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德三人都是一怔,张扬再次抬头看一眼枯黄的梨树道:“好好的梨树,尚能结果,对这村里人家可是得天独厚,不好好养着已经是奇怪,直接养死又算是怎么回事?”
    杜德思索一瞬,许渊道长看问题的角度必定和他们不同,联系到未入土的尸身,眼前这家宅院在杜德眼中顿时就阴森了不少。
    “许渊道长,这家人有问题?”
    许渊微微点头,走近一些院墙,看着那接近地面的墙角上凝结的白土青苔,脚上狠狠用力一搓,那黄土下面泛起一片黑泥,黑泥之中又夹杂着点点白星。
    赵芸儿看的惊讶,惊奇道:“这又是什么土,竟然藏在这黄土底下!”
    说着伸手就要去好奇拨弄。
    许渊眉头微皱,轻声叹道:“养尸土,埋尸地。”
    赵芸儿手臂一僵,讪讪的缩回手臂。
    张扬眸子一震,解下腰间长刀握在手里,随时都可拔刀相向。
    许渊低头看了一眼土壤,手持布幡走向小院正门,大门紧闭,挂了栓也看不见小院内动静。
    嘱!嘱!嘱!
    许渊抬手拉起门环扣响大门,打破宅院中的宁静。
    “谁啊?”
    房里传出一声吆喝,有些沙哑疲惫,听声音也是个年轻力壮的。
    “汪汪汪!”
    老黑狗趴着大门门缝一阵叫喊,院子里的脚步声加快,有些没好气的喝骂道:“你个老狗还不死,在这叫唤什么!”
    抽栓,开门。
    见到门外站着的许渊之后顿时就是一愣,往里拉的双臂顿时停滞,就这般两手搭在门上维持着一道人影的门缝警惕的看着许渊道:“你谁啊!有什么事?”
    许渊没有立即说话而是看着眼前的青年。
    大概二十五六岁的年纪,一身黑色布衣,头发乱糟糟油哄哄的,眼里没什么精神,眼白中布满血丝,像是连着好几天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深深的眼袋臃肿黑沉,面上有些病殃殃的苍白。
    “你是王小六?”
    许渊侧目看一眼青年脖子上的吊坠轻声问道。
    青年警惕戒备的点头,注意到许渊的目光之后将衣领拉紧,看着许渊道:“王六,没小字,你找我做什么?”
    随后又好奇的看着杜德三人,尤重的看一眼张扬以及张扬手中的长刀之后更是有些疑惑。
    许渊微微一笑,低头看着门前的老黑狗道:“路上见到这只黑犬,看它饿的皮包骨头心里不忍,我看它直奔你家,你是它的主人?”
    王六低头看向门前卧着的黑狗道:“不是,这老狗是我姑奶奶家的,她前几天去了,这黑狗不知道跑哪去,整天不着村。”
    “这样啊!那也算是你家的老犬。”
    许渊微微一笑,拿出钱袋,从中捏出一粒碎银子在手中转动道:“我看这黑犬可怜,想要将其带走,但是小道可不愿做个偷狗的人,这黑犬你卖给我如何?”
    王六看着许渊手中的银子顿时口甘舌燥,两眼放光,他们村里的庄稼汉顶多用些铜板,银子可是少见。
    “嘿!道长竟然看上这老狗啊,那是这老狗的福分,道长尽管带走就是!”
    王就心花怒放,没想到这该死的老狗还能给他换来一块碎银子。
    抬手要去接银子,许渊却是往后一缩。
    王六眉头一皱看向许渊满是疑惑。
    许渊笑着道:“空口无凭,你需得写下一张字据,白纸黑字我才放心。”
    “哪有这个必要?”
    王六嘀咕一声,手臂已经从门上垂下来,心中已经放松了警惕。
    许渊摇头道:“自然是有必要的,小道已经被骗过一次了,这是在你村里,若是没有字据你拿了银子翻脸不认人,我岂不是白白被坑?”
    “可是我大字不识一个怎么写?更何况我家里也没有纸笔!”
    王就低声说道,目光停留在许渊手上,又有些贪念的看着许渊的钱袋。
    “小道识字,你按个指头印就行。”
    王六思索一瞬点点头。
    许渊微微一笑道:“借家里平桌写个字据。”
    “进来吧!别乱走啊!”
    王六告诫一声,带着许渊三人走近院子,直奔主屋而去,进了主屋许渊一眼就看到那房间里供奉的神龛。
    红木的神龛就摆放在桌子正中间,里面贴了鲜红的红纸,中间供奉着一个牌位。
    “广慈无上红祖娘娘?”
    许渊看着神龛轻声颂念牌位上的供奉之名,冷哼道:“哪里来的邪神歪灵!”
    原本欢喜的王六顿时神色一沉,眸色不喜的瞪着许渊道:“你竟敢折辱红祖娘娘?赶紧跪下给娘娘赔罪,求娘娘宽恕!”
    许渊摇头一笑,平声道:“小道一礼也不是它能受的,除了天地吾师,可没什么让小道跪拜的。”
    “你……你!”
    王六胸膛剧烈起伏,似是被气的不轻,立马伸手推向许渊道:“滚出我家,这老狗死了都不卖你!”
    咚!
    许渊身上闪烁一道幽光,王六推在许渊身上,许渊无动于衷,他自己却顷刻间就被弹飞重重的落在地上。
    “你到底是谁!”
    王六眸子惊骇的看向许渊质问道。
    许渊微微摇头,看一眼四周,刚才在门外他还没确定,如今走近这院子之后算是确定了。
    许渊伸出右手,布幡之上红绳悬挂在中间的地元通宝微微一荡解开红绳落在许渊手心。
    “你要干什么!”
    王六挣扎着起身再次大声喝问,同时顺手抽其板凳直接朝着许渊怒气冲冲的砸过去。
    “道长小心!”
    赵芸儿惊呼一声提醒,张扬直接抽刀。
    轰!
    板凳砸向许渊,还未近身就有一道黑色幽光从布幡中射出打在板凳上,顷刻间,板凳四分五裂爆炸开裂成一块块木片。
    许渊皱眉回头看向王六,也不说话,眼神更是平静,可就是这平静的眼神却让王六心里压制不住的升腾其恐惧之感。
    许渊踱步回来走到王六身前,王六缓缓低头,不敢再和许渊对视。
    沉默一瞬,许渊幽幽开口:“你身上无业力,小道不想对你出手,可你再乱折腾小道就要还手了!”
    “会死人的,你一定不会想着试试?对吗?”
    王六双手微微颤抖,喉结微微滚动,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滴落。
    许渊看一眼王六,转身走到神龛前,地元通宝滴溜溜的一转,吸附在牌位之上,一丝白气顿时从牌位上升腾有灵一般就要钻入虚空,地元通宝微微一晃,那白气顿时被定在空中,随后地元通宝再一晃,那白气就被吞噬。
    “香火愿力。”
    “源头的气息有些阴冷,似是鬼物。”
    许渊站在神龛前把玩着手中的地元通宝喃喃自语。
    香火神道,这供奉的红祖娘娘是一头老鬼,如今人世神道供奉不明,许多人根本分不清神鬼,只是图利便拜,却也不知有些利拿不得。
    许渊一掌点在神龛上,神龛顿时碎裂,王六张张嘴但是没敢说话,一是刚才被许渊吓到了,二是张扬的刀现在架在他的脖子上。
    神龛中那红纸的夹层中掉落出一张皮纸,许渊拿起一看,上书《红祖养尸篇三——尸鬼》。
    许渊没有去看上面的内容,手指微微搓动皮纸眉头微沉,低声自语道:“人皮?”

章节目录

从太平要术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洛不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不书并收藏从太平要术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