蜿蜒小路往上窜行,几十户房屋小院颇有顺序的错落有致,房屋都有些年头,大多已经缺砖少瓦,脱了墙皮,裂了大缝,手有余力的尚可将房屋重新修葺,但其中大多数人家却也只能求个可遮风挡雨而已。
    时至晌午,村落里也满是烟火气,几个半老人影端着碗坐在门前的石墩上聊着前长后短。
    村落唯一一条贯穿东西的大路东方,一条年迈孤独的老黑狗步履蹒跚的风尘仆仆归来,回到这个生它养它十六年的熟悉村落。
    村头的歪脖子树下端着饭碗的布衣老妪抬头,浑浊的眸子看向村口的大路,眸光突然好奇又不安的端着饭碗站起来看着村里有史以来迎来的第一辆精致马车……
    以及马车前那头从未见过的大体格老黄牛,尤其是这黄牛背上还端坐着一位年轻道士。
    老黑狗打头回到村落,走到老妪身前摇了摇尾巴,显然和这位老妪的关系也比较亲密。
    黄虎走到歪脖子树下缓缓俯身,许渊挪步下来看向面前的老妪。
    一身补丁的麻布粗衣,手指已经萎缩,面上满是岁月风霜的刀割之痕,皱的如同干涸的橘子皮,灰白的发丝已经经不住岁月的侵袭。
    一双下耷的三角眼此刻看着许渊神色也是好奇疑惑,然后有气无力的沙哑着声问道:“你们来找谁的呀!”
    许渊躬身稽首一礼,轻声道:“老夫人,我们是赶路往南阳郡城去的,如今走了一路见到这边有人家就前来讨口吃喝。”
    老妪上下打量着许渊,见许渊还有些年少,长的也清秀白净点点头道:“这样啊!那你们跟我来吧,我家里还有点吃的,只是也不多嘞!”
    “多谢老夫人善心,我们不白吃白喝,当是给钱买的。”
    许渊目光瞥一眼老妪手中的饭碗轻声说道。
    那碗中也不过是一碗稀饭,沿着碗边放了一勺不知名的腌菜,可见老妪家中也是清贫。
    “不用。”
    老妪摇摇头,端着饭碗佝偻着身子向村子里走去,同时喘着气缓缓道:“饿肚子的滋味可不好受,咱有一口吃的就见不了别人饿肚子。”
    老妪说着挪动脚步前行,赵芸儿下了马车,杜德和张扬将马系在歪脖子树上提着一个重要的包裹就跟在许渊身边看向眼前的村落。
    老黑狗扭头晃晃尾巴在村口扭头张望着。
    老妪家就在东边进村的第三家,茅草和着土石堆砌的围墙已经有些破烂,两扇木板拼接成的就是大门。
    推门而进,院子里还有一个皮肤黝黑,身上有着明显农活脏乱的中年妇人。
    妇人一见老妪带着许渊四人进来进来立马警惕的起身。
    老妪摆摆手慈祥笑道:“是去南阳的过路人,来讨点吃喝,你把剩下的粥分一分,早上蒸的馒头也一并拿过来吧!”
    妇人没好气的将洗衣服的湿手在身上搓了搓以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嘀咕道:“自家都没多少吃的还领着别人来吃。”
    不过妇人也只是发发牢骚,脚上的动作却是没停,直接就往灶房去了。
    老妪摇摇头,指着院子里的板凳道:“家里有点乱了,你们随便坐,就当是自己家,别嫌弃。”
    许渊摆摆手搬着一个有靠背的椅子到老妪身边道:“有吃的就不错了,亏了老夫人心善,我们哪里有什么嫌弃的。”
    “老夫人请坐。”
    老妪点点头,看着许渊也颇为欢喜,吸溜一口碗里的热粥就着咸菜享受的呼一口气看着许渊苦口婆心道:“小伙子,你人不错,老老实实的去做一份脚踏实地的差事,别整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扮成道士去招摇撞骗知道不?”
    张扬三人神色微变,心中道:“许渊道长像是招摇撞骗的假道士吗?”
    除了年少一些,这可是真的不能再真的仙人弟子。
    “你还年轻,不知道举头三尺有神明,现在借着由头招摇撞骗,以后是要遭殃的。”
    老妪轻声劝导,心中似是认定许渊是个假道。
    许渊面带笑容的微微点头,看着卧在院子一旁的老黑狗转而问道:“老夫人,这条黑犬是您家的吗?看样子这黑犬好像活了不少年头了。”
    许渊转移话题,老妪端着碗看向老黑狗微微点头笑着道:“可不是,黑妞可是我们村里辈分最高的狗了,前边三姑娘家的,我想想……这黑妞怎么也活了十几年了。”
    老妪眸光有些兴奋,随后又黯然道:“可惜三姑娘前些天走了,比她家这黑妞走的还早,只是留下黑妞一个也可怜,这几天估计也是伤心,都没在村里见到黑妞。”
    许渊看着老黑狗道:“它家里就没其他人养它了吗?我看它都饿的皮包骨头了。”
    老妪摇摇头叹息一声道:“三姑娘就自己一个人孤苦伶仃的过完了这大半辈子,就是前几天入土还是她堂亲的侄孙帮忙料理的,要不是三姑娘自己省吃俭用省了个棺材本,怕是连个棺材都没有。”
    堂亲侄孙料理的后事!
    许渊眉头一动,看着老黑狗垂怜的叹息道:“真是可怜了这狗!”
    随后语气一动询问道:“老夫人,这三姑娘堂亲侄孙是哪一家,我想去问问能不能将它带走自己养着,这般皮包骨头的饿真是不忍心。”
    老妪眸子微亮,看着许渊道:“这是好事!你们是城里人,黑妞跟着你们也能再享享福,吃点精细的。”
    “小六家在后边那条街,院里栽了一颗大梨树的那一家就是,可显眼了。”
    许渊微微点头,这时灶房的妇人端着碗出来,赵芸儿连忙小声道谢过去帮忙,见赵芸儿这般懂事,妇人脸色也好看了不少。
    “你们赶紧吃吧,一会就凉了。”
    妇人轻声说了一句,端着一碗稀饭拿着两个馒头过来塞给老妪一个,自己拿着另一个出了门坐在门前吃着。
    许渊四人坐在板凳上缓缓吃了起来,张扬就着腌菜啃着馒头看着老妪突然问道:“老夫人,这馒头还是软的,您怎么不吃?”
    老妪笑着道:“人老了,吃不了那么多,我这一碗稀饭就够了。”
    “你们多吃点别饿着,不够的话,屋里还有馒头。”
    门前坐着的妇人闻言自言自语的小声嘀咕道:“自己舍不得吃还拿给别人吃,也就您老有这份心,我看这馒头都吃完了还拿什么去给公公去给您儿子上坟。”
    妇人轻声嘀咕着,眼眶也是微红,如果自己丈夫还在,这日子也不会这么苦了。
    张扬等人听不到妇人的自言自语,许渊玄丹境界耳清目明,这等低语却是一字不落的传进耳里,顿时手中的馒头似是也没有那么甘甜了,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不多时,门口妇人端着空碗回来,看着赵芸儿道:“姑娘,村口那牛马是你们的?”
    赵芸儿微微点头。
    妇人左右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你们吃完饭就赶紧走吧,这牛马别被盯上了!”
    闻言,一旁的张扬笑着道:“大姐,这大白天的还有人敢抢我们这牛马不成?”
    妇人摇摇头,看向自家婆婆,见婆婆没有阻拦自己就继续小声道:“盯上你们牛马的可不一定是人!”
    张扬眸子一凸,端着碗的手顿时绷紧。
    不一定是人?

章节目录

从太平要术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洛不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不书并收藏从太平要术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