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神秘的老人》
    薛萍看着王秀丽,知道她是来挑事儿的。
    “那照王老师的意思是,那花瓶是我的学生打碎的喽?”
    薛萍虽然不知道事情的原委,但从刚才的黄磊吞吞吐吐的样子也能略微猜出些什么。
    “黄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哥就是黄玉吧!那个整天不务正业喜欢干着敲诈勒索勾当的二流子!王老师,这点你可是知道的!”
    虽然黄磊在旁边,但薛萍却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而王秀莉自然也知道黄玉是个什么样的人,一时间哑口无言。
    “但是我哥的花瓶确实是那个女的打碎的!”
    黄磊眼看不对,赶快转移着话题,却不想正中薛萍下怀。
    “那请问,你哥一个买吃的,又不是买古玩的为什么把花瓶摆在门口?”
    面对薛萍的质疑黄磊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也许,也许是觉得好看!修饰一下!”
    薛萍一声冷笑。
    “修饰?那好,我算他摆个花瓶是为了修饰,那你怎么证明那个花瓶是黎秋同学打碎的?”
    黄磊一听,继而又说道。
    “我在我哥店铺口跟我哥聊天,她路过然后花瓶就碎了!”
    薛萍一阵冷嘲热讽道。
    “她路过就碎了?那你在门口和你哥聊天都没有碎,她一路过你还在旁边怎么就碎了呢?”
    这一下怼的黄磊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吞吞吐吐道。
    “也……也许……也许她路过走太快了身上带着的风吧花瓶带着打碎了!”
    “哦!王老师!那罪魁祸首找到了,原来搞半天罪魁祸首是风啊!你看一场误会!”
    薛萍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不是的!是……”
    黄磊话没说完,便被薛萍一声大喝打断。
    “你闭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嘛?没人教你怎么做人的道理还没人教你大人说话小孩不许插话的道理嘛?”
    薛萍这一声怒喝,瞬间吓破黄磊的胆,吓得黄磊差点站不稳。
    内阁一班的众人也一脸惊讶的看着薛萍,此时的薛萍真就一点面子都不给一边的王秀莉,说好听点是在教育黄磊,说难听点实则在狠狠的打王秀莉的脸。
    王秀莉知道自己也讨不到便宜,识时务者为俊杰,继而缓缓说道。
    “薛老师!看来真的是一场误会!我代黄磊同学给您这位同学道个歉!你看这风吹的!吧学生之间的信任都吹没了!要不我们在商业街举行一场友谊赛?增进一下别班之间的感情!”
    王秀莉此番话中,略带有一丝挑衅的味道,薛萍笑了笑。
    “王老师!这是又开春了吧?我记得往年每年开春您都会举办什么友谊赛,每次都气的还没到夏天就上火了!我们何不待到冬天的时候再比一场?”
    薛萍的话句句戳心,王秀莉的脸上已经充满了怒色,但为了端庄一直在强忍着。
    “薛老师您看这冬天才刚过去,这不是去去冬火嘛!咱就这么说好了怎么样?三天后商业街见!”
    王秀莉说完便匆匆带着内阁四班的学生离开了,因为她怕自己再待久一点会被薛萍气到吐血。
    王秀莉众人走后,内阁一班的众人对这个暴躁的薛老师剩下的不止止是恐惧,还有深深的钦佩之情。
    “看什么看?还不快原地解散休息半小时上楼训练?”
    薛萍又回到那个严厉的样子看着众人说道。
    “但是薛老师……我们还有二十圈没跑……”
    徐梦飞试探着说道。
    “训练不止跑步!再继续跑下去,三天后的比赛你们也要靠跑嘛?”
    薛萍大喝道,其实薛萍并不想罚众人下午的圈,因为她下午本就有别的安排,而黄磊这么一来闹正好理所应当的给她台阶让内阁一班的众人名正言顺的减去惩罚。
    “是!!”
    众人齐声说道,立刻整齐有序的回到了教室。
    ——半小时后
    一间房门缓缓打开,众人齐刷刷的走了进去,这间屋子和重力室一样空荡荡的,但经过上次的教训,众人知道,这间屋子肯定不简单。
    “新生的翅膀需要长久的张合才能更快的熟练飞行的技巧,而你们现在来到的地方,就是这间锻炼你们反应能力的敏捷修炼室!”
    薛萍给众人介绍着,众人一脸懵,这么空一个地方怎么修炼敏捷。
    “薛老师!难道说这间房是用来减轻重力的嘛?然后让我们熟练轻盈的身体所以叫敏捷修炼室嘛?”
    徐梦飞还真是越挫越勇,作了这么多次还敢出来做头狼。
    薛萍看了一眼徐梦飞说道。
    “看来你挺活泼嘛!”
    这一句话瞬间让徐梦飞有种不祥的预感,继而薛萍又说到。
    “你到前面空地去!你就知道了!”
    徐梦飞顿时脸上露出难看的表情,这次薛萍居然让他当测试,这一下可让徐梦飞难受了,毕竟他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第一个测试的人肯定是最受罪的人。
    徐梦飞正想出言反驳薛萍,继而看着众人恶狠狠的盯着他,他知道,自己再说错话就要被众人群殴了,于是只好不情愿的站在那片空地之上。
    随着一声“滴”的声响,这敏捷训练室正式启动,下一刻,还没等徐梦飞反应过来,他的脚下一个木制圆形柱体横空出现,瞬间将徐梦飞顶了出去,狠狠摔在了地上。
    “我知道了!这间屋子有机关!会横空出现木桩!也就是需要我们躲过这些突如其来的木桩就是我们这次测试的目的!”
    林萧缓缓说道,而众人听闻,又看向薛萍。
    “不错!正是如此,从徐梦飞开始每人训练十分钟,至少需躲过一百个木桩,否则重新开始!当然你们依旧可以用诀之灵,但是我还是有必要温馨提示一下,每个房屋的修炼都能探测诀之灵从而增加相对应的难度!现在开始!”
    “哎呦!”
    薛萍话音刚落,只见徐梦飞身后又一个木桩弹起,将徐梦飞顶上天花板去,就在快接近天花板时又一个木桩出来将徐梦飞又推向地面……
    ——日落西山,夜光微现!
    唐浩天一行人下课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左右,几人拖着疲惫的身体缓缓向着宿舍走去。
    “比起这个什么敏捷修炼室……我还是更喜欢那个重力室一点……哎呦……”
    徐梦飞走在路上忍不住说道,看的出今天遭受了不轻的摧残,疼得徐梦飞嗷嗷叫。
    “还得是你!别人都最起码两三次就过了!你一个人硬生生耽误了四十分钟!还说呢!”
    洪天龙则扶着自己的腰不忘埋怨道。
    “话说你们两怎么一次就过了?”
    徐梦飞不解的看着唐浩天和林萧两人。两人也同样扶着腰相对一眼,唐浩天继而说道。
    “这些我们在家都有训练的,只不过没有这么快的节奏而已……”
    “看来咱们班受伤最轻的也就沈邵兄妹和武晓彤了!”
    林萧也在一旁缓缓说道,要知道,今天沈邵兄妹的表现惊人,竟然只被击中了二十余次,光这就超过了内阁一班的大部分人,更令人意外的就是武晓彤了,竟然只被击中了五次,其中有三次是蹭到了而已,属实让四人大吃一惊,就连薛萍都止不住惊讶。
    “你还别说,那个武晓彤还蛮有一手的!起初我还以为她只是个弱不禁风的女孩子,没想到她居然是个留着双马尾的女汉子,你敢信?”
    洪天龙也忍不住吐槽道。
    “哎呦喂!”
    四人正要到达宿舍时,徐梦飞突然一脚下去感觉软软的踩住了什么,下一刻一声惨叫响起。吓得四人差点坐在地上。
    只见地上一个大概六七十岁的老者捂住脚坐了起来。
    那老者一身黑色轻衣,一把雪白的胡须显于下额,面容更是一副慈爱可亲的样子,但唯独那银色的头发凌乱无比,就像是刚从垃圾堆爬出来一般。
    “哎呦……疼死我了……你们这群臭小子!没看见这里有人吗?”
    那老者爬起身来厉声呵斥道。
    四人瞬间满脸尴尬。
    “爷爷!你穿着一身黑衣服躺在地上,天还这么黑,我们怎么看得见?”
    徐梦飞上前说道,多少有一些觉得这个老者挑事一般。
    “来来来!你们哪个班的?你们老师没有教过你们尊老爱幼嘛?”
    那老者爬起身来怒嗤道。
    唐浩天见情况不对,赶忙上前说道。
    “爷爷,对不起!我们是内阁一班的,我叫唐浩天!我这个朋友说话有点直来直去的,您别介意……”
    老者一听唐浩天这个名字,眼眸闪过一丝微光,继而缓缓说道。
    “哦,你就是那个诀之灵来路不明的少年唐浩天?”
    唐浩天一听,脸上浮现出一丝难堪。
    “唉!你这个老头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来路不明?”
    林萧身为唐浩天最好的朋友听到老者这么说唐浩天瞬间叫不乐意了。
    “爷爷!对不起对不起……他们还不懂事别跟他们一般计较!”
    唐浩天见局面要控制不住赶忙打圆场。
    “浩天!他都这么说你你还跟他道歉?”
    一旁的洪天龙也不耐烦了,然而老者接着说道。
    “要我接受你的道歉也行,你得如实回答我三个问题!”
    老者似乎早有准备一般。
    “其一,你要如何运用你这股不一般的力量?其二,假若这股力量给你带来灾难你也不后悔嘛?其三,你这股力量究竟从何而来?”
    唐浩天听闻,略微沉默了一会,继而缓缓说道。
    “老爷爷,其一,这股力量我只会用来做正义之事,绝不会与恶人同流合污,其二,即使这股力量给我带来灾难,假若有一天我真的因为这股力量一觉不醒,那是我的福气,起码我的人生有意义!至于其三,我只能说这是我的秘密!”
    老者听完,摸了摸胡须,继而点头道。
    “那就好!那就好!哈哈哈哈哈!”
    随着一声笑声过后,老者渐渐消失,只留下一脸懵逼的四人。
    “这老头……谁啊……”
    第二十八章(完)
    ?  ?第二十八章圆满结束!不了解世界观的可以查看作品大纲了解一下!作品大纲不定时更新!精彩即将继续!喜欢的话收藏月票日票上一上,谢谢大家!
    ?
    ????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战灵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奇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奇若并收藏战灵诀最新章节