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桑晚撑腰就撑腰吧,竟然还想扯上她。
    皇帝、皇后看到她,都要叫一声老王妃。
    桑晚一个太子妃,凭什么呢?
    千岁想不明白,桑晚到底哪来的底气?
    桑晚本身并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人家对她第一印象只是小官之女、靖王府世子妃的侄女。
    然后……
    没然后了。
    虽然那两个印象看着还不错,但要看比较的对象。
    若是寻常人家,那不用说,人家捧着她还来不及。
    偏偏她嫁的是太子、一国储君,她的那两个标签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更何况,桑晚能嫁给齐谨巍还是齐谨巍努力的结果。
    皇后娘娘一直想要一个家世出众,人又不错的姑娘做儿媳,齐谨巍和桑晚这一成婚,就将皇后娘娘的想法捏碎了。
    所以,桑晚不见得就能得到皇后的喜欢。
    这样的情况下,桑晚不想着在皇家站稳脚跟,还来靖王府摆谱就很离谱!
    难不成,桑晚以为嫁给齐谨巍就万事大吉了?
    那就有点搞笑了。
    千岁心中嫌弃,却不紧不慢地给了答复。
    “你就跟她说,我什么不适,就不过去见她了。”
    “如此,孙儿便先下去了。”
    赵廉贞可不想让千岁去受桑晚的晦气,他来,只是想提醒千岁一声:
    桑晚作妖来了。
    因此,千岁说不去,赵廉贞连劝说都没有,便冲千岁一礼,退了出去。
    赵廉贞离开后,千岁将自己缩进院子里的躺椅中,盖着小毯子呼呼大睡。
    她拆解团宠系统时,可是得了个好东西。
    那小珠子,是系统的能量源,里面满满的都是能量。
    真是便宜她了。
    不过,她还没找到取用这珠子能量的办法。
    将这珠子握在手里,也能使人心旷神怡,千岁也就没急着去解密。
    可以的话,她带走好了。
    千岁这么想着,作妖的人就找上了门。
    “听说太奶奶身体不适,晚儿特地过来看望。”
    千岁暗自撇嘴,这哪是来看望的,是来显摆的吧。
    千岁阖眸躺着没有理会桑晚,假装自己没听到。
    桑晚没听到回应,脸色直接就变了。
    桑芸察言观色,上前就推了千岁的躺椅一把,大声说道:
    “祖母,你怎么还在睡?晚儿叫你呢。”
    千岁:……
    真是为难她这个老人家这么大把年纪了,还要演戏。
    千岁心里念头一转,便直接将呼吸压到了最低,不仔细观察的话,都看不出她还有呼吸。
    “祖母?”
    “祖母!”
    桑芸不甘心,连着叫了好几声,一声比一声不耐烦。
    赵王府一群人听得眉头直皱。
    桑晚却是挑着眉笑道:
    “看来太奶奶是睡死了。”
    在桑晚看来,千岁多半就是懒得见她所以装睡了。
    赵欣却突然一怔,直接冲了过去。
    赵欣握上千岁手的那一瞬,脸上浮现出错愕,不敢置信地喃喃。
    “太奶奶?!”
    赵欣慌乱地握着千岁手腕,手心里的手嶙峋又冰凉,凉得人心慌。
    赵欣泪珠子一颗一颗的往下掉,不停地叫着千岁。
    “大夫,找大夫!”
    赵欣死死抓着千岁的手,突然反应过来,连忙叫到。
    其他人见状,心底一个咯噔。
    “母亲!”
    “祖母?”
    赵修学和赵廉贞心中打鼓,连忙上前查看。
    千岁只感觉到自己被人掐来掐去,辛苦忍着才没露馅。
    赵修学和赵廉贞检查完,心直直地往下坠。
    钱氏看了眼饱受打击的丈夫和儿子,连忙让贴身嬷嬷去找人。
    钱氏站在一旁,紧张地看着千岁,心头想的却是:
    千岁走了,那她就是这个府里地位最高的女人了。
    千岁的存在,就如同压在头顶的大山,永远在头顶,翻不过去。
    桑晚皱着眉,只觉得晦气。
    好死不死的,偏偏在她过来的时候去世,这是克她还是怎么的?
    桑晚有些不想留下了。
    刚刚那一遭要是被有心之人传出去,还不知道被传成什么样呢。
    说不定还有人说她逼死这老太婆。
    可现在走,又让她有种落荒而逃的感觉,桑晚很不是滋味。
    桑晚看到大夫匆匆赶来,颤抖着手给千岁把脉检查,心中嗤笑。
    桑晚正准备离开,然而下一秒大夫的话就让她钉在了原地。
    大夫惊呼:“还有救!”
    顶着众人虎视眈眈的视线,大夫坚定道:
    “老王妃脉象虽然很弱,但是还有!”
    “快去拿东西吊命!”
    “采珠,快去将我那人参丸子兑水端过来。”
    赵欣一听吊命,就想到了之前千岁给她们姐妹几个准备的人参丸子,连忙吩咐了自己的婢女一声。
    竟然没死!
    一时间,桑晚都不知道自己是希望千岁嗝屁还是活着了。
    就很难受!
    千岁死了吧,她名声可能会受损。
    千岁活着吧,她心头的郁气就没法出。
    桑芸回到桑晚身边,倒是如释重负,生怕千岁就那么去了。
    如果千岁真去了,那她很可能会被迁怒。
    千岁在一群人折腾得差不多的时候,才缓缓睁开双眼。
    千岁一睁眼,便听到赵修学庆幸的声音。
    “醒了醒了!”
    赵修学喜极而泣。
    千岁倒下,赵修学就有种天塌下来的感觉。
    赵修学只要想到没了千岁,他要面对的场景,心头的胆怯就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
    他不行的!
    千岁视线环顾一周,发出了疑惑。
    “你们都围在这里做什么?”
    简简单单的一个询问,听得赵欣又是笑又是哭。
    “我们来看您。”
    “怎么还哭上了呢?”
    千岁抬手揉了揉赵欣脸颊,脸上全是无奈。
    “既然老夫人已经醒了,我便不再多留了。”
    桑晚打断千岁和赵欣的温情,说完之后转身就走,一点也不想继续逗留下去了。
    鬼知道这老太婆是不是回光返照呢。
    桑芸一看,连忙跟千岁等人说道:
    “我去送送太子妃。”
    千岁眸子微垂,等她收回视线对上的便是好几张欲哭无泪的脸。
    千岁扯了扯嘴角,
    “好了,我没事,一个个的哭丧着脸做什么?”
    众人无奈。
    你是不知道你已经半只脚踏进棺材了吧。
    不过看着千岁不以为意的身色,也没有说起那晦气的事。
    傍晚。
    皇后就派了教养嬷嬷到太子府。
    教养嬷嬷看着桑晚,笑容可掬。
    “太子妃娘娘,明天我们先来学妇德、妇言、妇容、妇功。”
    桑晚:……

章节目录

总有系统不想放过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倦鸟归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倦鸟归晚并收藏总有系统不想放过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