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上络腮胡道人一听许渊此话,面容当即就是一冷,低哼一声道:“小道友这是在找贫道的茬了?”
    “灵山十三峰,九宫五门中,道藏山庭门,玉术尽吾胸。敢问小道友又来自何方!”
    络腮胡道人颇为冷傲的质问许渊,那身后天干地支两名道童此时也凶恶的盯着许渊,手中各自持着一个黑色三角幡。
    许渊不屑的看着络腮胡道人冷声道:“你等邪道也敢言称自己是灵山道门玉庭之人?真是不知死活!”
    “你既知我灵山道门,劝小道友莫要自误!”络腮胡平声威胁道。
    此时台下的百姓也觉得气氛有些不对,缓缓向后退去。
    许渊看着络腮胡道人轻笑一声,也不屑继续理会,手中布幡微微摇动,一抹墨色玄气忽而在布幡上升腾而起,整个布幡之上好似笼罩了一层黑光,周围百姓目光落在布幡上顿时觉得头晕目眩,赶紧挪开目光这才觉得好转。
    “渡气而出!养气后期!”
    络腮胡道人看到这一幕顿时震惊出声,小小年纪竟然已经和他一般的修为境界!
    真是,真是……
    气煞我也!
    络腮胡道人目光震动,但是却没有丝毫惧怕,即便修为境界相当,他这几十年的术法修行也不是白活的。
    右手从袖袍中一抽,一柄巴掌大的青玉小剑出现在手中,运气一催,小剑上青光闪烁,只见络腮胡道人抬手一推,那玉剑如同飞剑一般直接朝着许渊脑袋刺来。
    叮!
    青玉飞剑直击许渊,布幡之上玄光化作一道墨色罩子护在身边,青玉飞剑和这墨色罩子碰撞在一起直接便被弹飞了出去。
    络腮胡道人见状心中大惊,自己这法器飞剑竟然没能破了这小子的护身罩!
    “天干地支!”
    络腮胡道人低喝一声,袖中两张黄符滑落在手中,运气激发黄符朝着许渊打去,这两贴黄符刚一出手就化作两个通红的大火球。
    叮叮叮!
    方正布幡之上的三枚铜钱撞击在一起,忽而右边的那一枚刻着人元通宝的铜钱脱落,嗖的一声转动着弧线飞出,从那两个火球上穿过,两个火球瞬间熄灭,只剩下两张符灰黯然跌落。
    人元通宝去势不减,直击络腮胡道人的脑门,络腮胡反应迅速连忙低头!
    只听得砰的一声,其发冠瞬间碎裂,头皮被擦出一道口子。
    许渊抬手,铜钱稳稳的倒飞落在许渊手中。
    “小道友!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便是斗法也不能下如此杀手!这县城若是道友的地盘贫道离去就是,这灵羊留给道友,贫道日后再也不来此处!”
    络腮胡道人摸了摸头顶,看着手掌心的血迹以及头皮火辣辣的疼痛心生退意。
    本是看这小道士年轻,结果不曾想修为境界高也就算了,竟然连出手斗法都如此狠辣娴熟,手中那法器也不同寻常!
    许渊搓动着手中的铜钱面无表情的看着披头散发的络腮胡人畜无害的笑道:“道长还没见识小道的两脚青羊呢!怎么能就这么算了呢?”
    “小道友这是执意要与贫道斗法分个高低胜负了!若是如此!贫道必不再留手!”
    络腮胡道人沉声大喝。
    许渊上前一步冷笑道:“不是分胜负,而是我定你生死。”
    “大言不惭!”
    络腮胡道人怒喝一声,脸色阴沉甩袖飞出两贴黄符落在身旁的两名道童胸口。
    两人手持三角幡,手臂外幡,双膝微躬,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抬头望天。
    “请神术?不对,应该说是供神术,只不过你们供养的也只是鬼怪而已。”
    许渊喃喃自语,右手抬起,指尖捏着的铜钱就要打出去。
    与此同时,两股莫名的气息突然锁定了许渊。
    只见那天干地支两名道童瞬间脸色苍白毫无血色,一股股浓厚的阴气从两人身上散发而出。
    两人身下的影子如同活了一样诡异的扭动起来,然后脱离了肉身的束缚反而贴在了身上。
    紧接着两名道童同时睁开只有眼白的双眼,面目扭曲的看着络腮胡道人阴森森道:“你又唤我们了,这次供奉的魂魄不能少!”
    络腮胡做个稽首恭敬道:“两位神将放心,此地都是血食,魂魄只多不少!”
    两人脑袋僵硬一转,嘴中流出哈喇子,随后将目光锁定许渊手中一劈,一道阴气匹练如同长刀斩向许渊头颅。
    此时围观的百姓已经退出老远,见到这一幕更是四散而逃,只剩下几个好奇心重到不知死活的躲在边上看热闹。
    阴气长刀来袭,只见许渊随手抬袖一拍,那阴气长刀顿时消散无踪!
    两鬼一道瞪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盯着许渊。
    “怎……怎么可能!”络腮胡失声大喝!
    许渊面色平静盯着被鬼上身的天干地支道:“两只小鬼也敢出来接受供奉,世道已经乱到这个地步了吗?”
    两名上身的阴鬼神色大变,这毛头小子扮猪吃老虎!
    两名道童身上的阴气如潮水褪去一般迅速消散,许渊冷哼一声,转动手中布幡,喝道:
    “定!”
    幡头中间的那枚地元通宝铜钱上立马打出两道墨线落在两人身上。
    布幡往后一拉,两条墨线瞬间收回,同时被束缚拉出的还有两个鬼影,铜钱上显现一张深渊大口,一口将两头鬼影吞没。
    两名道童失了支柱,瞬间无力摔倒在地。
    络腮胡道人面容苍白,看着许渊何曾还有方才的神色!
    这何止是养气境界!
    “道友饶命!贫道再也不敢做此恶事!”
    络腮胡道人跪倒在地连忙砰砰砰的磕头,一声声闷响之下额头血肉模糊,而他却不敢停止。
    许渊缓缓走上台,此时已经开了法眼,看着络腮胡道人周身浓郁的血气面容无情。
    这血气乃是人之怨念所形成的业力,杀人所生,会随着时间消逝,络腮胡道人周身血气如此浓郁近期必定犯了不少杀孽。
    “化畜之术乃是道门禁止的旁门术法,你懂得此术也是难得,不过好巧不巧小道也懂,只是从未用过,今日你便看看小道的化畜之术和你相比孰强孰弱?”
    许渊轻声说着,手中捏印诀拍在络腮胡道人头顶。
    刹那间络腮胡道人身体颤抖口吐白沫,如同发了羊癫疯。
    许渊没有管他而是走进牢笼轻声道:“孩子们出来,我把你们重新变成人。”
    闻言,蜷缩在一团的五头青羊目光明亮,看一眼被打趴下的络腮胡三人立马起身跟着许渊走出牢笼。
    捡起络腮胡的法器玉剑,许渊走到一头青羊面前认真的前后摸索着,随后目光一动,玉剑微摆刺入青羊后脖颈,只是诡异的是并没有鲜血流出。
    玉剑以一种流畅的弧度歪七扭八的划破羊皮,随后运气在左掌画篆轻轻拍在羊头上。
    刹那间青色羊皮如同掉了弦的皮衣一般脱落,一个十一二岁光溜溜的小男孩出现在眼前。
    远处围观之人顿时惊呼!
    “哎!”
    “羊变成人了!”
    许渊如法炮制,三男两女大大小小五个小孩出现在台上,扯开红布将五个小孩裹住之后,许渊扯开一张青羊皮在上面画符,随后咬破手指,一滴鲜血落在羊皮上。
    “去!”
    许渊低喝一声将羊皮扔到络腮胡身上,只见青羊皮如同一张大网将络腮胡裹住,然后勒的越来越紧,融化其道袍,紧紧的贴在络腮胡道人的皮肉上。
    不过十个呼吸的时间,一头体型宽大的青羊活灵活现的躺在了台上。
    许渊脸上露出笑容,低声道:“看来还是小道这青羊更胜一筹。”

章节目录

从太平要术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洛不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不书并收藏从太平要术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