好听吗?”
    诅咒系统:……
    还有心思嫌弃它的声音了,是不是被折磨疯了?
    “你最好是将任务放在心上,后果你承受不起。”
    千岁冷笑,“嗤,你以为我会心甘情愿被你压制?”
    诅咒系统:“你不甘心也没办法,你斗不过我。”
    千岁眼珠子转了下,没去反驳,而是转移了话题。
    “你知道我讨厌你的吧,什么好处都没有,我凭什么做你的任务?想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儿草,你看马跑不跑?”
    “你不会以为惩罚着惩罚着我就会做任务了吧,是我天真还是你天真?”

章节目录

总有系统不想放过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倦鸟归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倦鸟归晚并收藏总有系统不想放过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