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老祖宗系统加持的赵欣,气鼓鼓地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
    从她们进入松风堂到千岁昏迷之前的发生事情被赵欣一字不落地说了出来。
    “老祖宗还说,明明府里这么多人,是不是想让她老人家孤苦伶仃的在这院子里过自己的日子。”
    说完之后,赵欣有种出了一口气的感觉,神清气爽。
    但这一口气松完,赵欣心头又是一紧。
    “祖父若是不信,可以问问柳嬷嬷。”
    赵欣见自己祖父在她说完之后脸色比之前更冷,还跟了一句。
    她也是看出来了,在这府里忍气吞声的话,还真没谁把她们当人看。
    再说,她也没有夸大其词,只是陈述罢了。
    这可是他们让说的,而且她父亲也说了,她还小,莽撞的很,也不会说话呢。
    这么想着,赵欣还在心底嗤笑了一声。
    赵欣一番话,尤其是复述到千岁那几句时,说得赵修学等人难堪不已。
    不少人都暗暗咬紧了后牙槽,在心底将赵廉贞咒骂了无数遍。
    他们什么时候不孝顺了?
    突然背上这么一口黑锅,怄火的不行。
    而桑晚,更多的是恼火。
    赵欣这一番话,却是把她说得不爱护姐妹,不孝顺老人。
    别人开不开心,千岁不知道,她却对赵欣最后一句很满意。
    柳嬷嬷之前是她身边的人,话语权还是有的。
    而柳嬷嬷若是向着桑晚,为桑晚开脱,就要得罪她了。
    她只是气倒,不是就此醒不过来。
    “现在,可以和我绑定了吧。”
    老祖宗系统回到千岁这,便迫不及待的开口。
    人还没绑定,事情倒是帮着做了不少。
    再不绑定的话,它就要没能量了。
    千岁声音冷冰冰:“还不行。”
    老祖宗系统:???
    老祖宗系统小声比比:“就问你礼貌吗?”
    要它帮忙的时候,那叫一个不客气。
    它帮完忙了,就开始过河拆桥?
    千岁难得良心发现,开始给老祖宗系统熬鸡汤。
    想要马儿跑,还得给喂点汤。
    千岁:“其实这也是也是在帮你自己。”
    老祖宗系统:呵呵哒。
    它不信!
    千岁:“你看,你知道桑晚有系统了,可桑晚的系统肯定也猜到府里还有个系统,你上次让赵修学等人昏迷就已经暴露了。”
    “桑晚的系统二话不说吸收了你的能量,是不是说明对方没把你放在眼里,并且比你厉害?”
    “你绑定我的话,不就彻底暴露了吗?”
    “知道什么叫猥琐发育吗?暗中削弱别人强大自己,才能比别的系统强。”
    千岁叽叽歪歪一大堆,听得老祖宗系统一愣一愣的。
    不过,它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老祖宗系统恍恍惚惚的,声音中透着浓浓的不自信。
    “可是,我要是不绑定你的话,就没办法获得能量,不就一直比对方弱了吗?”
    这话问出来,老祖宗系统就明白是哪不对劲了。
    千岁都不让它绑定,那它还怎么获得能量?
    老祖宗系统不确定的补充了一句:
    “你是不是在套路我?”
    千岁:……
    好家伙,反应挺快的。
    “我怎么会套路你呢?”
    “你们系统是怎么获得能量的?”
    千岁既是好奇,也是顺势转移话题。
    团宠系统光环进入自己识海中的时候,她能明显感觉到有东西在识海内流动。
    以前被系统绑着做任务被惩罚的时候,也有那种感觉。
    那流动的东西是不是就是系统所谓的能量?
    老祖宗系统囫囵道:“就是你们完成任务,我们就获得能量。”
    千岁挑眉,“必须要通过完成任务吗?”
    老祖宗系统:“是的,而且咱们是互惠互利的,谁也不可能吃亏。”
    “你和我绑定,我可以让你长命百岁不说,我还能帮你做各种事情。”
    “你有我的辅助,而别人没有,你就赢了别人一半。”
    千岁听着这系统的话,默了默,她怎么突然有一种奇异的既视感。
    这系统……
    是在给她熬鸡汤吗?
    瞧瞧这话说话的。
    千岁还是给予了老祖宗系统肯定,“说的好有道理。”
    但下次别说了,我不吃这一套。
    后面的话,千岁没说出来,她还要吊着小系统呢。
    别看这小系统说得天花乱坠的,可千岁不是没被系统绑定过。
    一旦被绑定,便是将魂魄交了出去。
    而系统给予的东西,不过是虚幻的花团锦簇罢了。
    千岁暗自摇了摇头。
    感觉到大夫正在给自己施针,千岁顺势就缓缓睁开了自己眼睛。
    外面的闹剧也差不多了。
    大厅里。
    柳嬷嬷一听赵欣最后那句话,脸色也跟着变了。
    这是将恶人丢给她来做呢。
    赵修学深吸了一口气,看向柳嬷嬷。
    “柳嬷嬷,你说。”
    柳嬷嬷:……
    柳嬷嬷扯了扯嘴角,一脸的僵硬。
    众目睽睽之下,她只能肯定赵欣所说。
    毕竟在场的人太多了,赵修学等人随便一问就知道是不是真的。
    而且老夫人只是被气晕,而不是气死,她要是说谎,之后后果更严重。
    不过柳嬷嬷还是帮桑晚和赵廉贞开脱了几句,只不过并没有多少用。
    桑晚到底不一样,也没人舍得苛责她。
    赵廉贞可就不一样了。
    于是,一群人得出结论:
    千岁被气晕过去全是赵廉贞的错!
    赵廉贞:……
    赵廉贞不断吸气才压下心中的怒气。
    只不过,赵廉贞看赵欣的眼神却愈加冷漠了。
    就是桑晚和柳嬷嬷都知道帮他说话,可这个女儿却只知道捅刀子。
    赵欣触及到赵廉贞的眼神,心头便是一凛。
    桑芸见家里人的视线全落到了醒过来的千岁身上,刻意将赵欣拉到了一个角落,压着声音质问:
    “赵欣你疯了吗?”
    桑芸,靖王府世子妃,赵廉贞的发妻。
    “你爹被责罚对你有什么好处?”
    赵欣垂着眼睑,闷不吭声。
    桑芸一看赵欣这不声不响的态度,便气不打一处来。
    “我看你是不知道孝道怎么写了,连你爹都敢卖,回去给我抄二十遍孝经。”
    千岁神识强大,自然能听到桑芸这话。
    只不过,千岁听完之后眉眼微深。
    千岁看着乌泱泱围在自己床榻前的人,讥讽地笑了。

章节目录

总有系统不想放过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倦鸟归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倦鸟归晚并收藏总有系统不想放过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