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修学这话一出,松风堂里不少人皱起了眉头。
    那么多的银两,赵修学就给他们这么一个答复?
    还是如此气急败坏的态度,一副被人戳了痛脚的模样。
    显然,赵修学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么做的不妥,还挺理所当然的。
    然而,赵修学接下来的话,却让一群人目瞪口呆。
    赵修学一脸不屑,咬着后牙槽环视一圈,冷笑道:
    “整个靖王府都是我的,这公中的银子我想用就用,想花就花,想拿就拿,需要你们来置喙?”
    “你们吃着我的、用着我的,你们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质问我?”
    “我警告你们,要想继续留在王府,就给我乖乖趴着。”
    “谁若是有意见,给我滚!”
    静!
    整个松风堂在赵修学话落之后,直接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好一阵过后。
    还是二房卢氏第一个忍不住,不忿地瞪着赵修学。
    原本就是大房的错,偏偏做错了的赵修学不知悔改不说,还威胁恐吓他们,这谁忍得住?
    “大哥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公中的银子,我们爷也是上缴了银两的,你凭什么说全是你的?”
    “要说那银子,应该是府上所有人的!你有使用的权利,但那不是你的私产!”
    什么叫给他乖乖趴着?
    若赵修学只是挪用点银两也就算了,让他们大房补上就行。
    可是!
    刚刚那一堆账中,竟是将她们二房从公中支走的银两翻了个倍的记!
    其他几房也不例外。
    哪有这么记账的?
    赵修学阴鸷地看着卢氏,“我的话听不懂吗?”
    卢氏被赵修学脸上的表情吓到,浑身汗毛直立,半个字都没敢说出来。
    其他人脸色虽然难看,但这会儿也没敢顶着赵修学的怒火开口。
    赵修学的身份毕竟摆在这,他们若是……
    千岁看到这一幕,倒是坐直了身子目光沉沉地看着赵修学,面无表情地反问:
    “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这么为所欲为?”
    “是!你是继承了爵位。但这府里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做出了贡献!公中的东西,他们都是有份的!”
    原主就这么一个嫡子,其他的全是庶出,但庶出的那几个可不蠢。
    他们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份不够,不可能从府里得到更多的东西,所以一直很努力。
    该上缴银子的时候,绝不含糊拖延,就是为了让自己在这府里更有底气。
    结果,还是被赵修学这么看不起。
    卢氏一听千岁开口,暗暗长舒了一口气。
    “母亲,这次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大哥这么说实在是太过分了。”
    “这么多年,我们不说苦劳,但功劳绝对是有的。”
    千岁没理会卢氏,而是盯着脸色难看的赵修学。
    “既然你觉得他们多余,那好。”
    千岁轻笑一声,“趁着今天对了一下账,那就顺便将这家给分了吧。”
    分家!
    千岁这话一处,在场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
    便是让千岁给做主的卢氏,也僵在了那。
    卢氏抿着唇,没敢再吭声。
    分家可不是闹着玩的。
    “母亲,你!”
    赵修学不敢置信的看着千岁,心头怄火,胸膛不断起伏。
    身为他的的母亲,竟然在这种时候说分家!
    “我对你很失望!”
    千岁摇了摇,到现在赵修学还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让他继承爵位,是想让他将王府发扬光大,而不是让他来算计府里兄弟的。
    都算计到自己人身上来了,还是这么奇葩的方式。
    致此,千岁对赵修学被人状告的事,是真的信了。
    在府里都这么算计,更何况在外面。
    她早该想到的,赵修学能毫不犹豫的囚禁原主,能好到哪去。
    千岁深吸一口气,彻底下定决心。
    这个家必须分!
    赵修学脸色更加阴沉。
    “账都在这里,亏损的银两大房在明天之前补上,明天上午我亲自帮你们分家。”
    千岁懒得看赵修学的脸色,直接一锤定音。
    赵修学还想拒绝,可原本立在千岁身后的暗卫却上前了一步,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赵修学:……
    千岁挥了挥手,直接向后一仰,将人缩进躺椅中。
    千岁阖上眸子假寐,不想交流的意思展示的十分明显。
    “那……我们便先回去了。”
    卢氏等人看出千岁的态度,心生雀跃。
    若是可以,谁不想过自己的小日子呢?
    从千岁这里离开,一群人看赵修学等人的眼神都变得得意起来。
    “大嫂和大哥确实恩爱,连坑害自己人都配合得这般默契。”
    卢氏嗤笑一声,转身就走,背影还带着几分显而易见的愉悦。
    看人脸色的日子终于要结束了。
    钱氏院子。
    钱氏等人眼底燃着熊熊烈火,纷纷瞪着赵欣。
    赵欣姐妹在赵修学等人离开时,也跟着离开了松风堂。
    一出门,赵欣便被桑芸给拽住了。
    相比其他姐妹面对的和颜悦色,赵欣面对的是自己父母以及祖父母要吃人的视线。
    “你真是好样的,不愧是你太奶奶教养出来的。”
    钱氏看着沉默的赵欣冷笑。
    但凡赵欣懂点事,将账本中的问题隐瞒下去,他们大房也不至于落得这个境地。
    “你看看你教的好女儿?什么忙也帮不上,还只会拖自家人后腿!”
    钱氏说了赵欣还不算,又埋怨起了桑芸。
    赵欣垂着眸子站在那一声不吭,她没什么好说的。
    不过看着气急败坏的钱氏,赵欣心底是开心的。
    她有一种畅快的感觉,甚至幸灾乐祸的想着:
    谁让他们那么贪心呢。
    那么多的银两啊,都用到哪去了?
    桑芸被喷,咬着牙暗暗掐了赵欣一把。
    “还不跟你祖母认错!”
    赵欣撕了一声,捂着手臂不解的询问:
    “我哪做错了?”
    砰!
    赵欣话落之后,一只杯子猛地砸向了她脑门。
    赵欣抬手捂着额头,从指缝间看向杯子砸过来的方向。
    主位上,她的亲祖父一脸阴鸷的望着她。
    那双眸子中,除了怒火便是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决绝。
    赵欣捂着头垂下眼睑,抿紧了唇瓣。
    赵修学这一下,吓得桑芸和钱氏也是大气不敢出,纷纷不动神色地移开了视线。
    下一刻,赵修学的怒喝声响起。

章节目录

总有系统不想放过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倦鸟归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倦鸟归晚并收藏总有系统不想放过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