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池皇城。
    靖王府。
    松风堂内,窗明几净,檀香萦绕。
    松风堂的主人、靖王府的老祖宗周氏,阖着眸子半躺在软榻上休憩。
    这时,柳嬷嬷轻手轻脚地走到软塌边上,微微俯身凑到周氏耳旁小声说道:
    “老夫人,晚小姐她们来给您请安来了。”
    千岁一恢复意识,便听到这么一道略显粗哑的女声在耳畔响起。
    因为距离太近,刺得千岁忍不住蹙了蹙眉。
    老夫人?
    请安?
    千岁眯着眸子看向身旁,是一个发髻发白的老妇人。
    老妇人似乎是以为她没有听清楚,在她转过头去时还将腰弯了几分,整颗脑袋凑到了她耳边。
    “老夫人,晚小姐她们来给您请安来了。”
    还是之前的那句话,只不过声音比之前要大了些许。
    千岁眼睑微垂,让人看不清眼底的情绪,却缓缓点了点头。
    “嗯。”
    千岁敏锐地感觉到在她点头之后,一抹诧异的视线就落到了她的身上。
    千岁不动声色地任由柳嬷嬷打量,就不信她还敢质疑出来。
    柳嬷嬷也只是惊讶了一瞬,便收回了视线恭敬地应道:
    “是。”
    看着柳嬷嬷退下,千岁便闭上了双眼。
    千岁不知道自己来历,自她有意识起,便是一缕幽魂,终日无意识地漂荡在各个地方以及某些人的身边。
    直到有一次,一个道士临死之际施展秘法请她附身,只希望能帮他复仇。
    那之后,千岁便发现自己不仅能漂荡在各个地方,还能附身到别人身上代替别人活着。
    关于自己的情况,千岁稍微一怔便回过了神。
    趁着那所谓的晚小姐等人还没出现先整理了一下原主的记忆。
    原主名叫周莹,五十三年前嫁到靖王府,成为靖王妃。
    这么多年过去,原主已经成为靖王府高高在上的老祖宗。
    甚至再过一月,便是原主的七十大寿。
    身份尊贵,家宅安宁,可以说原主这一生还算安稳顺遂。
    只不过原主没想到自己半只脚都要踏进棺材了,却突遭变故。
    原主在自己七十大寿前夕,敏锐地发现王府好像在悄无声息中发生了变化。
    原主发现的时候,整个王府的主子爷都对寄居在府上的表小姐桑晚表示了极大的善意,甚至在某些方面还超过了王府里的其他子嗣。
    便是桑晚跟府里的小辈起了冲突,也是不管不顾地护着桑晚,反过来指责、责罚自家人。
    就这,似乎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对,还觉得理所当然。
    原主年纪摆在那儿,到底是经过事的,在和桑晚分开后便敏锐地发现这事不对劲。
    就算冲突一事对方在理,可哪有家人不爱护自家孩子的?
    这事明显不对。
    可偏偏原主每次看到桑晚,便会控制不住的对桑晚好。
    甚至,原主只要看到桑晚便会心生一股子喜爱,比看到自己曾孙子还要开心。
    原主觉得,自己一家人不是中了邪,就是被人用手段控制了。
    因此,原主想要将桑晚这个源头赶出王府,却不想遭到了家里人的反弹。
    连一向对她孝顺有加的亲生儿子都觉得她是在无理取闹,不耐烦地让她好生待在松风堂,不要多管闲事。
    为了防止原主闹事,还特地将原主看管了起来。
    原主大寿后,王府里的女眷几乎全都深陷泥泞,人人喊打。
    只有桑晚,出身王府这个淤泥潭子而不染,人人称赞。
    在桑晚从王府嫁出去之后,王府便被人告上大理寺,王府顷刻间覆灭。
    原主一大把年纪,遭此聚变,没撑住背过了气,去世后,原主依旧双目圆瞪,死不瞑目。
    临死之际,原主更多的是对自家人不辨是非的悔,对桑晚祸害自家的恨。
    脚步声渐进的时候,千岁刚好看完原主的记忆,没忍住抬手揉了揉额角。
    从原主的记忆看,那位叫桑晚的表小姐,确实有些邪门。
    一个表小姐,又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地获得王府主子的真正喜爱?
    千岁正想着怎么会会这位桑晚表小姐,脑海中却突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叮,发现s级意识体,老祖宗系统请求绑定,同意或者拒绝。”
    千岁:……
    千岁木着一张脸毫不客气地丢出两个字:
    “拒绝。”
    与此同时,还有一道类似的声音在另一处响起。
    “宿主,这女人身上的光环消散了。”
    这是……
    系统的机械提示音。
    千岁没理会脑海中老祖宗系统的疑惑,若有所思地朝桑晚看过去,眼底全是探究。
    刚刚的声音就是从对方身上传出来的。
    这位表小姐身上有个系统吗?
    千岁没听到桑晚说了什么,却又听到了系统不耐的声音。
    “不是跟你说了吗?她的运势比整个靖王府的人加起来都要强。”
    此时的桑晚一身淡紫色纱裙,面上带着浅笑,袅袅婷婷地朝她走了过来,半点看不出来正在跟系统交流的样子。
    只不过千岁看到桑晚的位置,眸子却微微眯了起来。
    桑晚一个寄居在王府的表小姐,却走在了王府所有小辈的前面。
    不说喧宾夺主,却也有些没有自知之明。
    不知道的,还当她是这王府的嫡出姑娘呢。
    “晚儿给太奶奶请安。太奶奶额头又不舒服了吗?晚儿给太奶奶揉揉。”
    桑晚见千岁手抵在额角,虚虚一礼还没等千岁开口,便自顾自地起身走到了千岁跟前。
    千岁看着桑晚这套自然而然的动作,眼底闪过不悦。
    她讨厌不守规矩的人。
    尤其是眼前的人还是害了原主的罪魁祸首,千岁便更不喜了。
    她代替原主活着,自然是站在原主这边的。
    原主想不明白自家人为什么会那么护着桑晚,千岁在听到桑晚身上有系统的声音后,便已经明白了过来。
    原主一家人之所以会那样,无非就是系统的光环作祟,
    随着桑晚的动作,千岁敏锐的发现下面的一众小辈里,有好几个周身都弥漫着不悦的气息。
    显然,家里的曾孙女们怨气还不少。
    眼看着桑晚白玉般的手指就要落在自己太阳穴上,千岁收回视线漫不经心地阻止道:
    “不用了。”
    千岁这一声,淡漠到不近人情,也桑晚动作跟着一僵。
    便是底下的那些小辈,也毫不掩饰自己眼底的惊讶,纷纷看了过来。

章节目录

总有系统不想放过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倦鸟归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倦鸟归晚并收藏总有系统不想放过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